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強拆迫遷戶上訴 更二審駁回

爭議長達6年的苗栗大埔徵收案,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雖在2014年判內政部強拆違法,但大埔3戶(柯成福因家中分產退出此案)遲遲盼望的返還土地卻一直無法實現,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二審結果今天出爐,判決指苗栗縣府在該訴訟為「參加人」,不是被告,迫遷戶沒有理由要求土地返還,因而駁回大埔3戶的請求。

參與訴訟的律師、居民、團體都大失所望,律師詹順貴直言,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保守又消極,竟用程序理由迴避真正該判斷的法律問題,讓人訝異。唯一出席記者會的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則建議,新政府上任須拿出負責任態度,以個案政治協調的方式,和苗栗縣府擬出土地返還的方案。

13015576_1208143112530796_2305676072003291148_n
立委林淑芬 (攝影郭琇真)

大埔爭議強拆違法 居民土地返還難解

2010年6月苗栗縣政府不顧徵收戶反對,動用怪手毀田,導致大埔自救會成員朱馮敏阿嬤喝農藥自殺,期間時任行政院長吳敦義曾介入召開協調會,承諾「原屋原地保留、劃地還農」卻跳票,苗栗縣府更在2013年7月18日強制拆除張藥房、朱樹、黃福記、柯成福等4戶,同年9月張藥房老闆張森文死亡。

大埔四戶認為內政部和苗栗縣府的區段徵收違法,於是提起行政訴訟,前年一月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大埔案區段徵收不合法,大埔四戶勝訴,不過該判決內容敘及,大埔四戶遭拆,張藥房土地已供道路使用,客觀上無法返還,被拆遷戶可訴請國賠。

但包含張森文遺孀彭秀春、朱樹、黃福記和柯成福等4戶仍希望能取回土地、原屋重建,因此決定繼續上訴,去年5月最高行政法院認為,依一般經驗法則,張藥房原始土地上即便已鋪柏油、水泥、架設交通號誌等都還不是無法返還,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一審判決過於草率,宣判發回續審,今天更二審結果出爐。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苗栗縣府為參加人性質不符 詹批保守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表示,由於苗栗縣政府在該訴訟案中的身分為「參加人」,不是「被告」,就案件身分性質上,剩下的大埔三戶(柯成福因家中分產退出此案)沒有理由、也不得請求參加人回復土地原狀。

詹順貴解釋,國內土地徵收案無論中央或地方,一概都要送到內政部審議,由內政府核准行政處分,因此人民若對政府徵收不服,自然是對內政部的行政處分進行訴訟,依此脈絡,內政部是被告,苗栗縣府因為是需用土地機關,所以是參加人,但按照過往法律實務見解,參加人也會受法律效力所及,此次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做出的判決讓人訝異。

詹順貴強調,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根本是「用程序理由,迴避需實質做判斷的問題」,可見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既保守又消極被動,目前看來只有再上訴到最高行政法院要求講清楚、或是直接作出是否返還土地的判決,但這來來回回的訴訟、大埔2條居民性命的損失,已經折磨大埔迫遷戶太多太多。

13010646_1208143165864124_8165681314895177111_n
(攝影郭琇真)

大埔三戶無奈 學者、團體要求新政府上任要解決

面對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張森文遺孀彭秀春反倒平靜,「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一直都很保守,現在只能寄望520新政府上任後出面解決」,80多歲的黃福記則是怨嘆:「自己已一把年紀,究竟(訴訟)要拖多久,才能看到土地、房屋還回來。」

一路陪伴大埔迫遷戶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則吶喊:「為何法院無法站在人民這一邊?」並直言,土地徵收的不公不義不只體現在大埔一案,桃園合宜住宅、台南鐵路東移等案都是,新政府上任必須從根本解決問題,修改戒嚴時期擬定、早已不合時宜的《土地徵收條例》,讓人民免於恐懼。台灣農村陣線副秘書長陳平軒也說,新政府上任要保持過往擔任朝野的態度,繼續針砭時弊,進行改革。

唯一出席的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則建議,既然內政部違法徵收的行為已經確立,身為一個負責任的新政府,不應該再把土地是否返還的爭議交由行政法院解決,而是以個案協調的方式,中央和地方一體討論返還土地、原屋重建的可能。

即將入閣擔任新政府環保署副署長的詹順貴則說,雖然土地徵收並非他執掌範圍,但他未來會盡力在行政院中,建請中央檢討土地徵收制度面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