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題:末日,淡海

(文、圖/施云)

傳說中的「世界末日」,一如往常地過了,人畜平安。淡海的末日呢?會不會來?

每次騎車到淡海新市鎮,經常會被開車的駕駛問到:「路怎麼走?」。四處空曠的廢土草原,遠處高樓指引不了方向,眼前的路標也總是曖昧不清,筆直嶄新的柏油路上沒幾輛車,更別說是路人。車子轉來轉去,像是鬼打牆,永遠弄不清到底哪個方向才是離開這鬼城的路,彷彿到了世界的盡頭,一個後現代場域。

淡海新市鎮一期發展區,共446公頃土地,計畫容納13萬人,但是從1994年開發至今近20年,卻只進駐1.3萬人口,土地閒置率目前査無資料,但依人口比例和現場目測,至少閒置率85%。為了一塊未盡之地,淡北道路、淡江大橋、輕軌捷運,甚至對岸的台64線八里五股段,動輒幾十億、上百億的交通建設,政府信口開河,永無止盡。若再加入目前新市鎮一期的負債,以及未來二期的開發總經費,為了這1.3萬人口,以及被套牢的房地產業者、投資客,全民一共得付出1534億!

被犧牲的不只是納稅人的血汗錢,還有那片1614公頃土地!淡海新市鎮二期土地共1168公頃,是一期的2~3倍,其中農林地佔 871.33公頃,是二期土地的四分之三;也就是說,現在啟動的新市鎮計畫如果成行,我們將失去33個半的大安森林公園!不僅毀了農田、林地、生態,還有深根於其上的歷史、人文、遺址,而所造成的5000多戶迫遷,自是不在話下。

據當地文史工作者紀榮達說,新市鎮一期昔日曾有崙埔、梯田、碉堡,在整地時全數被夷為平地,那片土地原有的豐富史前、平埔、漢人、清兵、國府歷史文化,也跟著失去脈絡;從前庇佑鄰里的眾鬼神像如今全都委身於太子廟,公墓裡的祖先遺骸則散置於各塔;而那些曾經噓寒問暖的聚落鄰居,現在都藏身於大樓之中,曾經錯落於阡陌曠野之間的磚瓦宅院,也僅剩程氏古厝。這些如今都只能憑空想像的景物,換來的卻是20年空景,一座海市蜃樓,美麗虛幻,無以觸碰。

位在下圭柔山海邊的這一大片水田,此時正在冬眠,夕陽也跟著睡了。王家女兒說,到了稻田收割時,一片黃橙橙的景象,好美!

他們家是一年之中,種一期、休一期的農戶。父親年輕時因為家產沒分到田地,便和妻子省吃儉用買了這幾甲田地,這樣一家大小就不愁吃穿了。現在年紀大了,水田讓親戚耕種,自己則在門前的林田地上種種菜,即使行動不便得柱著拐杖,還是每天要去田裡親近土地,因為只有赤腳踩在泥土地上,心裡才會踏實。

今年已經80多歲的王阿公,問他政府要徵收他的厝、他的田,會不會捨不得,他笑著說:捨不得是一定的,但是哪有辦法?政府想拿就拿了,百姓能說什麼?反正我年紀大了,能不能看到那一天也不知道,隨他去吧!王家女兒說:他在別人面前總是笑著說這些話,其實面對我們都是一臉擔憂與傷心,媽媽也是,一想到房子快沒了就睡不著覺。他們家有一棟很漂亮的拱門紅磚屋,五、六十年的房子比新市鎮計畫還要長久得多,正廳後方卻被規劃為道路,不僅房子要拆,所有田地也都要被徵收作為住宅區。


照理說,像這樣的大地主,將來農地換建地,即使只剩四成不到的面積,一樣會成為所謂的「田僑仔」,一夕致富,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但是王家幾個女兒都很堅定地告訴我:什麼合理補償我們都不要,我們只要留下我爸一塊磚一塊磚搭起來的房子,一塊石一塊石從海邊挑回來搭的工寮和豬圈,留下門前的農田和生態池,以後做個民宿讓都市人體會農耕也很好,為什麼要被政府徵收拿去蓋樓房、炒地皮?人老了都會想親近土地,農田才是未來的希望。

我真的被他們這番話打動了,原來不是所有人都唯利是圖,不是所有地主都只要「合理補償」,他們甚至告訴我:路一開進來就完了!我們什麼也不要,只想平平靜靜過日子。一位農民媽媽也曾告訴我:如果農田都拿去蓋房子,農產品全部仰賴進口,那人家如果不賣給我們,我們要吃什麼?就連一位沒讀多少書、農閒時打零工的農家婦女都知道的基本道理,為什麼我們那些讀了碩士、博士、出國留學的大官員們不知道?非得把我們美好的生活搞得烏煙瘴氣不可!

另一位六十多歲的媽媽,滿頭白髮,不會用電腦,卻從今年9月開始,親筆寫了厚厚一疊,高達兩公分的信給官員,就為了保住她住了幾世代的家;她的兒子也用電腦寫了不少,我一看之下,好熟悉的用詞,原來兒子從網路上東取一段、西取一段,成為他的請願書,我邊看邊笑,看來我們是志同道合,因為裡面有好幾落是我貼在網路上的文字。

他們先是行文到新北市政府,新北市政府說:「本案依分層負責規定授權業務主管決行」,然後文被送到了內政部營建署,營建署則將案子送到了一個奇怪的「公部門」叫做「永奕不動產顧問公司」;11月,他們又繼續寫信到監察院、到總統府,信都被轉到了新北市政府、內政部營建署。這些人民請願信,就像一期新市鎮的路一樣,永遠鬼打牆,找不到出口。

人民面對政府的霸道,是否只能選擇束手就擒?站出來吧!為家鄉、為土地、為環境、為子孫,現在不一起站出來,難道我們還要繼續複製另一片二至三倍的荒土嗎?鬼哭神嚎,宛如末日!

請加入連署,支持淡海農民,保留農田與生態!!我們將邀請多位學者專家,與淡海農民地主一起向政府相關單位請願(時間待發布,12月最後一週),敬請廣為告知,謝謝您~~

停止「淡海新市鎮第2期發展區,區段徵收開發案」連署

延伸閱讀:淡海二期炒地遊戲即將開始

 

「反淡海二期徵收自救聯盟農民陣線」宣言   

◎淡海新市鎮二期共1168公頃,農林地佔 871.33公頃,是二期土地的四分之三,其中有一半以上為耕作中的農田與林地,政府應該正視此廣大地主的反徵收意見。

◎新市鎮一期共446公頃,計畫容納13萬人口,但從1994年開發至今近20年,卻只進駐1.3萬人口,土地閒置率至少85%,已經浪費多少可生產與固碳的良田、林地,若再開發二期土地,不僅浪費資源、浪費公帑、破壞生態、摧殘文化、毀農滅綠,更是罔顧農民地主的生存權、居住權、財產權、工作權。

◎台灣已是少子化社會,全台空屋率高達19.3%,增建樓房已經完全沒有必要;而老齡人口的與日俱增,以及現代人生活的過度緊張,緊鄰都會區的農地也應該保留作為身心靈的調養所,不應再興建只有水泥高樓的新市鎮。

◎世界糧荒危機迫在眉睫,全球氣候暖化正在發生,台灣不應置身事外,應該更重視農村價值,不僅應該保留農地、永續經營、獎勵農產,也應保留山林、涵養水源、防洪防旱、節能減碳。

◎淡海二期地區擁有深厚的人文歷史,許多大家族在此深根繁衍,世居數百年,先祖茹苦含辛,建立家業,在此土生土長的我們不願離開這塊已經擁有深厚情感的土地,更不願見到家屋祖厝在我們手中被夷為平地,老人家也因此不堪其憂。

◎政府應立即停止「淡海新市鎮二期開發案」,解除25年禁建規定,維持現有之農業與生態環境,不做高度開發,鼓勵農民繼續保留優良之農業文化。

◎政府之前未經地主同意,即逕行佔用民地拓寬道路,我們要求立即得到政府合理補償,並且今後未經地主同意,都不得再開闢或拓寬新道路,社區重大建設也應事先充分與居民溝通,取得同意,否則不該任意建設或規劃。

 

淡海農民陣線發言人:黃宗傳 0919-957988,btz@hotmail.com.tw

或請來信:seeingimage@gmail.com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施小姐:
    千言萬語只有ㄧ句話~謝謝您

    另外想跟政府說的也是

    千言萬語只有ㄧ句話~反徵收

    王家的女兒

  2. 停止「淡海新市鎮第二期發展區,區段徵收開發案」請願書

    您好~昨日(12.27)已藉由立法院記者會將請願書面交營建署長葉世文、營建署新市鎮建設組長洪啟源、經建會都市及住宅發展處廖弘凱組長、新北市城鄉局都計科彭介山股長,請馬總統細讀並確切針對請願內容進行回覆,人民訴求只是「停止開發、停止徵收、保留家園、保留生態與人文」,請不要再答非所問了!敬請轉交,謝謝~

    此致:內政部營建署、行政院經建會、新北市政府城鄉局
    請願暨連署人:專家學者、藝文工作者、公民團體等637位公民
    聯絡人:施云,seeingimage@gmail.com

    【緣由】
    鑑於「淡海新市鎮第一期發展區」開發至今近20年,446公頃土地不但尚未開發完畢,已建樓房之空屋率也偏高,多數區域形同空城,並已摧毀大量生態與人文無可復返;加上臺灣是少子化社會,全台空屋率已高達19.3%,新北市更高達22%,政府目前政策「引入30萬人口在淡海」形同虛談,以淡海新市鎮第一期預計人口13萬,與實際進駐人口1.3萬來看,其人口達成率僅10%就是最佳例證。
    再以產業區的設置來說,別說淡海地區早有多處廢棄工廠,若以全台閒置產業區面積高達2419公頃,閒置率為17%來看,難道還會需要破壞農田綠地來增蓋廠房?更何況台灣產業外移嚴重,這分明是浪費土地資源的不當政策!
    然而,全球氣候異常日益明顯,糧食危機浮上檯面,台灣更不該把農業全部放在南部地區,北部也同樣需要綠地、農田,不僅分散糧食風險,也減少碳排量與溫島效應,更是都會人修養生息的最佳去處。
    再以淡水房價來說,從過去的1字頭,現在上看2字頭,尤其在政府積極堆砌各項公共建設,如:淡北道路、淡江大橋、淡海輕軌捷運之後,已經有房地產喊出3字頭、4字頭的高昂房價。政府企圖以淡海新市鎮來平抑房價,卻反而造成淡水房價的連連上漲,這些一般人買不起的「豪宅」,卻是建立在一群土生土長的淡水農民的土地上,先是毀人家園,再逼人貸款買屋,公益性何在?
    故,在欠缺開發淡海二期的必要性與公益性之下,我們呼籲政府立即停止「淡海新市鎮第二期發展區」的區段徵收開發案,以期保障此區域內居民之居住權、生存權、財產權、工作權,也希望留給子孫更多永續資產,保有此區域內之珍貴歷史人文環境。

    【訴求】
    立即停止如淡海一期的房地產式開發模式,以及「淡海二期第一與第二區」1168公頃土地之區段徵收計畫,政府與民間充分溝通,並聘請專家研議,由三方對話,找出適合「淡海二期」區域內之發展方向,維持現有之生態與農業環境,讓淡水擁有一個可以均衡發展的人文與自然空間。

    停止「淡海新市鎮第2期第1發展區,區段徵收開發案」請願書
    此致:內政部營建署、行政院經建會、新北市政府城鄉局
    請願人:「反淡海二期徵收自救聯盟農民陣線」之1215位農民與地主

    ◎淡海新市鎮二期共1168公頃,農林地佔 871.33公頃,是二期土地的四分之三,其中有一半以上為耕作中的農田與林地,政府應該正視此廣大地主的反徵收意見。
    ◎新市鎮一期共446公頃,計畫容納13萬人口,但從1994年開發至今近20年,卻只進駐1.3萬人口,土地閒置率至少85%,已經浪費多少可生產與固碳的良田、林地,若再開發二期土地,不僅浪費資源、浪費公帑、破壞生態、摧殘文化、毀農滅綠,更是罔顧農民地主的生存權、居住權、財產權、工作權。
    ◎台灣已是少子化社會,全台空屋率高達19.3%,增建樓房已經完全沒有必要;而老齡人口的與日俱增,以及現代人生活的過度緊張,緊鄰都會區的農地也應該保留作為身心靈的調養所,不應再興建只有水泥高樓的新市鎮。
    ◎世界糧荒危機迫在眉睫,全球氣候暖化正在發生,台灣不應置身事外,應該更重視農村價值,不僅應該保留農地、永續經營、獎勵農產,也應保留山林、涵養水源、防洪防旱、節能減碳。
    ◎淡海二期地區擁有深厚的人文歷史,許多大家族在此深根繁衍,世居數百年,先祖茹苦含辛,建立家業,在此土生土長的我們不願離開這塊已經擁有深厚情感的土地,更不願見到家屋祖厝在我們手中被夷為平地,老人家也因此不堪其憂。
    ◎政府應立即停止「淡海新市鎮二期開發案」,解除25年禁建規定,維持現有之農業與生態環境,不做高度開發,鼓勵農民繼續保留優良之農業文化。
    ◎政府之前未經地主同意,即逕行佔用民地拓寬道路,我們要求立即得到政府合理補償,並且今後未經地主同意,都不得再開闢或拓寬新道路,社區重大建設也應事先充分與居民溝通,取得同意,否則不該任意建設或規劃。
    ◎多位淡海徵收區地主這三個月來已陳情多次,皆表達不願被徵收、被開發、堅守土地與家園的意願,但從未獲政府相關單位重視,若政府尊重民意,尊重台灣是個民主國家,請尊重這片土地上的主人,必要時,我們願意接受正式公投,而不是不具公信力的問卷調查。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