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一個台灣女生到了日本宮崎的田中家幫農,跳進傳統的日本農家與農事現場,寫下務農日記,【宮崎務農日記】08回,也是農場記事的最後一章,採收季特長的橘農要怎麼應付不同工作量下的人力分配呢?

在經歷了二十天作息緊繃的日南一號和shizuku(太陽的雫)雙品種採收之後,十一月七號終於迎來日南一號的採收結束。因為日南一號和shizuku是田中家面積最大的兩種主力商品,不得不說同時採收期間每一天都像在追趕進度,希望可以儘早採收完這令人甜蜜的負荷,劃下一個階段性的逗點。

十一月七號當天,日南一號在下午三點多採收完畢,連田中爸爸都對進度的超前嚇了一跳。依兒子nobu的說法,往年日南一號大概會在十一月二十號附近收完,提前兩個禮拜收完日南一號(今天又是產量較高的年度),可稍微歸功給今年充足的人手,人數最充足時日本工人加上台灣幫手可達十四人,能夠分為兩組採收。

2016年度地採收因為在不同時段有台灣人來幫忙,人手較往年充足
2016年度的採收因為在不同時段有台灣人來幫忙,人手較往年充足

日南一號採收完畢之後,可以明顯感受到田中爸媽的負擔稍微減輕了些。但是不知道為何,又可以感受到他們在為下個階段的工作安排焦慮著。原來,日南一號的採收是最需要人手的,但是之後過多的人手反而會造成他們安排上的為難。

這尖峰時期人手充足是優點,但是等到採收完shizuku之後,他們就會開始考量剩餘品種的熟成程度,並分配接下來的工作日程,過度超前進度對他們來說不見得是好事!

田中家習慣每年橘子採收的工作進行到十二月二十七、二十八日左右的新年前夕,剛好當作整個年度工作的終結,放下內心重擔並迎接日本最重要的節日-新年。

家庭既有勞動力的極致利用

採收工作如果可以提早結束,當然可以提早釋放這一年的壓力。但就我的觀察,田中爸媽並不希望提早太多天收工,因為若沒有充分利用自家的勞動力,就代表農家要付出更多請工的工資。

舉例來說,若是今年工作在十二月十號就全部結束,但就代表田中爸媽兩個人的勞動力有15天(12/11-12/25)以上沒有被充分使用,間接等於他們多付出了15天*2人=30人份的工資。

這種為了提早休息,而付出多於工資的狀況,在家庭農場是不會存在的!(推眼鏡貌)

田中家的田面積廣大,由許多不同的田區組成。每一個田區都瞭望無際阿...
田中家的田面積廣大,由許多不同的田區組成。每一個田區都瞭望無際阿...

要減少工人也是一種挑戰

另一方面,農家也要考量到市場通路的需求和關係,希望到年底前市場休市前幾天都可以穩定出貨、持續有收入入帳,就算橘子樹的每年產量狀況並非人為可以控制或精密估計的,但喜歡按計畫來的日本人也是力求盡人事,希望結果能貼近理想的預期狀況。

在這種考量之下,若要逐漸減少工人,對主人家來說也是一種經營和社交技能上的挑戰。因為現有的日本工人都是住在附近的在地人,有些可能是透過朋友介紹而來工作,或是長久合作的工人帶來的家人朋友。要決定誰留下工作到最後,誰就到工作到此階段為止,並告知要提早結束工作的當事人,這件事對平常沒有太多複雜社交經驗的傳統農民來說,是一項很不自在的大挑戰。

今年提早結束的工人,在明年仍有缺工可能的考量下,更不能打壞關係,必須保留明年繼續合作的可能。因為過去幾年田中家總是人手不足,還不曾面臨這種問題,今年頭一遭面對這樣的新挑戰,讓田中爸媽有好長的一段時間都焦慮地討論著這些事情。

人力即是戰力,需要適當調度

十一月七號過後就是單一種shizuku的挑選剪果,要把每一個田區中顏色已夠成熟的果實剪下、選果、包裝成箱後送到市場上去,每一顆結實累累的橘樹都讓這個過程比想像中漫長,而當然,樹上的果實也隨著時間不斷成熟。到了後期,剪果時幾乎剪下的樹上全部的果實,只剩少數顏色還嚴重不合格的果粒掛在樹上。

十一月二十三號,在第一輪的shizuku摘果結束後,開始第二輪shizuku摘果工作。流程簡單來說,就是把約一個月前採收過一次、當時留下熟度未足果實的shizuku,剩餘果實全部下架。現階段的人力運用已經開始出現變化。

由於三點半後回家選果需要的人數只有八人,早上選果的人力若有超過,田中爸媽會請多出的人數當天做到三點半為止。雖然一開始告知工人以輪流的方式進行,但是較資淺的人也客氣地都說自己還有事要辦可以先回去,最後變成每天留下來到五點的都是幾名長期合作的工人。

從初秋採收到冬天,身上的衣服也厚重了起來。如何在低溫之下勞動,衣著防護也變成每日重點。
從初秋採收到冬天,身上的衣服也厚重了起來。如何在低溫之下勞動,衣著防護也變成每日重點。

十二月二號,shizuku正式採收完畢。田中爸媽告知幾位較資淺的工人,之後需要的人手減少,讓他們的工作告一段落。大家休息了一個周末之後,開始採收新一品種宮川(miyagawa)。

宮川是一種樹勢較低、樹枝較軟,透過管理可讓果粒集中朝外、方便摘採的樹種。這周開始人力變的較少,除了三個台灣幫手外,田中媽媽會去其他的田區灑肥料或做其他田間管理,當地的雇工則兩三人,整體而言戰力約只有六人,只有之前的一半。但是宮川的田區和起來剪定工作做得很好,很方便採收,所以採收的籃數而言不輸之前尖峰人數時,尤其這個品種爛果較少,選果的時間也較短。

宮川的樹勢低、枝條軟、爛果少,都讓工人採收進度更快。
宮川的樹勢低、枝條軟、爛果少,都讓工人採收進度更快。

農場主人與市場人員緊密聯繫,免除過於費工的品種標註

壽園的箱子除了shizuku的藍紙箱外,其他品種都是用同一種粉紅色紙箱,但是在要轉換品種之際,田中爸爸會跟果菜市場的人連繫,讓拍賣員知道當天送到市場的壽園箱子是甚麼品種。

為什麼不在箱子外加註品種名稱呢?田中爸爸說,因為壽園的橘子品種多,每次的數量也都是未知,不管是用印章加註品種或是區隔不同紙箱,在管理上都不方便,才用現有的方式,加強與市場的溝通。

除了shizuku之外的品種,一律都用自家的粉紅色紙箱包裝。不同的品種並沒有標記,取代的是農場主和市場人員的緊密溝通。
除了shizuku之外的品種,一律都用自家的粉紅色紙箱包裝。不同的品種並沒有標記,取代的是農場主和市場人員的緊密溝通。

儲存品種補貼採收期外的收入來源

今年宮川的產量超乎預期,尤其是在天氣不穩定的狀況下,後面還有三種品種還沒採收呢!原本打算按部就班到結束的田中爸媽又開始緊繃了起來

十二月十二號,爸媽決定一半的人手採收十萬(juuman),一半繼續採收宮川,三點半之後再一起回去選果包裝宮川。為了避免一、二月的霜害,十萬(juuman)和不知火(shiranui)都要事先採下放到倉庫裡儲存,等到二、三月時才出到市場上。考慮到保存的時間,採收時更要小心捧著果粒再輕輕放入籃中。

十萬的樹勢較高,但枝條間距大,也算容易採。因為要保存到二三月才出貨,採收時動作要非常小心。
十萬的樹勢較高,但枝條間距大,也算容易採。因為要保存到二三月才出貨,採收時動作要非常小心。
S__5858280
採收下來的十萬和不知火都要輕輕地放入方籃內,再疊放儲存。

十萬的樹勢較高,但樹枝和果粒間的間距很寬,好採收,幾乎沒有爛果。採下的十萬不先選果,直接把方籃堆放到住家旁木造倉庫的一樓通風處,等二月要出貨時再選果包裝。到時候十萬和不知火分別會各用三到五天的時間分批選果出貨。

因為十萬和不知火的數量相較其他種類橘子少很多,我詢問,為何二、三月時不用一、兩個整天,選果包裝全部的橘子一起賣到市場上?田中爸爸表示,因為二、三月時市場上的橘子很少,到時候橘子分批少量地出到市場上,拍賣價才會較高。

採收下來的十萬和不知火,都將囤放在通風的倉庫中,等到二、三月橘子價格好時再分批出貨。
採收下來的十萬和不知火,都將囤放在通風的倉庫中,等到二、三月橘子價格好時再分批出貨。

終於在過年前採收完畢,戰事終於告一段落

十二月十七號,開始採收興津(okitu),看似跟宮川很像,但長得比較圓比較大顆,樹枝較硬。另外,數量不多的十萬也在今天採收完畢,先全數放置倉庫中。

日本當地的工人們連續採果也有兩三個月以上了,差不多到看橘子看到膩的階段,隨著日本最重要的新年將近,大家看著仍然一望無際的橘色園地也急躁了起來,頻頻跟田中爸媽打聽採收的進度。

田中爸媽決定先趁幫工都在的時候,集中火力於興津的收成和包裝工作上,這樣若無法在年前全部結束,年後夫妻兩人還可以慢慢採收僅要放到倉庫儲存、不須出貨包裝的不知火。

還好,十二月底伴隨著大家的緊張感,每日紮實的採收興津(okitu)和不知火(shiranui),今年所有品種的橘子順利在12月29號全部採收完畢。

田中爸媽和當地的幫工阿伯阿姆們都說,今年多虧有許多台灣朋友來幫忙採收工作,才能在豐收的年度順利採收完畢!

S__6013050
最後採收的不知火,頭上像肚臍一樣突出一塊是最大特徵。

閱讀「宮崎務農日記全系列」,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