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作物,那一雙雙加以種植加以馴服加以改造的農民之手,實在了不起。攝影/古碧玲

表裡不一鳳梨心

去掉「生毛帶角」的外表之後,鳳梨其實百搭。大家都會做鳳梨苦瓜雞,其實除了加入新鮮的鳳梨片,若還能加入一兩匙土鳳梨作成的「旺來豆醬仔」提味,那鍋湯,才真的佛也要跳牆…。

大武山下,鳳梨田綿延無際。攝影/林剪雲

鳳梨,這些天榮登新聞熱度第一,網路熱搜第一,全民掀起吃鳳梨、挺果農的認購熱潮,鳳梨若能開口說話,也要喊一聲三生有幸吧!

大嗆小嗆聲不絕於耳,人人跳出來挺鳳梨。面對這回挺鳳梨的復仇者聯盟,嘖嘖讚嘆之餘,建議熱血者去理個怒髮衝冠的鳳梨頭相挺,不過且把政治擱一旁,我們純粹來吃鳳梨吧!

拿耗子的狗闖進鳳梨田 遍體麟傷深入皮肉

鳳梨是南台灣尤其台南、高雄、屏東觸目可及的農作物,屏東沿山公路一帶地下水源不足,適合種植抗旱的鳳梨,光我家魚池外面劉姓大地主就有數十甲農田租給農民種植,每到收成季節,農民會來送鳳梨敦親睦鄰一番;禮尚往來,也會買個數箱送回老家讓族親酸甜好滋味一下。

因為這樣的地緣關係,對鳳梨田從栽種到收成的過程極其熟稔。常覺得鳳梨就像「生毛帶角」的黑社會分子,從頭部的衝冠怒髮就「刺戛戛」了,莖葉如刀似劍鋒利無比,連已經成熟的果實表皮還粗糙割手,擺出一副誰敢來招惹就要誰好看的黑道角頭架勢。

我家魚池原本有一隻「貝多芬」,被孩子寵到不知天高地厚,狗拿耗子不打緊,咬蜥蜴、汪蛇蛇、追蟑螂、撲蝴蝶…總之,轄區內大小動物逃不過牠大執法,有一天,不清楚牠哪條神經不對,居然去招惹鳳梨老大,然後被圍困在森森利利的鳳梨田。起先我們也不知道,反正「貝多芬」鬧失蹤,孩子哭過來哭過去,大人只好分頭尋覓,兩天後,幾乎要放棄了,才在一公里外的鳳梨田聽見求救的哀鳴聲,不曉得外子是心疼孩子還是「貝多芬」,直接衝下田拯救,收割鳳梨時工人可得包裹到密不通風全副武裝才敢下田的!上來時,外子雙手一條條血痕,抱在懷中的「貝多芬」才慘,遍體麟傷,好幾道傷口深及皮肉。

鳳梨其實百搭,到底是表裡不一還是鐵漢柔情

這樣的作物,那一雙雙加以種植加以馴服加以改造的農民之手,實在了不起,從記憶中既酸且澀的土鳳梨,到千變萬化出牛奶鳳梨、甘蔗鳳梨、蘋果鳳梨、釋迦鳳梨、香水鳳梨…等等,還有還有正當令的金鑽鳳梨,真真見識台灣的農業奇蹟,也令人引以為傲。

這樣的作物,那一雙雙加以種植加以馴服加以改造的農民之手,實在了不起。攝影/古碧玲

收割季節,工人們凌晨三點多下田,太陽出來後不久就停止作業,一來當然是一車車的鳳梨要趕赴各地果菜批發市場,二來是工人重裝下田才不怕鳳梨全身「利劍劍」,氣溫一升高還是別再繼續論輸贏,識時務為英雄。這樣的果實,那一手捧鳳梨一手持刀去頭去尾去皮三兩下清潔溜溜的小販之手,也令我佩服不已,完全露出金黃身軀的鳳梨何等誘人啊!

顯現本色的鳳梨,除了現吃,可以打果汁可以做冰沙可以做果醬,還可以做成台灣最在地的伴手禮鳳梨酥。最絕的是入菜做料理,西式的夏威夷披薩暫且一旁等候排名,舉凡:鳳梨牛肉炒飯、鳳梨青椒臘肉炒飯、鳳梨蝦球、鳳梨炒桂丁雞肉、鳳梨炒木耳、鳳梨心炒牛五花…不能再數下去,不然讀者會錯以為我家有種鳳梨,正在置入性行銷,大家要正確認識的是,去掉「生毛帶角」的外表之後,鳳梨其實百搭,這到底是表裡不一?還是鐵漢柔情?就任由看倌們各自解讀了。

要跟大家特別推薦的是,鳳梨還可以當佐料。以前鄉下只有又酸又澀的土鳳梨,家人會醃製做成「旺來豆醬仔」,被形容為「酸到像鬼仔尿」(也不曉得誰喝過)的土鳳梨,居然轉為甘甜好滋味,晨間配粥,老人家的神情像遇見初戀情人。大家都會做鳳梨苦瓜雞,其實除了加入新鮮的鳳梨片,若還能加入一兩匙土鳳梨作成的「旺來豆醬仔」提味,那鍋湯,才真的佛也要跳牆…我嘴巴怎麼形容不算數,不如,大家動手做一鍋吧!

上一則
有睏無眠
推薦閱讀
踏尋香蘭葉、蝶豆花、
沙梨橄欖的野地腳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