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瑩透亮台南琥珀糖

啥料都不加的道地京都琥珀糖,到了彩子手中,希望女兒記得媽媽故鄉-台灣豐富生活經驗,用本地寒天、台糖的白糖為基礎,加上家裡常喝的梨山烏龍茶、蝶豆花和桂花上色並入味,打開了全新嗅覺、味覺與視覺經驗的台南版琥珀糖。

攝影 / 邱勤庭
攝影 / 邱勤庭

近有一股文青的流行與學生熱中跟著影音頻道,學習製作日本茶食—「琥珀糖」。返台定居的台裔日籍媽媽則加入台灣食材元素,打造一種老府城新文青風,同時吸引在台南的日藉人士,大啖既熟悉卻又陌生的茶糖。

家庭製作的琥珀糖 呼應三餐菜色顏色

資料指出,琥珀糖並不是日本土生土長的和果子,乃源於16世紀葡萄牙海員帶到日本的,在上一世紀已成為京都的知名茶糖,京都人對於半透明的琥珀糖也稱之為「可食用的寶石」。

攝影 / 邱勤庭
攝影 / 邱勤庭

離鄉近四十載,返府城老街區舊家附近定居的台裔日籍媽媽彩子說,有不少人把金平糖和琥珀糖搞混了,金平糖是專業職人才做得出來的高技術性糖果。琥珀糖材料其實很單純,只有寒天、水 和糖。彩子強調說,日本小孩從小就開始喝茶,也吃糖配茶,日本商店裡的琥珀糖用食用色素上彩,打造顏色繽紛的視覺吸引力,家庭製作的琥珀糖則盡量和三餐菜色顏色做呼應。

攝影 / 邱勤庭
攝影 / 邱勤庭

三年前,彩子趁著女兒來台南探訪時在家裡齊手做琥珀糖,彩子希望女兒記得媽媽故鄉台灣豐富生活經驗,於是用本地寒天、台糖的白糖為基礎,加上家裡常喝的梨山烏龍茶、蝶豆花和桂花上色並入味,打開了全新嗅覺、味覺與視覺經驗的台南版琥珀糖。原只是分享予家人和街坊鄰居的茶糖,在周邊鄰近商店吆喝下居然打出名號。

自然結晶乾燥 外脆內軟

對於粉絲給了「台南琥珀糖」一詞,彩子解釋說,京都道地琥珀糖是不加料的。她做的加料琥珀糖,依然是自然結晶乾燥的結晶外脆(結晶糖)內軟(寒天),這基本點做到了,但日本社會講究傳統的琥珀糖行之有年,嚴格說起來她做的糖已經不能算是琥珀糖。而在台南用本地自然食材的導入,是真心希望大家能多認識也記得台灣的佳美事物,也藉由吃來留住一些獨特的文化與生活記憶。

攝影 / 邱勤庭
攝影 / 邱勤庭

一場母女閒聊做糖的意外之後不到三年,彩子的琥珀糖陸續成為台灣北、中、南茶會、婚禮、開幕與文化活動中的焦點,星級飯店 bartender、學生和遊客也循著網路訊息上門來詢問做法,彩子仍一貫的標準答案:「如同把給家人的愛加入熬煮,再等待自然乾燥熟成後,入口,就會有一輩子都存在的點滴幸福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