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生態豐富的桃園大潭藻礁地區,昨經濟部長沈榮津接受質詢時指出,會在開發第三天然氣接受站工程時,「同時做移地復育」;此話一出再度引起爭議,更遭批不專業。對此,環團今上午來到農委會請願,在稀有的「柴山多杯孔珊瑚」被列為一級保育類動物後,要求中央應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以實質的法律效應守護大潭地區的生態。

藻礁生長像千層派 七千年才成今日規模

藻礁和多杯孔珊瑚究竟何方神聖?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文魯彬解釋,藻礁的生長就像「千層派」一樣,一層一層慢慢堆疊上去,每十年才增加一公分,成長速度非常緩慢,歷經七千多年才形成這樣長達27公里的美麗生態,更容納了一級保育類動物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和各式生物。

柴山多杯孔珊瑚屬於一級保育類動物 歷經20年才得到的珍貴成果

針對多杯孔珊瑚,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則說,這種珊瑚是一種存活於激浪區的珊瑚,於1990年在高雄西子灣發現,歷經20多年的分類研究和專家會議審查,才終於在今年與福爾摩沙偉絲珊瑚並列為一級保育類動物。

桃園在地聯盟理事長潘忠政也指出,藻礁生態系包含了十種大型藻礁,還孕育了129種動物、酋婦蟹、珠螺和薯鰻等多樣化的物種。

多杯孔珊瑚(圖片來源)
多杯孔珊瑚(圖片來源)

經濟部主張「移地復育」環團批無腦

然而遍佈桃園大潭海岸一共27公里之長、有「海洋育嬰房」之稱的藻礁,卻是中油選定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位置,該處將被定為觀塘工業區,恐對藻礁產生全面性的破壞。

即便日前經濟部次長楊偉甫指稱會再找尋替代方案,例如轉向台北港作為腹案等,一度讓藻礁生存留存一線生機,但昨日經濟部長又再度言明將「現地開發同時採行移地復育」,再度讓環團痛批「經濟部無腦」。

攝影/孔德廉
攝影/孔德廉

劃設保護區才有實質法律效益 保護藻礁不能等

在藻礁生態極其珍貴的前提下,文魯彬因此強調,《環境基本法》中就清楚寫到:「永續發展係指做到滿足當代需求,同時不損及後代滿足其需要之發展。」因此人類不應該為了短暫的開發利益而犧牲過去數千年累積的自然資源;因而呼籲農委會和桃園市政府兩方都應該劃設「大潭藻礁柴山多杯孔珊瑚野生動物保護區」。

劃設保護區才有實質法律效益 保護藻礁不能等

既然多杯孔珊瑚已成為一級保育類動物,保護區的劃設影響在哪?陳昭倫舉例說明,像是白海豚屬於台灣一級保育類動物,當初國光石化案子推翻後,就要求相關單位針對白海豚重要棲息環境劃設保護區。其實質的效益,在於保護區內有許多行為管制,都帶有法律效應,因此像大潭這邊的藻礁和多杯孔珊瑚,都亟需法條來保護。

至於法律上限制為何?環團義務律師陳憲政表示,按照《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保育類野生動物應予以保護,不得騷擾、虐待、獵捕或宰殺」,或違反上述情形,行為人將面臨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金。此外,若於野生動物保護區內犯前項之罪,更將加重刑期至三分之一,這些都是實質的法律規範,保護藻礁和珊瑚不受開發影響。

同時,陳也說明,野保法第二條規定,農委會和桃園市政府都有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權責,在目前當地面臨嚴峻的接收站開發案威脅下,更應該避免生態遭受破壞。

(左)義務律師陳憲政(攝影/孔德廉)
(左)義務律師陳憲政(攝影/孔德廉)

移地復育可行嗎? 陳昭倫:不切實際也不可能成功

至於經濟部一詞「移地復育」的說法,陳昭倫則直陳「不切實際也不可能成功」,因為多杯孔珊瑚是特殊珊瑚,出現在潮間帶靠近下潮代的位置,通常是海浪最大的地方,一旦把珊瑚從藻礁上移除,用水泥或消波塊替代也沒辦法存活,且目前科學上沒有任何一篇文章可以證明多杯孔珊瑚可以移地復育成功。

陳也表示,要做移地復育最少要花兩到三年研究,而中油天然氣接收站又與2025年能源轉型政策中的再生能源佔比有高度相關,如此長時間的研究,可能會讓國家政策有所延宕;再說,一旦確定珊瑚活不了,行為者就會觸犯刑法,因此在大潭地區現地劃設動保區是勢在必行。

陳昭倫(攝影/孔德廉)
陳昭倫(攝影/孔德廉)

環團請願劃設動保區 農委會:等候相關研究報告出爐會再考量

面對環團的請願,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回應,柴山多杯孔珊瑚的確是很珍貴的物種,因此在列為一級保育類動物後,就有受到相關法律的保護;至於後續是否要劃設保護區,則還需等待中央大學的研究報告出爐,才會針對保育作為去改進。

(圖中)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攝影/孔德廉)
(圖中)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攝影/孔德廉)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