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山區高麗菜園,生雞糞袋已經就位(攝影/張良一)

02 全台農地變化糞池,生雞糞用量超過合法肥料

5月底的清晨,東方天空魚肚漸白,雲林鄉間有一處紅龍果園傳來陣陣嗡嗡振翅聲。走近一看,畦上有一層深色泥狀物,明顯跟土壤不同,無數蒼蠅飛舞其上,伴隨濃郁的刺鼻味。

這層深色泥狀物就是「生雞糞」。園主表示,半年前已經用過一次生雞糞打底肥,這次是用在追肥上,施肥處在果樹根系旁的土面上,3分地一口氣共用了400包,大概15公噸。

園主對記者說明,生雞糞是所有禽畜糞肥中氮素最高、最營養也最便宜的肥料,直接找養雞場或雞糞業者購買很方便,視含水率多寡,平均一包35到50公斤,價格100元有找,有些業者還能幫農民施肥撒到好。

正是梅雨季節,生雞糞遇水發臭。不過,搬運工人說「聞得很習慣」,「氮素越高味道越濃。這種蛋雞場的生糞很有力,用進田裡,紅龍果會長得很好」。

「虎神」作亂  高山高麗菜全靠生雞糞

7月盛夏,許多人前往高海拔地區避暑,只見店家門前掛著「黏蒼蠅紙板」,點一杯咖啡、一塊鬆餅,「虎神」立刻飛來搶,車身上也停滿密密麻麻的蒼蠅,大掃遊客興致。

高山之所以蒼蠅滿天飛,是因為許多觀光勝地同時也是高山農業重鎮,從清境農場、梨山到武陵農場,從北橫、中橫到南橫,農民在高海拔地區種植短期蔬菜,填補平地夏季的蔬菜空檔,卻也因為大量使用生雞糞,造成與觀光目的背道而馳的「奇特」景觀,年年都有業者與遊客抗議,但景象仍舊年年上演。

一包包生雞糞由大卡車運往高山菜園,成為高麗菜的底肥。等菜苗種下後,還得因地、因時再補充雞糞當追肥。高山土壤相對貧瘠,肥份充足的生雞糞種出清脆爽口的高山高麗菜,深受都會消費者青睞,至於偶爾上山的觀光客,只好繼續忍耐有「虎神」為伴的旅程。

高山菜園中,生雞糞袋已經就位(攝影/張良一)
高山上的菜園,農民正在施撒生雞糞(攝影/張良一)

近場田區先得糞  彰化農園出現雞屎群山

全台最大養雞縣市非彰化縣莫屬,主要集中芳苑、大城兩鄉,《上下游》多次深入踏查聚落與雞舍發現,越靠近養雞場的田區越容易取得生雞糞,施糞作肥的現象也越普遍。

人說「近水樓台先得月」,對農民來說是「近場田區先得糞」。芳苑的青蔥田區、大城的菜園畦面上,都很容易發現生雞糞,大城鄉農會蛋雞場外的深耕三圳幹線旁,還出現了一條五百公尺長的「雞屎大道」。

農民在水圳兩旁土畦種菜,一年四季可以種大蒜、金針、芹菜等各種作物,無論種什麼都少不了用生雞糞。「種菜用這些蛋雞屎很好,很肥又免錢,是從隔壁農會來的,農會還會幫我們老人家把雞屎載到菜園來」。現場糞味濃郁、蒼蠅紛飛。農民一邊翻動一邊說,雞屎一定有味道,沒辦法,要用就要忍耐。

鄉間還常常能看到農地上遍佈雞糞小山的景象,這是貨車送來大袋雞糞,一袋袋拆開後倒入田中。埔鹽鄉也是彰化縣養雞密集區,鎮平村內一處約1.4公頃的農地,日前就出現36堆生雞糞小山,估計一堆糞約1公噸,施用到土中,一分地就用了超過2500公斤的雞糞,用量比一般使用有機質肥料高出許多。

彰化縣埔鹽鄉某處1.4公頃的田裡出現36堆雞糞山(攝影/林怡均)

農民揪團購生雞糞 有交情算便宜

農民如此豪邁地施用生雞糞,價格便宜是一大主因。

6月底正是台南部分蘆筍園的整地期,田邊常停靠載生雞糞的貨車,記者在一條農路偶遇兩台卡車同時下貨。園主謝先生表示,一分地需要用100包生雞糞做底肥,並坦言,「這雞屎是從雞寮拿出來的,還沒有醱酵好,等一個月後再種蘆筍比較安全」。另一位園主潘先生說:「我們是小農,只種一、兩分地,現在大家都揪團一起合買啊!省司機的工,也省我們的運費。」

協助載運雞糞的司機A表示,現在東部禁用生雞糞,雞糞比較不好銷,價格比以前低一點,一包35公斤到50公斤不等,只要40元到60元,加上運費和施撒人工,一包是80元到100元。司機B說,「我們的收費比較低,因為老客戶居多,只要一次有訂到2、3百包以上的,我們一定會算便宜10到15元」。

台南蘆筍園,生雞糞清運業者協助施肥(攝影/林怡均)

生雞糞俗又大碗 用量高於全國肥料總量

如果不用生雞糞,農民大多用米糠、豆粕(粉)或蔗渣等有機質與其他化學肥料依不同比例混合施肥,也有人會用國產有機質肥料。這些肥料一包20公斤或25公斤,價格落在100元到400元之間。相較起來,生雞糞俗又大碗。

2021年,台灣肥料用量(化學肥料與有機質肥料總用量)總計105萬公噸,農委會畜牧處數據顯示,同年有164.92萬噸的生雞糞不當施用於田間。換言之,生雞糞下田量是台灣肥料總量的1.5倍以上。

第一線輔導農民的各地農改場證實,台灣農村從南到北而至東部幾乎處處可見生雞糞,作物品項涵蓋木瓜、香蕉、芭樂、芒果、草莓、百香果、釋迦和西瓜等水果,蔬菜如韭菜、萵苣、高麗菜、龍鬚菜、蘆筍、茭白筍、胡蘿蔔、青蔥、大蒜和生薑,甚至特用作物如山坡地的檳榔園和茶園都不例外。

然而,生雞糞應該要進入正規的堆肥管道,也就是堆肥舍、堆肥場、肥料工廠,經過妥善的發酵腐熟或是乾燥加工,成為安全合法的肥料,才能下到田裡。但是長久以來,進入堆肥程序的生雞糞只是少數,逕自運到田間施撒才是常態。

台中山上的青蒜田,一袋袋的生雞糞整齊排列在田裡(攝影/張良一)

《上下游》以追蹤器尋蹤 確認雞糞沒堆肥就直接下田

記者走遍各大農業縣市田野查訪,發現生雞糞大都直接去了各種蔬菜水果的田區,很少進入正規的堆肥管道。為了更精確地掌握雞糞動向,《上下游》分別在彰化芳苑、大城兩大養雞產業區域,隨機在五間養雞場糞堆投入追蹤器,根據追蹤器發出訊號前往實地探勘。

記者發現,大城白肉雞場1號追蹤器於5天後整地施入鄰田田區;大城蛋雞場2號追蹤器在13天後整地投入對面田區;芳苑A蛋雞場的3號追蹤器,23天後出現在埔鹽鄉某家肥料工廠內倉庫;而芳苑B蛋雞場4號追蹤器則於12天後落在苗栗卓蘭大安溪旁某梨園倉庫內,即將施用到果園中;芳苑C蛋雞場5號追蹤器則在25天後的清晨,落在距離2.3公里的菜園裡。

五個追蹤器的結果顯示,只有一場的生雞糞進入肥料工廠作為原料,其他四場都是在曝曬後就被送往農田。直入田區的比例為80%,跟農委會數據76%未經妥善處理就進入農田,相當吻合。

囤糞疊出巨大「碉堡」 撐起西瓜產業

各作物項目中,對生雞糞最依賴的莫過於西瓜。西瓜適合種在排水良好的土壤、砂丘或河床地, 2021年全台種植面積7,644公頃,最大產地花蓮的面積占全台1/5,花蓮的單位面積產量也是全國最高,年產量近4萬公噸,是全國的1/4。

花蓮西瓜主要分布在花蓮溪、秀姑巒溪河床上,瓜農手上至少都是10公頃起跳的西瓜園,盤商們最滿意這裡的西瓜。大家都說:「這邊的西瓜最大顆,就是因為下生雞糞!」

今(2022)年5月中,農民在西瓜園裡疊好14座巨大生雞糞「碉堡」,長、寬、高各是6公尺、6公尺和3公尺。資深瓜農龍伯(化名)表示,現在生雞糞越來越難買,只要有貨,農民會提早買起來囤。他提高音量強調,西瓜在2個月內,要從一朵小花長成一大顆30斤的大西瓜,「你知道嗎?這種短效強力的肥料,只有生雞糞才做得到」。

花蓮西瓜園內的生雞糞碉堡(攝影/李慧宜)
田邊碉堡下方可見滲漏出來的生雞糞(攝影/李慧宜)

花蓮縣府禁用生雞糞入田  轉型迫在眉睫

不過,自從去(2021)年3月縣府禁止農地使用生雞糞後,靠近玉里街區的農民已經改用熟雞糞,而秀姑巒溪河畔還有六、七成農民對生雞糞不離不棄。

玉里鎮蔬菜產銷班第一班在業界有「西瓜第一班」的稱號,班長吳富貴表示,去年禁用後,「部分農民願意改變但不敢全面調整,因為二期瓜氮素需求低,這些人會先在二期作試用熟雞糞」。

鳳林青農黃林仁是二代瓜農,返鄉務農四年多。他說:「我大部分跟老農學習,他們很厲害,尤其是用藥、施肥的經驗,希望政府要給農民緩衝期以建立新的耕種模式。」

玉溪農會農事指導員寶哥解釋,農民不容易接受,因為一包生雞糞的肥力等同兩包熟雞糞。但是面對趨勢,產業不能不調整,壽豐農會總幹事黃啟祥則強調,「年輕人如果接下西瓜產業的棒子,一定要改變」。

Box:雞糞小知識

雞糞的成分有什麼特別?為何農民愛用?

畜禽糞含氮、磷、鉀、微量元素等作物生長所需的營養分,尤其是雞因為消化道最短,營養吸收能力有限,飼料中沒有被吸收的營養會隨糞便排泄出來。因此雞糞氮肥高、肥效快,再加上價格比其他肥料種類便宜,因此成為農民愛用的肥料。

雞糞為何特別臭?

雞糞容易被微生物分解,代謝出來的物質比一般禽畜糞多。且醱酵比較劇烈,故短時間內產生的味道較濃。這些臭味來源包含氨氣、三甲胺、甲硫醇、硫化氫,雞糞的氮含量較高,其中以氨氣和硫化氫最高。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