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王如禾

走入森林被療癒

逐漸地,照片裡的沙灘、海洋不復出現,畫面轉為一棵棵蔥鬱大樹、一片片或疏或密的森林。從那令我爬得手腳並用尚不足的,雖不是高山峻嶺,是如登山菜鳥級的我都可奮力一走的山林,卻每每留下久久難忘記憶。

攝影/王如禾

翻開護照,入境章停留在2019年11月10日。

2020年年初原有一趟日本追櫻行,疫情爆發,急剎了一切旅程。

未想到一年多了都不能踏出國門,那原本近如一日生活圈的東京、首爾,遠如月球般,每日似抬頭可見,卻相隔遙遙。只能一次次翻看過往旅途相片,在腦海中重溫那些記得的與不記得的點滴,甚或發現當時未及細賞的精采。也才發現,過去一直自言「愛海不愛山」的我,早年跑了各國許多大小海島,也自得已收集完台灣所有可到訪離島的旅行圖章,那闊無邊際的藍天碧海,安撫也開展了年輕躁動的心。

攝影/王如禾

逐漸地,照片裡的沙灘、海洋不復出現,畫面轉為一棵棵蔥鬱大樹、一片片或疏或密的森林。從那令我爬得手腳並用尚不足的越南卡巴國家公園,到日本橫跨青森縣與秋田縣間的白神山地、栃木縣日光國立公園、誰都能登頂東京近郊高尾山,韓國雪嶽山等等,雖不是高山峻嶺,是如登山菜鳥級的我都可奮力一走的山林,卻每每留下久久難忘記憶。

有著最原始的大自然魅力與療癒力

白神山地是日本最初的世界自然遺產,佔地13萬公頃,相等於28,000座東京巨蛋,為幾乎不受人類侵擾影響的最自然狀態,守護了豐富的水資源與生態系。進入那廣大的山林中,就被這片世界最大原生櫸木林包圍住,幼苗、成樹、老樹及倒下的腐朽死木等櫸木的一生不受安排的鋪陳眼前,可說是森林的完成型。

中午時分,步入十二湖中最美的青池,陽光從樹梢灑落,點點金光散落在藍寶石般深邃、幽謐、多層次的藍色湖面上,仙氣十足。據森林導覽員說:日本政府為了保存最自然的原生態環境,從現在到未來,都不會在此開設林道或開發資源,這裡有著最原始的大自然魅力與療癒力,一口又一口的森呼吸,所謂的最佳能量的綠活。

攝影/王如禾

日本國土從亞寒帶到亞熱帶,森林占了其中66%,各地各種林相繁茂,自古以來,樹木和森林文化即深深蘊藏在日本人生活中。日本民宅以樹木和紙張為主、泡湯喜木造浴池、古都奈良的東大寺大佛殿是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築,凡此等等都是日本人與大自然共存的態度。

鎮守之森 飽蘊心靈解藥

日本許多神社也位在稱為「鎮守之森」的森林中,神社院內有樹齡幾百的杉樹、樟樹、紅楠等一點也不稀奇。這些被稱為神樹的大樹上,會綁上神聖的繩索「注連繩」和白色之字形紙條「紙垂」,無一不顯現日本神道教崇拜大自然的特色,尤其是對樹木的敬崇,多倡議著擁抱神木或大樹,或在神木周圍來回走走,都可獲得神力。

回到台灣,作為四面環海的島嶼國度,本島坐擁森林地面積約佔了59﹪,闊葉樹林尤為林地中的最大宗。更為幸福的是許多地方十分鐘內就上山下海,短短不到一天的旅程就充分擁抱藍綠。

那纏綿於塔塔加的夫妻樹,縱使2017年夫樹倒塌,至死不渝的紅檜枯木仍是傳說、是佳話。阿里山的神木群、棲蘭、明池間的亞洲最大檜木神木園,溪頭、合歡山、太平山、滿月圓、內洞、東眼山、觀霧、武陵、大雪山、八仙山、奧萬大、藤枝、雙流、墾丁、池南、富源、向陽與知本等森林區,比起大山大海毫不遜色。

走入森林,花草樹木每時每刻各自展現著獨有的姿態,無法百分百復刻,更無法山寨。山野裡飽蘊心靈解藥,靠近即可舒緩疲倦與壓力,近年有緣參加森林療癒課程,由專業團隊帶領走進山林,在呼吸調節中,在體驗孤獨與心靈談話下,焦慮憂鬱都被帶走了。森林,果然是視野與心靈不一樣的風景,漫步森林裡,木屋歇一晚,療效勝良藥。

台灣平地市區,樹木從未缺席,「大樹公」散植各鄉鎮角落。樹神信仰於農業社會因大自然與人民生活息息相關,樹木生命力和長壽也都超越人類,因而衍生對自然的崇拜警惕與感情。

先民們賦予鄰里巷弄中眾老樹,如樹齡高的榕樹、茄苳、樟樹等,都視為有靈力,有巨樹就有神,老老少少都祭拜。台南神農街底藥王廟右前方有祭祀「榕松公」的小祠,老榕樹沿著民宅外牆生長而上,已高逾六層樓,據說樹齡過三百。台中大里樹王里外型像雨傘的「涼傘樹王公」,有著救嘉慶君脫險的傳說,屏東里港鄉茄冬村也是一個因樹王公而得名的村落。

擁有豐富生態資源的森林或神木,是旅地,亦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無論是神力傳說、信仰所致,或近年日、台二地都不遺餘力推廣的森林療癒,在疫情未歇之際,靜靜邁步森林,讓林木守護我們吧。

攝影/王如禾

推薦閱讀
雨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