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前文)自2005年日本提倡食育,導入課程以來,許多人或許都有這樣的疑問:為什麼老師願意配合上食育課?不考試怎麼願意上課?教材誰要做?一學期要上多少?上下游來到東京府中市第一小學的食育現場,訪問了營養教諭田中律子老師,提供台灣許多關心食育的有志者一個參考。

營養教諭數量有限、非正式課程各校態度不一

田中上課時滿臉笑容,毫無冷場,但談到食育,卻皺起了眉頭:「府中市只有我一個營養教諭,全東京現在只有55人,坦白說人手十分不夠。」由於課太多,已經無暇顧及本業:「除了上課,原本設計菜單的工作也不能偏廢,但因為我要跑五、六所學校,現在菜單都是交給別的營養師負責,專職上課。」

她任職的府中市第一學校給食中心每天供應400個班級、13,000份午餐,配置十三個營養師,規模很大,由於在東京需要擔任營養師滿十二年後方可轉任營養教諭,高門檻使得東京的營養教諭人數遠遜於其他地方。

根據去年東京都教育委員會的統計,東京一共有1,918所中小學、1,640名營養師,平均一位營養師負責1.16所,若文部省的鼓勵態度不變,未來營養教諭的成長值得期待。目前日本全國平均三校僅配置一名營養師,雖然近年有人呼籲「一校一師」,然而少子化日漸嚴重,加上許多地方政府財政困難,恐怕很難有多餘的預算聘用新的營養師。

田中也指出,由於不是正式科目,營養教諭往往必須配合學校、臨機應變:「每個學校上的時數都不一定,有一學期上一個小時的班級,也有三小時的,完全憑學校和老師的想法。」另外當學校忙於運動會或校慶等活動,就不會排入食育課,但當活動告一段落,或是公開教學有家長要來觀摩的時候,大家就搶著找她上課,「進入十一月正是要開始忙碌的時候呢。」

除了一些比較積極的學校會在開學之初就安排好食育課之外,許多學校會突然要求「下禮拜我們要上課」:「因為突發狀況很多,所以不事先準備好根本無法應付。」

由於班級數多,田中會優先前往希望上課的學校,未提出要求的學校僅能建議校長納入考慮。

去年田中大約上了70小時的課,由於負責的範圍廣大,有時光來回就要花上一、兩個小時,另外事前溝通的時間也不夠:「由於級任老師最了解班上同學的情況,我很希望能夠盡可能的在課前和老師溝通,但時間往往不夠。」加上要跑的學校和班級多,很難記住學生的長相和名字。

課堂中討論了很多方法,「大家要多吃蔬菜喔。」
課堂中討論了很多方法,「大家要多吃蔬菜喔」

給食中心的難題 除了營養教諭,也要配套措施

學校裡的營養師每到午餐時間,常常巡迴不同班級,確認孩童是否偏食、並宣導多吃蔬菜,但給食中心要負責的學校很多,只能在上食育課的時候從老師身上得知剩菜變少,無法進行確認。

當然,食育並不是營養教諭一個人的責任,目前許多學校也自發性的推行食育,每個學校通常都有由學生自行組成的「給食委員會」,有些較積極的委員會,就會實行為期一週的「吃光光活動」,到每個班級宣導,鼓吹大家把飯吃光光,或者自行製作海報來介紹食材和營養等等。

營養教諭制度讓食育推動有了實際上的划槳者,然而在時數、課程內容、教材、人力資源等具體的細節上,或許仍有待掌舵者的整體計畫。根據消息,文部省目前已在編寫食育的共通教材,預計明年會公佈給各個學校,食育的大船將航向何方,值得持續觀察。

(【日本通信】系列文章由 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

(日本營養午餐系列報導,請點選這裡)

日本通信系列閱讀,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