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簡國書
茶油蔥醬 攝影/簡國書

春.味.漬慢-適合緩慢開始的春天

男兒當「漬」強。可惜我的醃漬技術,僅在幼幼班階段,需要發酵長期等待的避而遠之,因個性急,漬男不想虛擲光陰在挽不回的醬缸上。所以我的漬強信念只有四路:油、鹽、醋、糖。

,無時無刻都身心懶散,凡事只想慢。節氣已過驚蟄,我跟我的貓還在一事無成中。農曆年後我的體重災後復原一籌莫展;長一歲的貓沒有更懂事,上桌偷食的項目從虱目魚肚、滷五花肉、奶油麵包……變本加厲到炒豆干也好!

每每提不起勁做事,但只要走進廚房洗洗切切,慢慢做點醃漬小物,最能回神強精,所謂男兒當「漬」強。可惜我的醃漬技術,僅在幼幼班階段,需要發酵長期等待的避而遠之,因我屬猴,個性又急,漬男不想虛擲光陰在挽不回的醬缸上。所以我的漬強信念只有四路:油、鹽、醋、糖。

胡蘿蔔葉、洋蔥葉既來之則醃之

初春時日友人分贈郭大哥農場的帶葉洋蔥胡蘿蔔,葉比根莖長,整株快二尺!不在產地,一般市場很難看到這般蔬果全貌。既來之則醃之,才不枉費農人辛勞,橫心就把它們斷頭!切下胡蘿蔔幼綠長穗的葉,它的氣味我一時沒有把握,就來改味製成雪裏紅,灑鹽輕揉菜葉封裝冷藏兩天,只要有雪菜,肉絲麵就會是接下來的方便菜。洋蔥葉長得跟大蔥有八分神似,切下連薑絞碎加鹽調味,再淋上燒熱的苦茶油即可封存裝罐。這味茶油蔥醬百搭海陸燒烤,保證一罐挺您橫行江湖。

攝影/簡國書
攝影/簡國書
攝影/簡國書
攝影/簡國書
攝影/簡國書
攝影/簡國書

南部的臭屁農夫發哥給我一箱青澀棗子。他的蜜棗可是頂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但這箱都未熟!農人通常為了讓養分集中,果實更甜美,會預先摘下過多的澀果。發哥常覺得我無所事事,來電若三響內接話,他的問候就是:你很閒吼!所以他計畫栽培我,給我一箱無用的棗子叫我想能做什麼?我用谷歌大神找到蜜漬柑橘的做法,每天將棗子泡煮在糖漿中20分鐘,連續四天之後變成口感Q甜的糖漬棗子,無用之物轉澀為甘,取名「棗到幸福」。只是小棗子一顆顆去皮真是痛苦,一箱削完我的手指掛彩斑斑,毫無幸福感可言。

攝影/簡國書
攝影/簡國書

漬男逛市場也有難言之隱,愛買各種香料葉(九層塔、薄荷、紫蘇等),通常花10元買回一大把真的用不完,總不能用九層塔打精力湯給客人喝。綠手指友人輕言:那很容易栽,你自己種不用買啊……。完全是屁,種什麼死什麼就是我的人格保證!我曾透過契作模式,請友人的幫傭在陽台幫我種香料,每次取件不論多寡均奉上紅色紙鈔一張聊表謝意,後來作罷不因資金短缺,實為了一把香料常常橫跨半個市區取件,有點蠢。

植物香氣與漬物總在我的春天頻頻出現

春天用紫蘇很是提神,但問題總要解決。後來我想到乾燥花的做法,一把紫蘇洗淨後倒吊脫水,風乾至酥脆後丟入調理機粉碎成末,紫蘇粉比海苔粉的戲路更廣,最美妙的是大把葉子粉碎之後體積剩下一點點。屢屢有人聽聞後拜託能否見識一番,我總要像毒販驗貨一樣,用小刀尖刮取微量,放在鋁箔紙上讓大家晃腦聞香。

想想,台灣一年四季中,我貪心偏好冬天的蔬菜、秋天的海鮮、夏天的水果。咦,春天呢?老實說,春季時分腦袋似醒未醒,僅有吃食讓我稍稍開眼(我的貓則是一年四季始終如此),沒印象春天有什麼食材能讓我迷戀。後來察覺,植物香氣與漬物總在我的春天頻頻出現(感慨呀,何不是愛情!)。推測可能隨著氣溫漸暖,我的胃偏好清爽漬物多於濃厚的湯滷菜色;香味,則來自於春暖花開的各式植株準備招蜂引蝶,也讓取而食之的人類醒腦開脾。想到這裡,覺得春天好像也不賴。腦醒之際,憶起了一句有點年紀才懂的廣告台詞:漬男就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