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李盈瑩。

當鴨子與雞成為親密手足

鵝、鴨喜歡玩水,一個性格兇、一個腿短呆萌,火雞身型大,求偶起來模樣嚇人,當這群無論在外型、大小、習性都相異其趣的家禽混養在一起,究竟會迸出什麼火花?

子有情,禽鳥的銘印效應不容小覷,初生之時睜眼躍入瞳孔的形影,成了童年最親密的手足。

攝影/李盈瑩。

生活於農村的養雞散戶,有時會在雞群中混養幾隻鵝、鴨、火雞,其中鵝對於雞舍還有守衛防盜的功能,若有蛇鼠、野貓野狗闖入地盤,天生敏感的鵝就會群起聒噪,伸長脖子作勢要攻擊。

鵝、鴨喜歡玩水,一個性格兇、一個腿短呆萌,火雞身型大,求偶起來模樣嚇人,當這群無論在外型、大小、習性都相異其趣的家禽混養在一起,究竟會迸出什麼火花?

住在家附近一對經營民宿的年長夫婦,除了散養近五十隻雞,也同時飼養火雞、綠頭鴨,年逾六旬的張大姊說她從三十幾歲就開始養雞,飼養家禽是她的嗜好,每日必定要餵上四、五回,傍晚雞群歸巢前一定要確認每隻家禽的嗉囊都圓滾鼓脹才能安心,對照每日僅在早晨餵雞一回的自己,突然想起網路流傳的金句—「有一種餓,是阿嬤覺得你會餓。」

雞鴨群體感強烈 打從出生那刻就自動分群

被悉心照料的家禽從來不愁吃食,但因夫婦兩人園子裡的公雞一時吃不完,公雞總數來到十隻左右,每日總會上演你追我跑的遊戲,當有一隻公雞追著某隻母雞欲交配,其他公雞就會起鬨似地群起直追;或是另一頭黑羽火雞正開展牠驚人的翅膀,對母雞跳起求偶舞;某日,農莊唯一的綠頭鴨搞失蹤,午後當牠流浪回來,公雞立刻跳上母鴨背部作勢交配……。在我範圍不大的側院裡,最多曾飼養十二隻公、母雞,後來僅保留三隻母雞作為日常雞蛋收穫用,大概習慣了雌性之間一派溫和的氣息,每回見到鄰居雞舍的追逐大戰,仍感吃驚。

攝影/李盈瑩。

「為什麼就只養一隻鴨子呢?」原來數個月前,張大姊將母雞下的受精蛋分成三批次送往市區的孵蛋店,每批相隔一週,當準備取第二批雞時,老闆娘不知從誰那裡孵出了一隻小鴨,便送給張大姊一塊照料。有趣的是,這三批相隔一週齡的幼雛,打從出生那刻就自動分群,各自吃飯、睡覺、玩耍,彼此還有不同的夜棲位置,傍晚若張大姊將其中一隻拋錯雞舍,牠會低著頭奮力衝回自己所屬的群體。

農莊的雞舍蓋在湧泉水渠上,讓夜棲的雞隻糞便自然掉落於溝渠裡。每晚入夜後,當綠頭母鴨所屬的「第二小隊」一一跳上棲架就寢,鴨子就獨自窩踞於雞舍下方的水渠岸邊,在精神上與牠的兄弟姊妹同在。天方亮時,張大姊備妥碎米飯,未被關在雞舍的小鴨其實可以搶頭香的,但牠總會耐心等待張大姊將雞舍柵門打開,等牠的雞哥雞姊全衝出來了才一起去吃。

鴨子有情,禽鳥的銘印效應不容小覷,初生之時睜眼躍入瞳孔的形影,成了童年最親密的手足。這樣的情景一直延續到雞鴨約莫二十週齡,分群的界線逐漸模糊,取而代之的是公母雞的性成熟、交配的念頭、族群的繁衍大事。

(本文轉載自《養雞時代:21則你吃過雞,卻不瞭解的冷知識》,引言與小標為本刊所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9348?sloc=main
  • 書名:養雞時代:21則你吃過雞,卻不瞭解的冷知識
  • 作者:李盈瑩
  • 出版時間:2020年2月
  • 出版社:玉山社

 

新書發表會

  • 時間:3月8日(日)下午3點
  • 地點:水牛書店(台北市大安區瑞安街222巷2號1樓)
  • 主講:李盈瑩(本書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