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燠熱的空氣彌漫著豐收的喜悅,距離太巴塱豐年祭還有一個月,但這個阿美族最大的部落今年卻很憂愁,因為花蓮縣政府要在他們的傳統領域,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愛狗樂園」,預計收留一萬隻流浪狗。然而這僅是冰山一角,由於原民會遲未公告原住民傳統領域,近幾年來,太巴塱已經面臨不下五個開發案。從海岸到縱谷,東部的主人,離自己的家鄉似乎越來越遠。

花蓮縣府:收容萬隻流浪狗,達成友善生活大縣目標

箱型車在凹凸不平的河川地上發抖前行,車輪壓過鋼筋搭建的簡易便橋,縫隙中隱約可見奔騰的馬太鞍溪,每天早上,辛勤的太巴塱農夫陳春生、陳加郎,都得經歷這段崎嶇的路程,才能到達祖先留下來的世耕地。但今年5月17日,花蓮縣政府卻無預警插牌,要求他們在6月17日自行清除地上物,因為這裡被縣政府相中要做「愛狗樂園」的基地。

根據「愛狗樂園興辦事業計畫書」,愛狗樂園預計落腳鳳林鎮長橋里,總面積17.5公頃,分三期開發,第一期先斥資五千萬,在鳳林鎮綜開段6號,開發1.97公頃,預計收留三千隻流浪狗,結合流浪狗安置、動保教育宣傳及觀光遊憩,最終目標是讓一萬隻流浪狗都能有所終,「達成友善生活大縣之終極目標」。

尚且不論此計劃能否解決流浪狗問題,綜開段6號屬於農牧用地,總面積為3.6公頃,目前至少還有四位農民在此耕作,花蓮縣政府雖強調,民國36年此地段就已劃為縣府地,但太巴塱農民陳春生、陳加郎都指出,早在日治時期以前,這裡就是太巴塱的傳統世耕地,光復後兩年,突然成為花蓮縣政府的土地,「政府來這裡幾年?我年紀都比他大多了!」74歲的陳春生忿忿不平地說。

拆遷範圍內的植物被縣府畫上紅色標記,要求種植農戶自行移除
拆遷範圍內的植物被縣府畫上紅色標記,要求種植農戶自行移除

阿美族人:每一吋土地都是歷史

鳳林鎮綜開段6號位在馬太鞍溪和萬里溪的沖積平地上,Pangcah阿美族守護聯盟的太巴塱成員Namoh Nofu表示,以前花蓮溪、馬太鞍溪、萬里溪時常氾濫,孕育出一千四百公頃的Cidihan(即為沖積扇之意),區域內的Palicanlican、Takomo,一直是阿美族的世耕地、放牧地和獵場,千百年來,滋潤著阿美族最古老而龐大的太巴塱、馬太鞍部落。

此次遭插牌的區域Palicanlican,即是阿美語「擦、搓、揉」之意,因為部落放牧時,牛隻經常會找堅硬的苦楝樹摩擦背部。「對我們來說,每一吋土地都是歷史。」

在日本人、國民政府還未踏上這塊島嶼時,Palicanlican曾是佈滿石頭的河川地,辛勤的阿美族胼手胝足,一顆一顆慢慢搬,終於讓荒地變農地,陳加郎的五個小孩,全靠他種地瓜養大;政府來台後,他從主人變成承租戶;民國83年,政府為整治馬太鞍溪,八公里長的堤防一刀劃開Palicanlican,他的耕地也縮小一半以上,只剩八分地。

面對政府步步進逼,陳加郎的願望越來越卑微:「以前還沒蓋堤防,下大雨時,兩邊的大水一起來,大家都趕緊逃命啊!可是水退了之後還是繼續回來種,就算是這麼危險,我們還是不會放棄祖先的土地,我們已經一直退讓,為什麼連這麼一塊小小的地都不留給我們?」

Cidihan為沖積扇之意,區域內的Palicanlican、Takomo,一直是阿美族的世耕地,打星號處為愛狗樂園預定地(圖:Namoh Nofu提供)
Cidihan為沖積扇之意,區域內的Palicanlican、Takomo,一直是阿美族的世耕地,打星號處為愛狗樂園預定地(圖:Namoh Nofu提供)

花蓮農業處:愛狗樂園會優先提供原承租戶工作機會

然而負責選址的花蓮縣農業處,對族人的說法不以為然,處長張智超表示,劃定縣有地是沿用日治時期的地籍資料,而且綜開段6號根本不適合種田,民國36年的衛星定位也顯示當地是河川地,「建了堤防之後才有這塊地。」

張智超說,2年多前就在長橋里開過公聽會,當地人都舉手贊成,抗議的承租戶相隔一條大河,根本不是當地人,但縣府還是希望能理性溝通,由於佔耕物無法補償,縣府折衷後決定,愛狗樂園落成後會優先提供承租戶工作機會,但在雙方取得共識前絕不會動工。

對此,Namoh Nofu反駁,根據日本人杜寅吉日誌記載,以及當地耆老的口述歷史,整個Cidihan都是太巴塱的輪耕戍守區。實際和陳春生、陳加郎走訪愛狗樂園預訂地,也可見阿美族祖先開鑿的古井,至今仍未乾涸;路旁的破布子也有30多歲高齡。陳春生不捨地說:「30幾年前跟著族人一起種破布子,從細如香菸的小樹苗開始拉拔,沒想到還沒開花結果,卻要被趕走。」

 

陳加郎靠著這塊不甚肥美的旱地養活下一代,不解為何縣府連一丁點祖先的地都不留給他

陳加郎靠著這塊不甚肥美的旱地養活下一代,不解為何縣府連一丁點祖先的地都不留給他

花蓮縣農業處表示,堤防蓋了之後才有鳳林鎮綜開段6號這塊田,但許多當地耆老都說,這口水井至少有50年歷史

花蓮縣農業處表示,堤防蓋了之後才有鳳林鎮綜開段6號這塊田,但許多當地耆老表示,祖先在這塊地上開墾挖掘水井,至少有50年歷史

左手開發,右手審保留地,政府球員兼裁判?

雖然雙方各執一詞,但此案其實仍未通過主管機關農委會審核。農委會動物保護科科長林宗毅表示,根據非都市使用土地管制規則,非都市土地若申請開發面積達2公頃以上,需變更為特定專用區,此案恰巧低空飛過門檻,花蓮縣政府在計劃書中也承認,此舉是為了避免冗長的變更程序,農委會懷疑有分割規避之嫌,已在6月24日退回補件,至今仍未收到花蓮縣政府回覆。

弔詭的是,花蓮縣農業處及動植物防疫所都一致表示,農委會退件後已經補件申請,目前還在等待農委會回覆,雙方說法顯有出入;此外,去年縣政府才在同一地段申請開發「國際級F1賽車場」,引起廣大民眾反彈才收手,不到半年又要興建愛狗樂園,讓太巴塱族人質疑,花蓮縣政府只是藉此案試水溫,真正覬覦的是廣達一千公頃的Cidihan。

族人的憂慮並非空穴來風,平坦又美麗的Cidihan過去曾引來輕航機基地、垃圾掩埋場、高科技資訊園區、國際賽車場。 陳春生雖早在民國97年就申請增劃編原住民保留地,但縣政府今年4月15日的一紙公文卻寫著:「土地以公有公用為原則,並以提供公用事業為優先,本府不同意提供增劃編為原住民保留地,惠請貴所(編按:花蓮縣動植物防疫所)妥適處理受理上述地號之『原住民保留地』之申請案」

上述文字具體而微點出原住民面對土地的困境,政府雖在民國96年開放原住民申請保留地,但增劃編須經土地主管機關同意,同為太巴塱部落的光復鄉北富村村長萬中興說得貼切:「就好像土地被土匪搶走,你還要問他願不願意還給你。」至今,調查了十年的原住民傳統領域仍躺在原住民委員會,但各式各樣開發案的腳步卻越來越急促。(閱讀下文,請點選這裡)

花蓮縣政府在4月15日發出公文,要求動植物防疫所妥適處理原住民保留地申請案

延伸閱讀:

東部原民土地危機(1)阿美族傳統領域,將變更為萬狗居住的「愛狗樂園」?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看起來美其名的”愛狗樂園”還是不離圈地開發(或收回土地)的”操作理念”….追根究底是一萬多隻的流浪犬何來? 在公民道德或意識不足的時候,如何能達成花蓮縣府信誓旦旦的理想:”收容萬隻流浪狗,達成友善生活大縣目標”….花蓮縣府顯然是一廂情願外的夾帶其他目的….

  2. Pingback: 為收流浪狗只好把土地主人趕走?花蓮耗資千萬「愛狗樂園」背後的四大爭議! – Mata Taiwan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