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除草劑噴紅豆01》政府突開放「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衝擊環境食安,農界痛批政策倒退

過去,紅豆農民大多使用除草劑「巴拉刈」做為落葉劑,統一紅豆植株乾燥時間與程度以方便機器採收。不過在2020年2月1日以後,為推動劇毒農藥退場政策、避免自殺憾事一再發生,政府全面禁用巴拉刈,當時對紅豆產業造成不小衝擊,也在農業界引發巨大反彈

但是沒想到,不到四個月,衛福部在5月20日發布最新農藥殘留容許量,其中新增訂除草劑「固殺草」可做為紅豆植株乾燥使用,容許量為2 ppm。農委會防檢局也將於近日內公告使用方法與範圍。

可是,由於固殺草水溶性高且有移行性(藥性從紅豆莢轉移至紅豆),學者擔憂若使用不當,恐造成農村水生環境的災難及食安疑慮,而響應政府不使用除草劑做為落葉劑的農民、農會,則是認為政府無法堅守立場、自打嘴巴,「不然為什麼禁了巴拉刈卻又開放固殺草?」

使用除草劑的紅豆田(上下游資料照)

衛福部開放除草劑「固殺草」噴紅豆,引發農界譁然

在今年總統就職典禮當天,衛福部發布新聞稿,增修訂40種農產品農藥、148項殘留容許量,以及12種藥物於動物產品之殘留容許量,在這洋洋灑灑共200項的明細上,其中一項是針對紅豆增加除草劑固殺草作為植株乾燥使用,殘留容許量為2 ppm。

對此,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證實,基於過去農民習慣在紅豆採收前進行藥劑處理,以提高植株乾燥和機械採收效益,農委會已經在2017年10月和2018年2月,依照農藥管理法田間試驗準則,分別於台南、高雄兩地農業改良場進行固殺草的田間試驗,在確定有藥效、無藥害以及最安全的殘留量標準後,才開會通過並送衛福部核定殘留容許量。

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進一步強調,農民有這樣的需求,政府必須在兼顧植物保護與農業生產需求的前提下回應農民。不過,在農業界陸續收到這個消息時,農民並非都有共識。

重新開放除草劑當落葉劑,農民不解,農會也火大

五月底某日下午,大雨剛停。高雄市美濃區農會推廣部的農民集會室,陸續走進幾位繳交公糧的稻農。這些農民大多在一期作種稻、二期作休耕,到了秋冬裡作期間種紅豆。一聽到衛福部在5月20日公布除草劑「固殺草」可做為紅豆落葉劑,現場一陣騷動。

「當初幹嘛要禁巴拉刈?」、「巴拉刈效果好、更便宜,分解又比固殺草好,結果反而開放固殺草?」、「政府擋不住壓力,堅持不住了啦!」、「那配合政府不用除草劑的人不就變成呆子?」農民們你一言我一語,人人搶話、絲毫不留空檔。

美濃區農會總幹事鍾清輝表示,為了禁用巴拉刈,農委會努力推廣以壬酸和氯酸鈉來取代巴拉刈,有心的農民也願意配合,結果現在卻開放固殺草,「政府不是自打嘴巴嗎?」

鍾清輝口氣不悅更進一步強調,「是不是政府覺得取代巴拉刈的壬酸、氯酸鈉已經失敗,針對紅豆的落葉劑,再也找不到比巴拉刈更好的選擇,但是又不能恢復巴拉刈,所以才開放固殺草?」

政府曾大力推廣不用除草劑當落葉劑,如今開放除草劑固殺草,被視為走回頭路(上下游資料照)

農藥行:「以後農民就不用偷偷用了」

萬丹豆農陳先生,支持政府開放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不過他希望討論低調一點,不然容易引起外界誤會。他表示,其實農民早就用固殺草來採收紅豆,「在高屏地區,這是很普遍的現象,大家心裡都有數,不然你去農藥行問問,上次紅豆採收的時候,政府推的壬酸好賣?還是固殺草好賣?」

高雄某農藥行的老闆張先生說,目前他沒有賣壬酸。「因為現在政府沒有補助,農民不可能買,等有補助我再進貨,不然也是庫存一堆賣不出去。」

另外,一聽到政府公布固殺草在紅豆的容許量,屏東某農藥行的老闆馬上說,「這就對了,至少農民以後不用再偷偷用。」這位經驗老到的老闆還補充,「固殺草是剛推薦的用藥,政府規定的稀釋倍數很輕,效果可能不太好,我會建議農民混合使用固殺草和壬酸,比例1:1剛剛好。」

而全台紅豆面積居冠的屏東縣萬丹鄉農會,總幹事張枝烈雖然曾經在2017年公開反對巴拉刈禁用政策,不過現在的他不願多做回應,僅在受訪時一再強調「政府法令是如何規定,農民就要如何做」,他並呼籲農民要顧及整體食安問題。

固殺草有部分移行性,藥效會移行至紅豆,對健康不可不慎

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的退休教授曾德賜,是國內農藥研究的佼佼者。他表示,固殺草在國際上做為落葉劑的用途以兩種作物為主,一是馬鈴薯,二是向日葵。用在馬鈴薯是乾燥藤蔓的部位,向日葵也只要葉片吸收,所以這兩種作物在食物殘留上,疑慮不大。

「可是用在紅豆採收,噴灑在豆莢上的固殺草,會不會移行到裡面的豆子?這需要更謹慎的試驗和討論。」曾德賜認為,衛福部根據農委會所提資料訂出的容許量2 ppm,就足以證明會移行到豆莢上,才訂這個標準。

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解釋,確實有部分移行作用,所以特別針對去莢的乾豆進行殘留量試驗,以確保採收後去莢的紅豆能符合安全規範。她說,台南場、高雄場試驗的稀釋倍數各有80倍、120倍和200倍,試驗後發現藥效、藥害的差異都不顯著,最後選擇稀釋倍數最高的200倍。

使用巴拉刈的紅豆田全面枯黃乾燥,沒有一絲綠意。(「高雄市美濃區農會」提供)

防檢局:會向農民宣導保護環境,學者:不能僅靠農民自主管理

衛福部公布的增修訂依據上寫著,稀釋200倍的殘留試驗結果,在第七天是0.32-0.92 ppm。衛福部食藥署食品組簡任技正周珮如說明,農委會考量農民需求進行試驗與調整,避免農民偷用、亂用。「制定一個安全係數高的行政管制值,衛福部才有准許的可能,這離發生毒性的距離非常遠。」

不過曾德賜還是有顧慮,他說:「2 ppm是如何訂出來的?我不知道,但是紅豆又多一個農藥殘留,而且固殺草的神經毒性,有可能影響到神經系統跟心血管。」

鄒慧娟表示,政府規範的安全採收期是七天,意思是施用固殺草七天後,才能確定農藥殘留量是安全的,另外,農委會也要求施藥十四天後才能進行翻耕與插秧。鄒慧娟強調,「我們的農藝專家在開會時有提醒,要注意水溶性的問題,而在向農民宣導時,也要呼籲農民保護作物和環境。」

不過,農民的用藥態度、施藥方法,讓曾德賜很不放心:「農藥管理才是最重要的事,現在的植物醫師法沒有動靜,每個農民在田裡用藥,到底安不安全、有沒有效果、是不是白花錢?會不會害人害己?」

固殺草水溶性高 恐影響水生環境生態 魚蝦青蛙都可能被影響

除此之外,曾德賜更擔心固殺草水溶性高,對水生環境造成衝擊。他解釋,一旦下雨或農民要灌溉田地,固殺草會跟著水跑到周遭環境,蛤、蚵和特定魚蝦種類,都有可能被影響。曾德賜說:「有固殺草成分的水,水蚤鐵定一下子就被幹掉!」

「政府如果要以固殺草取代巴拉刈,還是要思考清楚,其實固殺草真的不比巴拉刈友善。這是蒼生百姓的事,不是只有農民的事。」曾德賜語重心長,下了這個結論。

除草劑固殺草有移行性,對水中生物會造成影響(攝影/張良一)

為禁用除草劑用於紅豆,農委會曾大力推替代資材

除了已禁用的巴拉刈及即將開放的固殺草外,紅豆落葉其實還有其他選擇。過去為鼓勵農民不使用除草劑當紅豆落葉劑,農委會在2016年4月12日增列「52%氯酸鈉溶液」核准使用在紅豆落葉用途,在紅豆植株豆莢成熟度達八、九成以上,農民可選擇日照充足的晴天,使用氯酸鈉以達到枝葉乾燥的效果。不過,當時氯酸鈉價格高於巴拉刈2到3倍,又要等待10到14天的時間,農民接受度不高。

後來,藥毒所經過三年研發,在2018年推出壬酸,農委會將壬酸視為取代除草劑用於紅豆的明星產品,不僅推廣時期免費讓農民使用,更提供每公頃三千元的補助金鼓勵農民嘗試。跟巴拉刈比較,壬酸毒性低、植株乾燥只需要一周,屬於除草劑界的安全資材。

但是使用壬酸會有強烈酸味並持續數天,再加上藥毒所初期配方乳化效果不佳,導致農民抱怨。藥毒所生物藥劑組與農藥化學組組長謝奉家解釋,現在乳化問題已經解決,2019年年底有跟農民合作,利用無人機噴灑壬酸原液,只要噴灑均勻,效果都很好,「農民沒有不滿意的。」

農推人員:氯酸鈉和壬酸 需要耐心推 撐不過去就是走回頭路

謝奉家表示,壬酸是新產品,已經有29家業者推出壬酸,不過原料都是國外進口,希望台肥發展自製能力,強化壬酸的市場競爭力。「跟老農比較,青農對壬酸的接受度比較高,在全面推廣的時候,很需要第一線人員詳加解釋。」聽到衛福部已經公告固殺草容許量的消息,謝奉家表示,他並不清楚此事,不過,「壬酸的研究試驗計畫,都一樣會持續進行。」

一位不願具名的農業推廣人員表示,如果硬要跟巴拉刈比,沒有一種落葉劑能比得上,可是政府要堅持,也要給農民時間適應。如果在禁用巴拉刈後,下一季紅豆又還沒有種植、採收前,就宣布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的殘留容許量,「這不就是走回頭路,棄氯酸鈉、壬酸不顧嗎?」

他一再強調,「政府要給研究人員時間改良,也要給農民時間摸索,而這段時間,政府的責任就是要撐住,只要撐過去,國內紅豆產業就有轉型機會。」(文未完,請繼續閱讀)

系列報導:

《除草劑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系列報導

延伸閱讀:

巴拉刈斷捨離,快來認識壬酸除草劑!到底怎麼用才有效?農友專家田間實務分享

禁用巴拉刈衝擊紅豆產業 農民拚轉型 安心契作找出路

寸草不留 ─ 除草劑過量衝擊土壤生態  增罹癌隱憂

中國農藥商砸錢狂銷 各家跟進,買除草劑固殺草送電動機車電視機,專家憂過量使用


【本系列報導由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