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古碧玲

春之巡禮

之前苦求不得的日照而今輕巧斜入,滿園糝上一層金粉。瑪格麗特花苞爭相露出,粉色小傘朵朵撐開,不起眼角落因此光彩。紅鶴油亮、聖誕紅持續鮮豔、黃金絡石新葉轉紅。年前非枯即爛的非洲菫此時繁茂,花心隨著來電觸鬚一根根挺出,紫紅、藍紫色花噗哧笑咧開來。

冬衣仍不離身,腳步如常於河畔去來,抬頭看楓香枯葉還掛枝頭,驀地見著路邊緋寒櫻盛開!此驚非同小可,春之電源開啟,心情目光跟著調轉至熟悉頻道。

先至鄰近日式透天厝庭前,瞧看心儀那株櫻開得如何?前年暖冬不適合吐蕊,去年夠冷總該恢復往昔水準!殊不知風土機緣哪裡不對,只見她氣色姿態不復當年,徒讓一旁九重葛笑鬧牆垣。

這回失落須等明年,趕忙快步繞至對岸看望轉角那株櫻,欣見紅艷滿樹,當下便替她打了滿分。憑依印象繼續走,如勘查員到處尋探。梅花已成青果,旁側那株河津櫻高不及人花開九成,生命力飽滿,不可小覷。目光於樹間流轉,哪兒色彩崢嶸,注意力便往哪裡集中。

新大樓前那排櫻樹花開零星,中醫診所前的庭園粉白紅櫻也不好看,到訪時機不對,還是花開節奏已被打亂!春之巡禮不見得歡喜,回到家中,自客廳窗戶外望,竟見對鄰櫻開熱鬧,呵,十多年不曾看好的植栽漸入佳境,生命轉變自有契機,值得期待!

春泥暖熱,生機復甦

櫻花退場,春意仍濃。夜鷹入夜飛鳴,黑面麻鷺不甘寂寞咕咕傳響,往昔於河邊聞著的叫聲今在耳邊,四圍生意勃發。院前及陽台寂冷的土壤似也暖熱起來,忍不住要到園藝店一趟。

苗栽擠滿架上,迅速被拿走重又補上,客人推車於園圃中積極轉繞,取回一盆一株,生活便將有新的景象。沉潛的熱情回返,各種喜好躍動──仙客來雅致、麗格海棠華麗、粉蝶花、鼠尾草、西班牙薰衣草……,橘黃白紫各有質性;另一頭石斛蘭、口紅花、螃蟹蘭堆滿;金鐘花、荷苞花姿色喧嘩,愛花慾望全然被撩動。我於花間行走一回又一回,理智與情感相互說服,放下拿起,取捨反覆。

攝影/古碧玲

裝載滿車,欣喜將之搬至院子,這才發現日前還枯醜的玫瑰吐出新葉,茶花緊閉的花苞也已鬆口,荒涼中庭瞬間熱鬧,新舊花木相遇,須得妥善打理新的秩序。

之前苦求不得的日照而今輕巧斜入,滿園糝上一層金粉。瑪格麗特花苞爭相露出,粉色小傘朵朵撐開,不起眼角落因此光彩。紅鶴油亮、聖誕紅持續鮮豔、黃金絡石新葉轉紅。年前非枯即爛的非洲菫此時繁茂,花心隨著來電觸鬚一根根挺出,紫紅、藍紫色花噗哧笑咧開來。新娘禮服的青綠葉脈參雜著粉色,浪漫吐出星點小花,歌頌禱念這溫馨時刻。

美麗與誠意持續匯集

茶花接連開出,矜持數月的花苞此時隨和。喬伊、斯貝蒂、九曲和天香……,存在心底的嬌媚名字一一喚出,舊雨新知,漫長等候此刻豐收。滿滿歡喜匯集成正能量,闊綽之餘便猶豫著該讓她綻放枝頭或者摘採供瓶。

閒置多時的碟子此時派上用場,一花一席,如后妃般雍容,嫻雅呼吸,展示榮寵及堅忍後的富麗。白花清芬、粉紅嬌豔,黃與紫巧遇,玫瑰與茶花相逢,自庭外至茶几案上共組春之舞曲。

家裡的太平洋鸚鵡正換羽毛,花崗岩地板四處有牠的行跡,架上新擺一盆白底紅粉蝴蝶蘭,端莊盛開,如年輕藝妓排坐整齊,聚光燈打亮,昏暗室內於是有了想像舞台,連綿笑語一幕幕演出。小鸚鵡於下方好奇觀望,癡迷陶醉,卻忍著不敢撲飛上去。

屋裡外鳥語相應,嘎嘎吱吱呼呼啁啾,彷似叫嚷著春的訊息。雲在天上,霧露匯集,眾人渴求的雨絲於乍暖還寒間遲疑。誠心禱念一切均安,心情放鬆,雨便於夜裡淅淅瀝瀝下了起來。

氣候轉變濕與乾,之前的錯誤如今調順。清晨醒來想到庭前花開,渾身便活力起來。春天是上天賜予萬物的厚禮,仙人掌也會開花的季節,讓人如何不興奮!

攝影/古碧玲

前兩天散步河邊,正好遇著附近療養院集體推送老人家出來曬太陽,紅磚步道上絡繹著悠緩腳步,細語問候或只是陪伴,一張張蒼白臉色照見天光,血色似乎重返。抬頭望,楓香枝頭綠葉遮滿,視野一片清新。路邊櫻樹也長出嫩葉,美麗沉寂,生命持續……。

推薦閱讀
攝影/江冠明
海的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