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Olbee
插圖/Olbee

慾望

這次,妳孕育的魚類,不僅榮耀母體,還跨界限、跨領域,大舉爬上陸地,飛到天空。妳的子女們遠離妳的懷抱,飛奔到妳只能遙望與祝福的不同空間去發展。

比遍布大海角落於前寒武紀時代擅場的單細胞菌、藻類,當時,妳懷中單細胞生命衍生出無比龐大的量能,如此量能提供了單調生命有了聚合、複合、堆疊的厚實發展機會。而如今,大約三十億年前的古生代中,生命演化策略以展放取代縮躲,一一脫殼而出。魚類以趨近完美的移動能力、流線身型及抗災難的存活能耐,現身在妳懷抱。

繁衍策略得當,你們又緊緊把握了環境致命起落的平靜空檔,快步如飛,妳懷中的魚兒,趁機繁衍出無比龐大的數量,再次紮實站穩了生命大步飛奔的根基。

插圖/Olbee
插圖/Olbee

發揮得淋漓盡致的生命外向探索根性

生命其實頗為無奈,很多時候只能隨機。不合時,姑且低調維持生命等待機會,一旦節拍對了,則盡所有能大鳴大放。生命發展到了這階段,已學會保留彈性,隨時準備好,以各種姿態、各種形式來擴張生存機會與生活領域。

好久好久以後回頭來看,這次,妳孕育的魚類,不僅榮耀母體,還跨界限、跨領域,大舉爬上陸地,飛到天空。妳的子女們遠離妳的懷抱,飛奔到妳只能遙望與祝福的不同空間去發展。

然而妳的設想中,生命發展的目的從來不為了擴張管轄,也不為了統領世界。當子弟們跨線越界發展,妳了然於心,喜悅的是被你們發揮得淋漓盡致的生命外向探索根性。不明白的是,歡喜中,妳竟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一股濃得無法排遣的憂傷自遠方滾滾而來。

妳安慰自己,希望只是反差心理作用而已。這不就是妳歷經雪火鍛鍊數十億年後還持續留存在心底的生命夢想藍圖嗎 — 繽紛多樣,同生共榮。

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妳又何以悲傷。

妳告訴自己,未來的就交給未來吧,來專注的看看這些懷抱中優游的魚兒們。

用一輩子的能量累積 成就一場孤注一擲的情愛

妳的深廣體液,給了魚兒們廣泛散布的空間以及大量繁殖的方便。生命發展數十億年後,到了魚兒這個階段,生殖已變得跟食物的獲取同等重要,為的都是生命的延續。差別只在食物的獲取如此切身實際,有得吃就活得下去,但生殖除了慾望外,目標比較是為了物種、為了基因的遺傳與永續。

水域環境讓你們發展出一套生殖策略,當作愛與吃飯一樣同等重要,你們設法讓性慾和食慾同等誘惑。

想想這樣層度的慾望,得打破多少「合理」。

沒有空間限制,沒有時間限制,性別可以看需要調度,性成熟時機可以機動調整 … 讓一輩子生命除了獲取尋常食物以外,就是用一輩子的能量累積來成就一場孤注一擲的情愛。

幾分像植物的花季,一起盛放,不浪費太多能量在無謂的追逐、競爭和搏鬥。這是一種繁殖的競合策略,時機到了,讓每個個體的所有慾望集體恣燃,將一輩子累積的所有精、卵一次排放。

一時之間,大量的精、卵在水液中如濃煙瀰漫,充分瀰漫在妳方便的體液中無盡纏綿。

這是一場生命的完整釋放,不顧一切且毫無保留,慾望的烈火通身焚過魚兒們的脊骨筋肉,不留一絲一毫的傾洩、傾倒,以肉身、以靈魂,以每一寸和每一滴,不留任何餘地的一場集體抽搐與顫動。

你們要的,不是裂解般一分為二,你們累積一輩子的飽滿慾望足以化作千、萬。好像這輩子生命即使中止在這一刻高潮也在所不惜。
之後,妳懷裡如雲朵斑塊一團團都變了顏色,新生魚兒團團裊裊在妳懷中密密麻麻四處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