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下游記者李慧宜    採訪/上下游記者李慧宜 林怡均

(承前文)政府近年力推友善資材取代除草劑做為紅豆落葉劑,然而在除草劑巴拉刈全面禁用不滿四個月,政府即開放除草劑固殺草做為紅豆落葉劑,引發外界批評「農藥政策走回頭路」,將造成環境及食安風險。面對外界質疑,防檢局新聞稿提出說明:「開放固殺草為反映農民田間需求」,但同時強調「田間實務上,農民會使用壬酸等免登資材來替代農藥使用。」前後說法矛盾。

到底開放固殺草後,會出現什麼樣的「田間實務」?《上下游》記者走訪產地農藥行,負責人異口同聲表示,只要一開放固殺草,農民就不會再用壬酸和氯酸鈉等友善資材,「農民頂多把多買的壬酸勉強用掉,或拿壬酸混合固殺草,之後就不會再用了。」

紅豆最大產區屏東縣萬丹鄉農會總幹事張枝烈表示,紅豆是農民的命,豆農絕對不會希望紅豆產業倒掉,政府要想清楚,開放固殺草或許可以方便農民耕種,可是會不會影響後端行銷?造成消費者不敢買國產紅豆?

使用萬丹紅豆製作紅豆餅的萬丹采風社(攝影/林怡均)

農民:開放固殺草凸顯禁用巴拉刈錯誤

無論是屏東萬丹還是附近鄉鎮的農業聚落,街道上除了小藥房、美容院、菜攤、超商、檳榔攤之外,最常見的就是農藥行。一進門,迎面而來的是各種品牌排成一列的固殺草。一家開了十年的農藥行老闆李太太說,「今年年初政府禁用巴拉刈後,固殺草成為農民最喜歡的除草劑之一,也是紅豆落葉劑的首選。」

另外一家營業已有十八年的農藥行老闆徐太太表示,為了禁用巴拉刈,政府前年開始推廣壬酸,可是乾燥效果差,葉子乾了、枝條沒有乾,農民只好用回巴拉刈,到了今年年初採收紅豆,很多農民手上已經沒有巴拉刈,又再改用固殺草。

住在屏東市大湖社區的農民謝先生說,「我們這裡很多農民,都是固殺草跟氯酸鈉混合一起用。」屏東萬丹紅豆產銷班第一班創班班長李錦川則表示,政府開放固殺草,是凸顯禁用巴拉刈政策的錯誤,就算政府要回應農民開放除草劑,也要重新開放便宜、速效、分解快、對環境影響比較小的巴拉刈。

萬丹郊區農藥行販售的固殺草(攝影/林怡均)

巴拉刈禁用造成農界不滿 後遺症漸浮現 配套措施草率 政府失去農民信任

李錦川認為,一旦農民誤用或濫用固殺草,風險遠高於巴拉刈。「固殺草真的不要推薦在落葉劑上,因為農民耕種的目的是為了採收,如果農民水準不夠,用固殺草更死,固殺草是系統型的啊!我認為,政府禁用巴拉刈是在糟蹋農民,就算不可能恢復巴拉刈,我也要講出我的心聲。」

一旁的農會總幹事張枝烈也附和,「哪怕是法官問案,也要請當事人、專家提出意見,政府推動禁用巴拉刈,難道不用聽農民的心聲?不請教專家嗎?」

張枝烈說:「當初禁巴拉刈後草草推出壬酸,第一次用壬酸的農民都被嚇死了,噴了好幾天紅豆都還好好的,農民對這個印象很不好。結果現在又說要開放固殺草容許,我不認同這個草率的作法。」。

不只農民被嚇到,同樣被嚇到的還有農藥行老闆。6月8日下午,萬丹地區一陣狂風暴雨,店外風驟雨強,店內老闆扯開喉嚨講話。老闆徐太太大聲地說,政府好意大家知道,但是氯酸鈉貴鬆鬆,壬酸又不好用,「噴那個壬酸好像只是在幫紅豆洗澡,洗完澡,還是一樣青青的。」

藥毒所生物藥劑組與農藥化學組組長謝奉家表示,一開始壬酸乳化不均勻的確不好用,但是現在問題已經解決。另外,2019年年底有跟農民合作,利用無人機噴灑壬酸原液,只要噴灑均勻,效果都很好。

混用情況普遍 會不會混出問題 防檢局以書面回覆並呼籲農民按照規定

6月9日早上,在鄰近萬丹的屏東市大湖社區,一群老農邊挑長豇豆邊聊天,現在雖然不是紅豆的季節,但大家嘴巴都離不開紅豆。

提到政府在今年5月20日公布固殺草當紅豆植株乾燥劑的殘留容許量為2ppm,農民謝先生堅持表示,「今年年初採收紅豆時,政府就開放固殺草了,我們很多農民都是用固殺草,也有人把固殺草跟氯酸鈉混合一起用。」記者一聽大為驚訝,「沒有啦!衛福部才剛公布容許量,農委會都還沒有宣布使用方法和範圍。」

「我們都是按照農藥行的建議,使用固殺草跟氯酸鈉混合的方法。氯酸鈉是稀釋300倍到400倍,固殺草是稀釋50倍到100倍,這樣混合起來,效果真的有好一點。」謝先生又說得更堅定了。

後經證實才得知,原來農民認為壬酸、氯酸鈉等替代方案效果不如預期,跑到農藥行求救,經銷商才乾脆建議農藥行,「哎呀!就介紹農民噴固殺草好了,不然怎麼辦?」

農友透露過去使用固殺草與壬酸的經驗(攝影/李慧宜)

大寮農會前總幹事:主委去年才宣示不能混用壬酸與固殺草,今年就開放了?

除此之外,農民也拿壬酸混固殺草。徐太太的農藥行就開在謝先生家附近,她說,當初政府為了推廣壬酸,有補助農民一罐只需要20元,既然巴拉刈已經禁用,壬酸價格又便宜,很多農民一買就買好幾箱,沒想到壬酸不好用,所以農民只好把壬酸混合固殺草,用這個方式把壬酸用掉。

高雄大寮農會前總幹事蔡景逢說,「我記得去年(2019年)時,陳吉仲(當時是副主委)到萬丹開會,我也有去,他就公開宣示不能混用壬酸和固殺草,結果現在又說要開放固殺草?」

針對產地發生的混用現象,防檢局以書面方式回覆《上下游》表示:「本局並未辦理針對壬酸、氯酸鈉等資材與固殺草混合使用方式之相關試驗。農委會農糧署、所屬各試驗所及改良場、各地方政府在辦理病蟲害防治或安全用藥教育講習時,均會宣導使用農藥者應按農藥標示記載之使用方法及其範圍施藥,以達到病蟲害防治需求及維護消費者食用安全。而在田間實務上,農民會使用壬酸等免登資材來替代農藥使用,固殺草核准登記後,並不會造成更大風險。」

萬丹農會總幹事:希望政府不要走回頭路

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多次強調,為回應農方需求、提供農民更多選項,並強化紅豆採收落葉劑的管理,政府才會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採收落葉劑。她說,「巴拉刈是劇毒農藥,政府一直努力在推農藥十年減半計畫。」

萬丹農會總幹事張枝烈表示,「除草劑要不要用在紅豆採收上?我不能說要用,也不能說不要用。我只能說,一切依照政府規定,不過配套要做好,不然之前推出取代巴拉刈的氯酸鈉和壬酸,還能玩什麼?」

「之前禁用巴拉刈配套不足,迫使農民無藥可用,私下使用固殺草,希望政府真的不要走回頭路。因為保護消費者、守住品牌、穩定紅豆產業,其實是同一件事情。」張枝烈特別語重心長。

萬丹農會總幹事張枝烈(攝影/林怡均)

從巴拉刈到固殺草,落葉是紅豆農民永遠的課題

無論是巴拉刈或固殺草爭議,反映的是農民對紅豆落葉的迫切需求。農藥行老闆李太太解釋,採收紅豆不是農民說了算,農民要提早十天跟割豆機約好,時間一到,如果紅豆植株黃化不佳、落葉情況不均勻,割豆機不能割,要再重新約又是好幾天以後的事。「錢是其次,農民要的是效果,一旦拖慢時間沒有採收,植株過於成熟,紅豆又會爆莢。」

以萬丹為例,紅豆產業已經發展半世紀,過去農村人力充裕,一個家族種七、八公頃是常見的事,但是現在一個老農平均種0.2公頃到0.5公頃,沒有人手、體力不夠,既要配合代噴業者用藥施肥、配合割豆機排收割時程,又要擔心紅豆成熟在田裡,遇到下雨發霉、被太陽一照又發芽。

從小就在紅豆田裡打滾的謝先生表示,他們家從阿公那一代開始種紅豆,「以前沒有用除草劑的時候,我國小、初中在田裡拔紅豆常拔到翻點(半夜十二點),等過幾天曬乾後,再把紅豆搬到家門前脫粒。每年紅豆收成後,大人會馬上種水稻,一定要趕在過年前種,才能安心過好年,現在想到都會怕。」

想到農家人的命運,謝先生總說吹冷氣工作的人比較一板一眼,不是不知變通就是不懂民間疾苦。「農民哪那麼好命?我們逆來順受一輩子,人跟紅豆一樣,都被磨得圓圓亮亮了!」(文未完待續,請繼續閱讀)

系列閱讀:

(獨家)除草劑噴紅豆01》政府突開放「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衝擊環境食安,農界痛批政策倒退

除草劑噴紅豆02》走了巴拉刈來了固殺草,原拚洗刷污名的紅豆產業,轉型路再添變數

除草劑噴紅豆03》萬丹農會:政府要想清楚,開放固殺草,是否會讓消費者不敢買紅豆?

除草劑噴紅豆04》從食安到環境衝擊,學者環團:農委會需正視固殺草使用風險

巴拉刈斷捨離,快來認識壬酸除草劑!到底怎麼用才有效?農友專家田間實務分享

禁用巴拉刈衝擊紅豆產業 農民拚轉型 安心契作找出路

寸草不留 ─ 除草劑過量衝擊土壤生態  增罹癌隱憂

中國農藥商砸錢狂銷 各家跟進,買除草劑固殺草送電動機車電視機,專家憂過量使用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