「廢除區段徵收!」反迫遷團體聚集內政部怒吼 批花敬群扭曲事實

台灣利用區段徵收手段徵收土地的案例屢見不鮮,受迫害人民的抗議也遍地發聲,面對學者與公民團體的質問,內政部政務次長花敬群日前發布新聞稿,直指區段徵收和一般徵收本質不同,屬合作開發模式,非土地徵收,且因為地主領回抵價地比例高達 95%,可見此制度深受民眾認同。

新聞稿一出,卻如同提油澆火,學者、民團與各地自救會民眾怒不可遏,在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的號召下,今天上午群集在內政部前召開記者會,駁斥花敬群的說法,並要求立即廢除區段徵收制度。

十餘個反迫遷團體出席廢除區段徵收記者會,發出人民的怒吼。(攝影/楊語芸)

公民團體怒吼「反對區段徵收」 申領抵價地不代表同意開發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許博任率先指出,現場聚集十餘個自救會中,被徵收面積超過 4,500 公頃,影響超過10 萬人。區段徵收公告發布後,地主必須在一個月內選擇申領抵價地或現金補償,即便所有權人反對徵收、拒領補償金,政府也會將補償金逕存入所有權人專戶,然後將土地所有權移轉給政府,因此就算所有權人不同意區段徵收,通常還是會申領抵價地,以避免連基本權利都喪失。

「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將區段徵收程序中 95% 申領抵價地的比例稱為同意率,然而申領抵價地是被迫的,是最卑微的權利保障。」許博任質問:「我們有同意嗎?」現場民眾以「沒有!」高聲回應。

許博任強調,花敬群認為區域徵收是合作開發,「那請把《土地徵收條例》中的區段徵收剔除,另行合作開發。既然有 95% 的同意率,政府何必害怕?」

廢除區段徵收記者會上,抗議團體直指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強搶農地。(攝影/楊語芸)

蔡英文是解嚴後土地徵收面積最多的總統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指出,今天的記者會有兩大訴求:嚴正駁斥內政部謬論、要求廢除區段徵收制度。徐世榮以「可恥、可恨」形容內政部長徐國勇,徐國勇是法律背景,卻拿法律來欺騙百姓、掠奪人民土地。「內政部說區域徵收是合作開發,我們絕對不接受;當人民不能拒絕時,合作開發就是掠奪。」

徐世榮接著指出,台北市政府曾經作過調查,社子島居民只有 3.66% 贊成區段徵收,絕非內政部所言的 95%,「這是天壤之別!」根據公民團體整理內政部資料發現,區域徵收的面積逐年增加,徐世榮疾呼:「蔡英文是台灣解嚴以來,土地徵收面積最多的總統;她留在台灣歷史上的是骯髒的定位。」

強調區段徵收有違憲之虞,理應全面廢除,徐世榮指出歐美早在廿世紀就有這樣的體悟,並加以廢除,台灣卻在廿一世紀、在宣稱民主人權的民進黨政府主政下,仍舊大行區段徵收之道,「是民進黨政府的恥辱。」

徵收是政府合法強搶民地的工具

環境律師詹順貴首先指出,如果不是花敬群好辯成性、扭曲事實,今天的記者會根本不必召開。「徵收就是政府不必經過土地所有權人的同意,直接剝奪其土地財產權,不論其名為一般徵收或區段徵收,意義就是如此。」

詹順貴表示,區段徵收可以認領抵價地,這是補償的概念,而非合作開發,不論政府號稱同意權有多高,即便只有 0.01% 的人不同意,政府也不能強搶民地,只好用徵收這種「政策工具」來執行,不必強詞奪理。「盼請花次長不要再替政府狡辯,你最重要的職權是在主持徵收審議時,為人民把關。」

律師詹順貴盼望花敬群在徵收議題上為人民把關。(攝影/楊語芸)

區段徵收三大假象:假公民參與、假公益、假協議

環境法律人協會秘書長李明芝強調,大埔案時,最高行政法院已言明,區段徵收必須符合公益性、必要性與比例原則等徵收條件,而司法院大法官 732 號解釋也提到,「平衡開發成本」非公眾利益,不是可以行使徵收的理由。然而在有違憲之虞的前提下,分析內政部統計年報仍舊發現,「徵收面積與案件相較於十年前高達三倍之多,呼籲內政部廢除區段徵收。」

蠻野心足協會秘書長郭鴻儀直指區段徵收的三大假象:假的公民參與、徵收的公益性與必要性是假的、協議架構是假的。

郭鴻儀指出,只要公民無法事前獲得充分資訊,所有的公聽會、說明會都是玩假的。「社子島就是最好的例子,到現在還有居民不瞭解安置計畫,認為是一坪換一坪。」另外,政府和財團透過區段徵收的手段取得欲開發的土地,地主取回比原本土地面積還要小的抵價地後,剩餘的土地皆被政府標租、標售,充實國庫,這才是區域徵收的真相。

最後,在徵收之前,政府必須和地主協調,以合理的市價購買地主的土地,但政府掌握所有土地開發的話語權,不論是開發的必要性與公益性、文化資產的保存價值、土地的容積與建蔽率、都市開發的環評、都市計畫與徵收計畫審查,一切都由政府指定的專家說了算,也就都是政府在操盤,人民根本沒有置喙的空間。

高齡 94 歲的竹東二三重埔自救會成員謝見祥以客語高呼口號:「廢除區段徵收」。(攝影/楊語芸)

最好的安置,就是放棄徵收、就地安居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余宜家接著指出,政府用「安置計畫」來正當化錯誤的徵收,但是最好的安置就是就地安居。區段徵收制度是逆向的社會重分配,一旦哪個區段傳出要被徵收,所有的投資者、房仲業立刻將手伸進去買地,對當地居民造成極大的傷害。「我們要堅決告訴內政部,廢除區段徵收。」

航空城反迫遷聯盟發言人蔡美齡更指出,現在沒有碰到區段徵收不代表未來不會碰到,如果不抗議政府強搶老百姓的事實,「下一個可能就是你。」

徐世榮勉勵林家正挺起腰桿,與人民站在同一邊。(攝影/楊語芸)

徐世榮:「地政司,腰桿要挺起來啊!」

記者會結束前,高齡 94 歲的竹東二三重埔自救會成員謝見祥代表公民團體遞交各自救會陳情書,由內政部地政司副司長林家正接受。林家正表示,區段徵收是內政部主管的法令,其餘各案則由地方政府審議。「內政部非常重視案件中的安置問題⋯⋯」林家正話音未落,群眾即高喊「我們不要安置」,形成雙方各說各話的局面。

林家正是政治大學地政系畢業,記者會前與老師徐世榮相遇,徐世榮慨歎:「地政司讓我們學術單位非常羞愧、非常恥辱,竟然說區段徵收是合作開發,不是土地徵收。」徐世榮要求林家正,不能因為掌握權力就指鹿為馬,並高喊「地政司,腰桿要挺起來啊!內政部應該要站在人民這一邊,不是往財團那邊去。」

在現場民眾高喊加油聲中,林家正對於「何時廢除區段徵收」、「何時將區段徵收導正為合作開發」等問題,僅回覆「會努力讓制度更為完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