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眾控告孟山都與拜耳的除草劑嘉磷塞(Glyphosate)致癌訴訟案正火如荼,農藥公司連吃敗訴越南泰國都宣布2020年將禁用嘉磷塞,馬拉威也停止進口,我國政府卻在此爭議時刻,考慮放寬嘉磷塞的殘留容許量!(公告內容點此閱讀

國人食用量高的小麥、早餐常吃的燕麥,以及大麥、黑麥和油菜籽等10項雜糧都在增訂之列,2項小麥標準放寬,其他穀物則是不得檢出改為容許10 ppm,未來嘉磷塞殘留國內食品當中的可能性大增,令關注此議題多年的公民團體難以接受,直呼:請政府說清楚這次開放的必要性在哪裡?還是只為廠商和國際貿易服務?(歐盟決議農藥審查需公開,請點選閱讀

嘉磷塞在多項進口穀物從不得檢出改為容許10 ppm

食藥署本月23日預告修正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增修訂34種農藥248項殘留容許量。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國際討論度最高的除草劑主要成分「嘉磷塞」,在進口穀類一口氣增列多項,除小麥部分新增杜蘭小麥和黑小麥兩項,標準從5 ppm放寬到10 ppm(其他小麥維持5 ppm),其餘品項都是從不得檢出改為10 ppm。過去嘉磷塞只有在大豆這一項的容許量是最高值10 ppm。

舉例來說,2016年食藥署曾在市售燕麥片檢出嘉磷塞,不合格率28%,檢出值介於0.1至1.8 ppm之間,在當時只要檢出就不合格必須下架,但往後若標準放寬,這些產品都將合格繼續販售,進入你我餐桌。

食藥署表示,民眾若對此次公告內容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於公告刊登後60天內到「衛生福利法規索引系統」和「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眾開講」反映。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指陳,官方農藥審議過程向來皆無民眾參與機會,呼籲民眾此時應踴躍陳述意見,讓人民聲音被聽見。

孟山都提出申請,我國依標準程序核可

食藥署表示,嘉磷塞標準修訂是由孟山都公司提出申請進口作物的殘留容許量,經過科學標準審查流程而核可。食品組組長潘志寬解說,「因為前端有農藥使用的需求,就要訂容許量,我們依據業者所提供的資料去評估。」因為本次開放的穀類多為進口,所謂前端使用需求指的就是國外農民在種植時候的需求,除了基改作物需要噴嘉磷塞,其他穀物也會用嘉磷塞作為採收前的乾燥落葉劑。

食藥署食品組科長廖家鼎表示,國際Codex、美國和日本都有制訂這些穀物的嘉磷塞容許量標準,多為30 ppm,我們訂在10 ppm,已經比國際標準嚴格。「如果這段期間接到蠻多反映意見,會再研議。」

(資料來源:衛福部食藥署)

法庭文件揭露,食藥署引用之國際單位報告受孟山都干預

但為何在國外嘉磷塞爭議沸沸揚揚之時,還預告要放寬容許量?與中美貿易戰和美國農業部訪台是否有關?

食藥署否認有國際壓力,潘志寬說,評估都是按照正常程序走,審核過程也有考慮到國外爭議,不過因為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都認為嘉磷塞沒有致癌風險(編註:上述兩單位報告被揭露與孟山都有關連爭議,請點選閱讀)。而食藥署評估嘉磷塞的ADI值(每人每日最大安全攝取量)還有很大空間可以容許放寬(註),因此經過食品衛生安全與營養諮議會的審查和農委會的會商,決議修改容許量標準。

不過同樣是國際科學資料,隸屬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國際癌症研究中心(IARC)已將嘉磷塞列為對人類極可能致癌的2A等級致癌物,難道我國評估時不重視這點?近年更有越來越多研究結果凸顯嘉磷塞的健康疑慮,日前美國毒物與疾病註冊局(ATSDR)的「嘉磷塞風險評估報告」更在孟山都施壓多年後首度曝光,其中有多份研究達到顯著,顯示這項被孟山都號稱比鹽巴還安全的除草劑,可能具有致癌風險。

防檢局:各國際機構資料重要性有別,嘉磷塞已列關注清單

詳細審視食藥署本次預告的增修訂原因檔案最末,可發現有多項農藥的放寬理由為「美國環保署(USEPA)及國際癌症研究中心(IARC)公告清單均無列入」,嘉磷塞卻不在條列之中。可見得審核時並非不重視IARC的意見,而是「選擇性忽略」IARC對嘉磷塞的意見。食藥署和防檢局更表示「紅肉也是2A」、「酒也是1A」,削弱IARC報告的重要性。

農委會防檢局局長馮海東解釋,並不是不重視IARC意見,而是歐洲食品安全局和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的評估有把「暴露量」考量在內,而IARC沒有。「若是IARC列為第一級致癌物,就會退場。」而目前IARC將嘉磷塞列為2A等級,是指有動物實驗顯示有致癌疑慮,但是人體方面的證據仍有限。

因此防檢局只是把嘉磷塞列在關注清單上,沒有進一步管制動作。馮海東表示,前年有召開專家會議對嘉磷塞重新評估,針對整體毒理資料和致癌性都有做過討論,近日就會把當時評估報告公開在網路上讓民眾檢視。

美國訴訟揭示使用者暴露風險,國內未有相關研究

對於美國有上萬人控告嘉磷塞導致非何杰金氏淋巴癌,並已有兩個勝訴案例,農藥公司需付高額賠償金。馮海東則表示,「美國訴訟案件和食品安全沒有直接相關,主要是非農業使用者,」並認為這判決是陪審團決議,不完全是按照科學證據去評估,而是公司有過失。

但是便宜的嘉磷塞也是國內使用量最高的除草劑,不管農用或是非農用,農田、公墓、道路兩旁都常見枯草一片,我國的農民和民眾的暴露風險難道不高?未來若巴拉刈禁用,嘉磷塞用量還會增加。更何況國內十大癌症中,非何杰金氏淋巴癌也赫然在列

對此馮海東認為,「嘉磷塞一般都是低壓噴施,噴出來霧粒很粗,比較不會飄散,」風險相較於殺蟲劑是較低的。不過他也了解農民噴除草劑經常沒有穿戴防護措施,並坦言國內欠缺對於農民暴露風險的實際調查,只能用模型去模擬,未來可考慮啟動使用者暴露風險和流行病學的研究。

食藥署宣稱近年邊境抽驗大都合格,放寬理由何在?

對於進口穀物,食藥署邊境把關做得如何?食藥署回應,107年度的邊境檢驗嘉磷塞的批數計有130批,全部合格沒有超標,檢驗項目包括黃豆、黑豆、麥片、燕麥片和玉米片,沒有包括小麥。不過最近三年曾抽驗過23件小麥,也均未超標。但當記者要求逐批的殘留量資料,想知道整體殘留情形,食藥署卻拒絕提供。

食藥署願意提供的數據看似安全,但若過去的進口穀物大多能夠達到原本標準,何須再放寬?且邊境把關畢竟是抽驗,2016年食藥署也在市售燕麥片檢出嘉磷塞不合格率28%,顯示漏網機率不小。

雖然食藥署拒絕提供詳細資料給媒體,不過卻曾經提供2014年1月到2015年3月的嘉磷塞邊境檢驗黃豆的逐批資料給林淑芬立委,台大農藝系名譽教授郭華仁分析該次84批有殘留的數據,發現殘留量從0.1-6 ppm不等,阿根廷進口黃豆殘留量比他國更高,為2-6 ppm。「黃豆的殘留容許量高達10 ppm,所以當然都沒超標。」而未來若放寬標準,燕麥、黑麥等穀物也將出現相同問題。

食藥署曾提供立委的進口黃豆邊境抽驗逐批數據(郭華仁提供)

學者:美國國會提法案要求加嚴標準,我國放寬為不智之舉

郭華仁重申殘留容許量訂定的矛盾之處,「為何毛豆和大豆的標準差那麼多?」毛豆是國內種植,嘉磷塞容許量是0.2 ppm,黃豆主要靠進口,容許量是10ppm,相差50倍,然而我們吃的黃豆絕對比毛豆多得多。如果用毛豆的標準來看,這些進口黃豆有八成以上都超標。

郭華仁指出,美國國會議員上個月才提出《2019維護食品安全免於嘉磷塞法》草案,要求調降燕麥的嘉磷塞殘留容許量。這兩年嘉磷塞具有健康風險的新研究報告不斷出現,至少有13篇之多,是各國設定嘉磷塞殘留容許值所沒有納入考慮的。因此食藥署此次應孟山都要求而預告放寬,實在是不智之舉。

「政府根本不是站在消費者安全考慮,而是基於貿易者的方便,」郭華仁強調,除了人體健康,還要考慮國內農業,如果過去台灣進口商可以做到那麼低的容許值,幹嘛要放寬?而且現在政府想推動國內雜糧復耕,「維持原本標準,不是對我國農業更有好處嗎?」

防檢局解釋農藥殘留容許量訂定方式,不單是看食物攝取量,還要考慮種植方式,因此採取的是總量管制,並非針對個別作物攝取量高低去設定標準。

雖然官方說此次放寬的作物多為進口穀物,對國內農民沒有太大影響,但國內剛開始復耕小麥、燕麥,官方根本沒有開放嘉磷塞可以使用在這些穀物上面,形成「寬以待人,嚴以律己」的弔詭情況。

公民團體:過去燕麥片可做到未檢出,何以讓民眾暴露更高風險?

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共同發起人陳儒瑋關注國內外嘉磷塞資訊多年,對於官方這次一口氣增列10項作物,他認為政府一定要講清楚:開放的必要性何在?還是只是孟山都申請,我們就照程序通過?那豈不是只為廠商服務?民眾為何需要將自己暴露在更高風險之中?

陳儒瑋指出,「雖然孟山都是循正常管道申請,但是這半年來,不管是在國外致癌風險官司的判決,還有孟山都曾經隱匿實驗資料,這應該要在食藥署審核過程中納入考量,因為政府只能靠孟山都提供的研究報告做審核。」

陳儒瑋以先前市售桂格燕麥片驗到嘉磷塞殘留為例,「被驗到殘留的,是平行進口的,台灣廠商的桂格燕麥片並沒有被驗出來有殘留。」當時的討論有兩種聲音,有人說台灣法規太落後,國外都有燕麥的嘉磷塞標準,台灣應該要制定。「但是另一方面,台灣公司可以做到檢驗不出殘留,既然有人可以做到沒殘留,台灣政府不應該讓步。」

越南泰國馬拉威等將禁止進口嘉磷塞,政府應更嚴謹管制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堅決反對此次政府新增嘉磷塞殘留容許量,行政主任張玉鈴指出,越南已經宣布停止進口嘉磷塞馬拉威也宣布跟進泰國政府也宣布2020年將禁用嘉磷塞、巴拉刈和陶斯松,先將進口量減半。現在國際爭議這麼大,我國不但沒有更嚴格的管制措施,反倒增列10項作物,根本是威脅消費者健康。她強調,「政府應該更嚴謹討論,不能只配合申請商孟山都。」

農藥殘留容許量的審議過程向來缺少讓社會大眾置喙的餘地,食藥署公開的會議報告中也只是寥寥數語,民眾完全無從得知政府何以做此決議。

民間團體希望政府可以站在預警原則的立場,這次增訂容許量標準,對台灣農民影響不大,但是對消費者影響很大。雖然農藥公司和政府一向認為嘉磷塞毒性低,風險也低,但近年有國際研究認為嘉磷塞在低濃度下也可能導致基因變化,在老鼠實驗上可禍延第二代甚至第三代。「所以消費者的攝取量當然是越少越好,如果這也容許、那也容許,加總起來,開放越多,民眾暴露量就越多,」陳儒瑋道。

要避免民眾無端恐慌,官方需先公開農藥審議

過去每遇農藥開放議題,民眾反對聲音常被政府視為民粹,不夠科學理性也不夠專業。但若官方無法說明清楚開放的原因,沒有公開透明審議過程,在民主社會中招致質疑是必然結果。

而近年國際上的嘉磷塞爭議更揭示,科學理性的大旗也可能受到操弄,即令科學家也分為支持與反對陣營,而看似超然、依循「實驗室最佳作業」(GLP)規範的農藥實驗報告也並非不可動搖。台灣政府除了被動接受農藥公司資料之外,應更主動建立獨立評估模式,針對爭議農藥更應嚴格審視,主動進行調查。民眾也需珍惜發表意見的最後機會,在食藥署預告的60天期限內上網反映。

註:食藥署食品組組長潘志寬表示,嘉磷塞的「ADI CUP」在本次修訂殘留容許量之前是7.9%,修訂後也只增加到12.6%,距離安全範圍的上限80%,還有很大調升的空間。

延伸閱讀:

(嘉磷塞相關新聞請點選這裡)

還有多少嘉磷塞們?》當歐盟打開農藥審查黑箱,台灣擬放寬殘留標準

農藥審核機關只是農藥廠的傳聲筒?歐洲議會揭露,德國嘉磷塞審查,直接抄襲孟山都報告

長期噴灑年年春,業餘園丁也得淋巴癌,誤信孟山都廣告:嘉磷塞比鹽巴還安全

嘉磷塞致癌風險報告曝光!孟山都施壓四年破功,年年春黑洞終露曙光

孟山都蓄意隱瞞嘉磷塞致癌風險40年,法院判賠強生案90億台幣,4千名美國人等著對簿公堂

孟山都文件曝光!台灣也是拉攏對象│收買專家掛名,粉飾嘉磷塞致癌風險

台灣農藥用量創17年新高!美國法院判嘉磷塞賠償天價、保護嬰兒禁用陶斯松,台灣是否跟進?

台灣除草劑銷售量創歷史新高!年銷26億元,單位面積用量全球名列前茅

寸草不留 ─ 除草劑過量,衝擊土壤生態  增罹癌隱憂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2 則回應

  1. 不想要食物有農藥殘留,請多多支持有機農產品,只是有多少人可以負擔得起呢?合理的農藥使用乃為確保農民之收成,也降低糧食生產成本,只能說是必要之惡,農產品之農藥殘留大多可以透過清洗、去皮、去殼、烹調加熱…等加工方式降低,這類議題再吵下去也無解,除非,農藥從此從地球消失。

  2. 把這些可惡的黑心官員送法辦 去跟法官説明黑心的原因

  3. 雖然放寬了,但10ppm仍是極小的量。劑量是衡量毒性重要的一環。
    上述食品並非民眾日常生活主食,要食用至真正危害身體健康的劑量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臺灣更改後的標準,相較於國外法規所制定的30ppm,仍是嚴謹許多。
    要再更低、甚至零檢出,是不必要且不可能的事。因為現今檢測技術的發達,極低的濃度都能偵測⋯制定過低的標準是沒有意義的。
    只要依照國人每日食用量去制定合宜、適當的標準,都是可以接受的。
    不是罔顧人命,而是在那樣劑量下的農藥,對健康的影響是可以忽略的。

  4. 既然有廠商可以做到無毒,為何我們自己要放寬標準,讓自己有機會吃到低毒品慢性自殺。
    官員重定標準,難道是以廠商利潤為優先考量嗎?

  5. 甚麼政府?!

  6. 人與植物的生命不要毒、不要有毒的政府

  7. 用盡一切辦法要消滅台灣人民的執政黨!!

  8. 是要為人民吃毒品?

  9. 我不要吃毒,NO

  10. 反對放寬標準,危害全民健康。

  11. 反對放寬標準,危害全民健康

  12. 這是什麼爛政府呀!没有好好把關食品安全,還想殘害百姓,2020爭生存,必須讓冥禁洞全部下架落選,台灣才有幸福。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