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蛋雞產業守舊停滯,多靠老人工苦撐雞寮

清晨 4 點,太陽還沒升起,年過 70 的阿水已起床,簡單吃了點粥就來到雞舍撿蛋。拉起藍色帆布,進入眼簾的是層層堆疊的格子籠,籠裡是一隻隻老母雞,每籠擠了兩、三隻,最下方是堆得高高的雞糞以及一地雞毛,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阿摩尼亞味。

阿水戴起手套,一一把雞蛋撿到籃子裡,40 年來,他的每一天都是這樣開始。

阿水的雞舍多年未更新,只搭個鐵皮浪板屋頂,兩排雞籠中間是露天狀態,外頭的鴿子、麻雀常常飛進來偷吃飼料。如果颳風下雨,就把藍色帆布放下,有次颱風來,他跟妻子兩人簽完孩子的聯絡簿就趕到雞舍,用膠布把帆布縫隙貼起來、把流進雞舍的水用桶子撈出,一整晚都沒休息。

全年無休的阿水,本來飼養 2 萬 5 千隻蛋雞,因體力大不如前,減少至 1 萬 2 千隻。他嘆道:「養雞很辛苦,再養幾年,我就要退休,把雞舍拆掉。」即使有三名子女,他也不准孩子接班。

傳統開放式雞舍相當老舊簡陋(攝影/林怡均)

蛋雞產業體質羸弱,十年來蛋價幾乎沒漲

阿水的狀況,是國內許多蛋雞場的縮影。傳統式的開放禽舍陳舊髒亂,難防野鳥自由來去,若帶來病毒,格子籠蛋雞密集飼養,一有疫病就迅速傳播。蛋農本身則是高齡化嚴重,只能維持小規模雞舍,根本不可能更新硬體設備。

台灣人平均每人每天吃一顆蛋,雞蛋自給率高達 99%,蛋雞產業卻是停滯已久。不同於肉雞飼養多已建置現代化養雞場,蛋雞產業只有少數具資本者興建大場、甚至做到產銷一條龍,然而許多小型蛋雞場的狀況,跟數十年前沒有兩樣。

蛋雞產業的發展遲緩,從統計數字可見端倪。據農委會資料,2020 年國內年產 81.7 億顆蛋,產值 214 億元。數據往前推十年,2010 年產量 66.8 億顆,產值 172 億元。每顆蛋的價值,從 2.58 元變成 2.62 元,十年竟然漲不到半毛錢。

蛋雞產量節節上升,產值卻沒成比例增加,2020 年養雞數量是歷年之最,產值卻還比前一年衰減。蛋雞產業正如同老母雞,拚命生蛋,身體卻老邁衰弱,不堪一擊。

高密度飼養風險高,影響防疫、管理、生產效率

蛋雞養殖方式可粗分為籠飼、平面飼養及放牧,畜牧處表示:放牧雞占 0.3%、平飼雞 1.3%、豐富籠 2.3%、其他 96.1% 都以格子籠飼養;若依養殖環境,可分為傳統開放式及密閉式,其中傳統開放式雞舍約佔 85%。傳統開放式雞舍多為一層樓的磚瓦建築,兩側有活動式帆布,夏天會作為防曬、冬天則用於防風,雞舍內有成排的三層式雞籠,兩排雞籠間則留有走道。

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名譽教授、台灣飼料工業同業公會顧問兼飼料研究小組召集人許振忠指出,傳統開放式雞舍只有帆布遮風避雨難保溫,雞隻易受氣候環境影響,天氣太熱或太冷造成緊迫,就會影響產蛋效率。

更嚴重的是,開放式雞舍易有其他鳥禽駐留,若帶來病毒,蛋雞就容易感染疫病。再加上台灣國土面積小,整體養殖密度高,一旦出現疫情,更容易擴散。

飼養密度高兩分成兩方面,一是養雞場座落的密度。雞蛋大縣彰化的蛋雞場數量佔全國 43.55 %,一個縣內就有 895 個蛋雞場,其中芳苑鄉有 382 場,二林、大城、竹塘也都有上百場,雞場之間往往僅數百公尺,是名副其實的雞犬相聞。

另一是單場的飼養密度亦高。一個格子籠約 A4 大小,內養兩、三隻雞。籠子有上中下三層,養五千隻雞只需要 150 坪面積。農委會統計,蛋雞每場飼養規模約兩萬隻,兩分地就綽綽有餘。

國內蛋雞產業有 96% 以上是格子籠,雞舍為傳統開放式,兩旁有活動式帆布(攝影/林怡均)

「老中青混養」難消毒,雞舍成病蟲害淵藪

除了養殖密度過高,台灣的蛋雞「老中青混養」現象,也是雞蛋經常出問題的原因之一。

一隻蛋雞從出生、產蛋到淘汰,壽命約兩年,同一棟雞舍內通常會有不同週齡的母雞,俗稱「老中青共處一室」。「青」指的是還未到產蛋週齡的蛋中雞,「中」指的是產蛋高峰期的成雞,「老」則是已過產蛋高峰、將迎來淘汰的老母雞。雞農平均兩個月會購入一批新雞,產蛋效率下降的老母雞會慢慢淘汰。

東海大學畜產學系教授陳盈豪指出,老中青混養的最大問題,就是雞舍內永遠有雞,無法徹底清潔消毒,因為蛋雞產蛋期間禁止用藥,長期下來導致環境髒亂,更容易滋生傳染病。

陳盈豪進一步解說,不同週齡的雞身體狀況不同,例如隨著雞隻的性成熟程度,必須調整光照時間,或是老母雞的鈣吸收效率較低,飼料中要多放一點鈣。把需求不同的雞隻一起養,飼養方式無差別,產蛋效率就會被影響,而若要細緻化、差異化照顧,又會增加成本和人力。

蛋農老化,飼養心態被動

蛋雞產業不只是硬體老舊,飼養心態也十分傳統封閉。年長雞農養雞的心態,就是「賺個老人工」。

70 歲的蛋農永伯說,當了 30 年里長,他沒參加過任何村里活動,每天都忙著養雞。同村裡養雞的農民多半年過 60,春節後難得聚在一起聊天,記者問起有沒有想改建雞舍?密集飼養是否對雞隻健康不太好?剛滿 61 歲的雄哥只是聳聳肩,「牠們還能繼續下蛋就好了。」因為改成平飼或放牧,養不了幾隻,收入會減少,且現在場內一萬隻蛋雞若要改成密閉式雞舍,估計要一千多萬,「沒錢啦,有這些錢我馬上退休不養了。」

許振忠直言,國內雞農多半年事已高,秉持的心態往往是「再養也沒幾年,這樣就好了,幹嘛要再花錢?」對於雞舍和設備更新的意願很低,也難以接受新觀念。

蛋農也早就習慣「賣蛋不用思考」,覺得自己無力改變現狀。雞蛋銷售長年採「包銷制」,蛋商和蛋農契養,蛋商收走蛋農全部雞蛋,「蛋農其實沒有說話餘地,」陳盈豪表示,單就銷售來看,雞農飼養是非常被動的,現在價格好就增養,但半年後價格不好又減養,飼養完全跟著價格走。

然而飼養成本逐年上漲,蛋雞產值卻沒有提升,表示成本沒能反映到售價上。養得越多的蛋農越依賴蛋商,為確保無論價格如何波動都還有利潤,只好增加飼養隻數來攤提成本,進而讓產量不斷提高。然而禽舍面積有限,飼養隻數增加意味著養殖密度也提高,疫病風險更大,生產過剩又讓蛋價下跌,變成惡性循環。

蛋雞產業體質老邁,從人力到設備皆然。(攝影/林吉洋)

官方對策難執行,產業進展如牛步

種種複合因素疊加起來,整個蛋雞產業就像被關在難以掙脫的格子籠裡,眼見四周雞糞越疊越高,卻沒人有能力清理。

當樹木都枯槁,一點火苗就能引發森林大火。2017 年陸續發生戴奧辛芬普尼毒蛋事件,引發社會動盪,2019 年蛋荒則因馬立克疫苗出包,禍及 50 萬隻雞,蛋價飆漲到史上新高。今年則因飼料價格上漲、禽流感蔓延到上游的中雞場,缺蛋再度成為輿論焦點。

每次風波之後,政府都會提出因應對策,可惜進展如同牛步。最近的缺蛋事件,農委會提出七項措施:凍漲解封、給予蛋雞農每台斤 3 元的生產獎勵、蛋中雞代養補助每隻 25 元、成立雞蛋調度平台、補助蛋農及通路業者興建冷鏈設備,以及鼓勵產地新設洗選廠,並設置堆肥場解決禽糞問題,提升基礎禽舍建設。然而,與過去政策比對,洗選蛋、冷鏈設備補助等措施已是老招,幾年下來未能對蛋雞產業有所提振,更別提洗選和冷鏈有諸多爭議仍未解決

以最根本的提升基礎禽舍建設來看,農牧用地有法規限制,雞舍改建、飼養規模改變都要重新申請牧場登記,據產地雞農經驗,流程常常耗費一年以上,相當麻煩。而且雞舍翻新需要大筆資金,即便有政府補助(註),農民還是不想背負鉅額貸款壓力。政府一再祭出重複的措施,顯示這些政策過去窒礙難行、農民接受度不高。

老化的蛋雞產業已經欲振乏力,雪上加霜的是,每年冬季天寒、蛋雞瑟縮發抖之時,隱形的風暴就會來襲,那就是雞農聞之色變的禽流感。在上萬隻雞擁擠「群聚」的格子籠雞場,一有病毒入侵,便快速蔓延。


註:畜牧處副處長江文全說明,雞農若想將傳統開放式雞舍改建為密閉式,雞舍建物本身可向農委會申請超低利貸款,建築物內的設備如:自動給料、環控系統等機器也可申請補助,補助金額上限為設備價值的50%。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