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田因為施用太多生機份,韭菜出現燒根和枯黃現象(攝影/李慧宜)

03 生雞糞重金屬超標,病蟲害、土壤劣化,農地飲鴆止渴

全台各地作物如此頻繁使用生雞糞,除了蒼蠅和異味,究竟還造成什麼影響?《上下游》採集17個生雞糞樣本送檢,驗出重金屬銅、鋅超標率達六成以上,顯示有更多看不見的深遠危害。生雞糞如同埋入地底的未爆彈,甚至導致農地崩壞,無法再耕種。

生雞糞未經腐熟,投入土壤後遇雨發酵,不僅散發異味,也會孳生大量蒼蠅。(攝影/李慧宜)

影響公共衛生 易致作物病蟲害 破壞土壤健康

農業試驗所農業化學組副研究員張明暉表示,未經醱酵堆肥化的生雞糞無法消除病原菌、蟲卵,會在田間滋生根瘤線蟲及病蟲害,如大腸桿菌、沙門氏菌,也會引來蒼蠅,下雨時還會產生濃重的異味。

大腸桿菌、沙門氏菌都可能導致食物中毒。中興大學土壤環境科學系教授兼土壤調查中心主任賴鴻裕表示,生雞糞所含的微生物,若殘留在蔬果上,確實可能會對食安造成風險。

高山高麗菜上面沾滿蒼蠅(攝影/張良一)

大溪韭菜農民藍毅綸表示,當地農民使用生雞糞30 多年,造成韭菜專區的土壤酸化、水質也嚴重優養化。另外,生雞糞遇水醱酵會造成作物燒根,進而引起韭菜的軟腐病、紫斑病、赤銹病、疫病、線蟲和潛蠅。而生雞糞在短時間內釋放大量氮肥,作物成長過快也會出現缺素症,提高缺鈣、缺磷、缺鉀或缺硼的可能性。

台南區農業改良場土壤肥料研究室主持人黃瑞彰也提到,農民使用生雞糞後,不見得會減少使用化學肥料,這會加速土壤鹽化,使作物虛弱、抵抗力差。

施用生雞糞種植的韭菜,出現燒根的現象,引起病蟲害,進而又要施灑農藥防治,農民得不償失。(攝影/李慧宜)
農地土壤因長期施用生雞糞而導致鹽鹼化 (攝影/林怡均)

記者採樣生糞送檢  驗出重金屬銅鋅超標

生雞糞當中還含有重金屬,尤其以銅、鋅最多,大量長期施用會傷害土壤。《上下游》走訪高山與平地田區和養雞場,在彰化、南投、台南、高雄、花蓮各地共採檢17筆生雞糞,包含1處排水溝旁棄置雞糞、5處田間生雞糞,以及11處養雞場生雞糞,送往中興大學土壤調查試驗中心檢驗。

以「肥料重金屬含量規格上限」為標準(銅100 ppm、鋅500 ppm),結果銅有4件超標、鋅有10件超標、銅鋅皆超標者3件,超標率達64.7%。

樣本中銅的殘留值最高到216 ppm,是限值的兩倍以上。鋅的殘留值最高到達901 ppm,且超標比例將近六成。檢驗結果顯示,生雞糞的銅和鋅含量過高,是極為普遍的現象,然而施用的農民卻可能毫無警覺,政府對此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家畜衛生試驗所資料顯示,雞隻的生殖、骨骼和蛋殼形成需要鋅,銅則能協助雞的身體造血。因此,飼料廠會在製程「適量」添加,添加量雖符合法規,但通常會比雞隻需求量多一點。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特聘教授李滋泰則解釋,銅、鋅是雞隻成長必需的微量元素,不過飼料中添加的量,「雞隻無法完全吸收會代謝出來,因此生雞糞會含銅、鋅」,銅鋅是無機物、不會消失,如果養雞場半年、一年才清一次雞糞,那超標的機率就很高。

中興大學土壤環境科學系名譽教授陳仁炫認為,作物吸收土壤的重金屬,而人、畜又吃進可食用的植體,可能影響人、畜健康;其次,長期累積的重金屬會使土壤品質變差,進而降低土壤的永續性。「總之,一個是食安問題、一個是環安問題,都不能漠視」。

長年累積 花蓮溪底泥超標 蘭陽溪上游濃度高

生雞糞經過曬乾後,重金屬含量又更濃縮,相較之下,以雞糞為原料製作的有機質肥料,不只經過充分腐熟,也加入調整材如粗糠、木屑,稀釋重金屬濃度,且最後需經檢驗合格才能上市。不過農民使用有機質肥料的數量,遠遠不如生雞糞用量。

重金屬讓人惴惴不安,長期累積更使人憂心。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院副院長蘇銘千曾公開表示,過去她監測花蓮溪底泥,發現銅、鋅含量超標,濃度甚至比高雄市工業區附近水域的底泥更高,懷疑是花蓮溪河床種西瓜長期施用生雞糞造成。

2010年至2017年間,宜蘭縣環保局在大同鄉、員山鄉、礁溪鄉、三星鄉、蘇澳鎮及沿海地區,調查農地共358點次,結果顯示施用禽畜糞是土壤銅、鋅累積的主因,也能看出蘭陽溪流域越往上游濃度越高,而上游正是高山蔬菜的主產區。

蘭陽溪的西瓜田施用生雞糞,導致河床累積重金屬(攝影/張良一)

肥田不成反害田 台東農地嚴重污染禁耕種

生雞糞的重金屬長久累積,竟然還造成農地無法再耕種,得耗費金錢和漫長時間才能把土壤救回來。

2007年,台東縣環保局辦理農地土壤調查,確認有35處共14公頃農地土壤重金屬超標(註),並列為汙染場址、不得種植作物。環保局表示,汙染源包括農藥、化學肥料及生雞糞等,以生雞糞為最大宗。十餘年來,環保局輔導農民以「翻轉稀釋法」及「排土客土法」來改善土壤。

汙土列管至今已經15年,還有3處共1.1公頃未完成連續監測無虞的目標,無法解除管制。水質保護科科長李菊芬表示,希望農民勿再使用生雞糞,一旦重金屬超標,不僅長年不能耕作,連土壤改善的經費都必須自行負責,得不償失。

土為農本 濫用生雞糞 農民將自毀長城

今年7月,雲林四湖舉辦一場有機質肥料的推廣記者會,與會農民陳先生表示,國產有機質肥料是很好的底肥選擇,因為有機質肥料屬於長效型,可以慢慢分解,調整土壤體質。在他的觀念中,底肥是土壤好壞的關鍵,如果看到農民使用生雞糞當底肥,他都會婉轉告知生雞糞的缺點。

可是在台灣像陳先生這樣的農民,有多少?

土壤是農業的基礎,未經妥善處理的生雞糞下田,如同廢棄物直接入土,這對農業發展、作物耕種、食物安全與自然生態循環,在在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台灣的農業已經面臨氣候變遷、人口老化等百般難題,如果農民自身再將大量生雞糞投入土壤,無疑是飲鴆止渴,在農地的傷口上繼續灑鹽。

註:食用作物農地土壤管制標準:銅為200ppm、鋅為600ppm

雞糞可以肥田,也可以傷田,端看我們是否願意用心處理(攝影/李慧宜)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