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Olbee
插圖/Olbee

起落

生物與生物或生物與環境間的微妙平衡比完全靜止的水面還難以維持,完全經不起一絲風,一滴雨的侵擾,何況,隨時撞過來的可能是一場毀滅似的衝擊。生命的奇蹟或恩典,其實都在等著四面八方悄悄掩過來的肅殺之氣。

海面波折,疊高的峰浪後頭,始終陪著盪底的波谷。

妳懷裡的微渺生命跨過寒武紀前後,如開了竅,爭先恐後勇於嘗試,不斷聚合、複合,大爆發似的讓生命朝炫麗繽紛的方向縱身奔馳。如得了指令,聚合的每顆細胞各有職司,分別、分工,但念頭一致如妳心思,各自善用開了光的眼,趴著妳的海床紛紛抬頭望向妳開闊且遍灑亮顫光絲的天空,想望如何以更立體、更細緻、更自由的複合體生命,遍游妳恢宏懷抱裡的每個角落。

近四十億年的用心和經營,自荒蕪火焚如地獄光景一路走到如今生命繽紛熱鬧欣欣向榮,妳心底清楚,生命衝撞開來的大爆發景象,可能只是漫長坎坷路上曇花一現的片刻榮景。

插圖/Olbee
插圖/Olbee

天道若一把尺,時刻丈量著生態平衡

衝高而後趨緩而後跌落而後重新開始,這道生命波折起落的曲線,無比柔美,卻無比殘暴冷酷而且無可豁免。

妳開展胸襟無論如何浩瀚與包容,仍然自持有限,那道宿命曲線上的所有轉折點,災難環伺如影隨形。天道若一把尺,時刻丈量著生態平衡,也像一把快刀,隨時就要來劈砍滿溢的和過度的。如無常風雨中的敏感天平,一旦傾斜,都可能是一場覆巢似的災難。

太平一段日子後,各種生物大量繁衍,彼此競爭食物,競爭生活空間,強者必要更強、更悍,弱者隱遁或從此退出舞台。生物與生物或生物與環境間的微妙平衡比完全靜止的水面還難以維持,完全經不起一絲風,一滴雨的侵擾,何況,隨時撞過來的可能是一場毀滅似的衝擊。生命的奇蹟或恩典,其實都在等著四面八方悄悄掩過來的肅殺之氣。

悄悄靠過來的隕石撞擊,或大規模火山噴發,源源不絕的有毒氣體將懸天瀰漫,溫室氣體改變了原來的溫室效應,氣溫可能不合理拔高或重摔,一降雨,便是腐蝕生命根本的超級酸雨。可能日曬周期偏差,可能板塊位移改變了妳慣常傳輸熱能的海流,而讓寒天凍地的冰河期忽然降臨。也可能某種生物讓某種氣體濃度驟升或驟降,導致氣候異常。砍來的任何一筆刀氣,都能讓悠悠一段時日的太平盛世嘎然終止。這時,你懷裡泰半生命將與妳永遠道別。

大災難,大滅絕,也是清理或調節

環境無常變動,妳只能對依存於妳褓抱中的大小生命說:「地函仍然火爆,地殼仍不安穩,何況浪子般四處亂飛的隕石,災難不曾停過,考驗不曾鬆手,我只能以豐沛的水液,以深度和廣度來稍稍隔離異常的燠熱和冰寒,你們啊,奮進以外,潛伏的耐性與盤實韌性的體質也是必要的修為。」

大災難,大滅絕,換個角度看,也是清理或調節。讓某些稱霸一時的優勢生命集群滅絕,讓原本隱遁的生命不再有天敵逼迫,並得到快速開展生命的生態空間,直到下個被取代的災難降臨。

爆發,滅絕,再爆發,再滅絕 …… 災難的變因多端無從歸納為可以遵循的法則,妳看著這些起落,生與滅,如緣盡緣起,無以置喙。
生命來來去去,無奈放手、鬆手之際,你仍然守住最原始的單細胞藻類為基礎。守住根本,苦難使妳明白,最簡單的生命往往最耐得起無常起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