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陳翠玲

小蒼蘭是這一季院子開的花

必須靠著氣味吸引蟲子的白花香氣通常特別濃郁,但院子的小蒼蘭很特別,我多年來觀察發現,金黃帶橘色的小蒼蘭竟比白色的花香味更濃。而往來的人淡泊圓融少取,宛若暗香浮動的小蒼蘭…。

攝影/陳翠玲

小蒼蘭今年開早了,植物總是如此,當你不經意時,便悄悄冒出新芽或抽出花穗,院子裡的小蒼蘭有兩種花色,白色品種的花會先開,接著開金黃色帶橘的花,植物的生存機制通常是白色的花,不論是香味或臭味,味道總是特別的濃郁,原因是白花顏色較不能吸引昆蟲來傳播花粉,必須靠著氣味吸引蟲子,蟲子往往在很遠的地方就能「慕香而來」。氣味因此就成了吸引昆蟲的關鍵。

但院子的小蒼蘭很特別,我多年來觀察發現,金黃帶橘色的小蒼蘭竟比白色的花香味更濃。

小蒼蘭本色即素 惦惦地香息流動著

一位同事,剛離校投入職場,對於教育及教養很有想法,很多時候讓我覺得她真是一位好老師,年紀輕輕的卻有一顆老靈魂,我們常常聊天,記得她要離開小島的最後一次散步,我們聊到了「正直」,聽起來很嚴肅,但都是我們生活場域中「教與學」的日常,但遇到困境時,發現靠本能活著卻是最輕鬆。而她的聰慧圓融,有時比我莫名的執著性格,有更多面向的成熟穩重。

小蒼蘭花開時,我摘了素白小蒼蘭給她禮佛,她常常喜悅,想必是滿室的清香與佛光,法喜充滿。之後,我每年這個時節我都送院子裡的小蒼蘭給她,她每次收到花,總是笑的很甜,將小蒼蘭瓶花放在辦公室櫃檯上,淡淡清香在空間流動,十分舒服。

攝影/陳翠玲

有一次我到台北建國花市,發現小蒼蘭的花色還真多,花色豔麗閃耀的花朵,跟熙來攘往的人潮一樣的喧嘩熱鬧,若與小島院子裡的小蒼蘭花色相比,正如一首歌唱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我想精彩是真的,但無奈?應該到處都有吧!小蒼蘭的別名香素蘭、素馨蘭,想像中素色的花朵是最適合這個名字了。

安靜地凡事少取 脫俗不喧嘩一如素馨

一位年輕藝術家來島上開展。

跟同好說,今後,做一個用藝術來支持藝術的人。

藝術家借住家裡女兒房間,女兒出外求學的日子已快超過住這房間的日子了,房間成了是她老爸藏酒的地方,老爸囤好酒,再用好酒交好友。

年輕藝術家生活非常簡單,行李箱中只有必要物品,毫無長物。

一天,孩子的爸跟我說,妳有新的牙刷跟毛巾嗎?可以幫年輕藝術家換一下嗎?其實,我早就注意他的牙刷及毛巾,早該換了。 我拿出牙刷及毛巾,小心翼翼的說:「這些都是我們多的!」

當他離開時,我到房間整理,新的毛巾及牙刷,安靜的躺在書桌上。

攝影/陳翠玲

前幾天,與孩子的爸一起觀賞線上影片《一輪明月》,本片為弘一大師傳記電影,成為「弘一」的李叔同,俗裡俗外都是名人,好友夏丏尊見弘一與眾多和尚擠在一間禪房裡,然後於河邊採水,以鮮竹漱牙,毛巾破如抹布。夏丏尊要給他換一條新的,弘一說:「哪裡,還受用著哩,不必換。」

看到這一幕,我跟孩子的爸說,「這不是……。」

藝術家離開小島後,小蒼蘭就開了,在院子一隅,靜靜的開放。

有線形葉的小蒼蘭跟鳶尾花是同一科,穗狀花序非常特別,一穗上有5~ 7朵花,從接近花梗基部的花先開,依序地開,先開先謝,約莫瓶插有十天的壽命,在這個時節,小島的天氣瞬息萬變,有時鋪天蓋地而來的霧,鎖住小島,不一會兒,北風入侵吹散的霧霾,溫度驟降,常常收起來的棉被又搬回眠床上。

坐在院子賞花,小蒼蘭的清新脫俗、暗香浮動,靜靜的不喧譁,常常能安撫了躁動的心。

上一則
春之巡禮
推薦閱讀
野禽與家禽的菜園進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