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拆毀家園的受難者們,共組土地正義行動聯盟,誓言推倒權貴土地遊戲

螞蟻能夠推倒大象嗎?乍聽之下是則荒誕妄言。一隻螞蟻或許是天方夜譚,百隻螞蟻仍如痴人說夢,但當億萬隻螞蟻像洪水般襲來,大象還能不動如山嗎?

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以下簡稱「土盟」)正是由一群螞蟻組成,他們的成員或是在重劃的名義下被拆毀家園、或是在公共建設的旗幟下被掠奪土地,每一位都是土地不正義的悲劇主角。他們綁上「草根土地正義」的頭巾,手持「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的盾牌,以《中華民國憲法》及國際人權公約為武器,踏上推倒大象──「權貴土地遊戲」的征途。

由多位土地或家園被搶奪的受害者組成的土地正義行動聯盟,以「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精神相互協助。(攝影/楊語芸)

因為一口氣吞不下 應該讓更多人知道土地迫害

土盟成立於2018年年中,以協助台灣各地迫遷個案、推廣土地議題、推動政策法規為目標,目前有30多位成員(每個成員代表一個自救會),他們吶喊:「不要叫我們『弱勢團體』。」是政府行不義之事迫害他們,但他們正氣凜然,強勢十足。

反神岡大夫第自辦重劃自救會會長曾世源的家園因為反對重劃,兩度遭遇黑道持槍恐嚇之事。「全世界只有台灣這樣,官員、黑道、貪商一起來搶人民的土地。」他強調自己加入土盟,是因為「一口氣吞不下。」

同樣一口氣吞不下的,還有石岡反徵收聯合自救會會長李蔚慈。因為東勢豐原生活圈快速道路工程案,她家被劃入徵收範圍,但卻是鄰居告訴她才知道。「為什麼人民要活得這樣卑微?」

土盟理事李蔚慈問道,人民為什麼要過得如何卑微?(攝影/楊語芸)

以另闢旱溪河道的名義,原本應該徵收5.3公頃的「烏日區前竹區段徵收」卻恣意擴大為 110.7 公頃,自救會成員張金城說:「不願意忍受不正義的對待。」弘富自辦市地重劃自救會吳銘麟提到,「台灣到處都是迫害案,」人民團結才有力量,他以身為鑑,要把民主國家實施惡法的真相告訴大家。

東勢下新庄反自辦重劃自救會李蓮鳳接著表示,她加入土盟是因為「家園被奪不是我一個人的事,而是全台灣的議題。」

黎明幼兒園園長:每個被迫害者都是我的家人

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是土盟最具指標意義的成員,幼兒園被劃入「黎明第二單元自辦重劃」後,他抗議無效,還曾被開槍威脅,幸有公民團體聲援,幼兒園才未被拆除,「因為對法律不熟,對政治腐敗不理解,拜天跪地都沒有用。」林金連說,以前認為把孩子教好是他的責任,但孩子高高興興長大後難道是要送進這樣不公不義的社會嗎?

「大家幫助我,我也應該幫助別人」,過去七、八年,林金連到處聲援其他的迫遷案,「一年高鐵就坐掉一、廿十萬,被老婆警告要我騎腳踏車。」土盟成立後,大家一起上路抗議,多半仍是林金連開車接送,「把別人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來抗議,因為每個被迫害者都是我的家人。」

長期以影像記錄土地抗爭、社會事件,林金連剪輯兩、三分鐘的短片,將被迫害者的心聲放在網路上,他說不斷讓議題出現,政治人物就會有壓力,「不努力改變社會,枉為教育工作者。」

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長期以影像記錄土地抗爭和社會事件。(攝影/楊語芸)

被迫害者需要同理的夥伴來協助

土盟理事長陳致曉本身是南鐵東移案的受害者,他長年關注社會議題,對土地運動提出他的分析。相對於環保、政治、性別運動者可能都有很好的思想訓練,土地運動者幾乎都是生手,是被天上掉下來的石頭砸到才開始備戰,沒有任何思想準備,卻比其他運動面臨更急迫、繁複的行政程序。

其次,跟其他環境運動不同,土地運動如果失敗,房子被拆了、土地被搶了,非常容易產生悲劇,縱使被迫害者沒有自殺,也會受到極大的身心衝擊,需要能夠同理的夥伴來協助。

從南鐵抗爭開始,陳致曉慢慢認識其他自救會團體,知道台灣的土地運動者已經不只關注自己的個案,還會對他案伸出援手。陳致曉結合這些力量,於2018年6月24日發表土盟成立宣言,要以草根革命喚醒台灣社會對土地正義的追求,斬斷權貴土地遊戲繼續掏空台灣、終止土地掠奪與迫遷對人民的人權侵害,並爭回台灣人民真正的民主價值。

陳致曉說明,具體而言土盟有三個行動層次:緊急抗爭的支援、透過政治結盟影響政策並修訂法規,同時還要推動社會教育,培養年輕人參與公共事務。

土盟聲援社子島,理事長陳致曉發言鼓舞士氣。(攝影/楊語芸)

權貴土地遊戲 讓被迫害者蒙受雙重傷害

土盟口中的「權貴土地遊戲」,是指民選首長或民代透過地目變更、重劃、徵收等「土地遊戲」,回收競選經費,無償取得公有土地後,再藉由這些掠奪而來的土地重分配權與工程分配權,和建商財團、地方派系建立密切分贓關係,進一步鞏固政權。

陳致曉說,根據學者研究,台灣百分之七十的民意代表從事土地開發、建築、廢土處理、房地產買賣等相關業務。因為「土地遊戲」與政權取得及執政利益緊密相連,當權者的政策、立法、行政、建設也總是圍繞著「土地遊戲」施行。

此外,他也分析台灣媒體與土地開發關連性高:東森掌握冠德建設,三立、年代、TVBS都投身房地產投資,連紙媒的廣告也都是房地產廣告,他試問:老百姓如何從一般媒體接收正確的知識與價值?

「錯誤知識造成人民對議題的誤解,」陳致曉說,被迫害者完全沒有跟國家霸權平等論理的機會,各種輿論如亂箭四射:「沒有犧牲,怎麼開發?沒有開發,社會怎麼進步?」、「政府不是已經補償了?拿得不夠是嗎?」明明是被迫害者,但種種誤會和汙名強加在他們身上,做為人的尊嚴被徹底踐踏,造成雙重傷害!

土盟參與台中許多公民團體在盧秀燕市長就職典禮外所舉辦的「市長、議員給問嗎?」記者會。(土盟提供)

自助助人 成為彼此的後盾

土盟成立後,會員間互相取暖,秘書長李蔚慈表示,土盟不會代替任何人抗爭,只是提供資源和經驗,陪伴被迫害者。「這是一種empower(賦權)的過程,我們讓大家有抗爭的力道;自己不願意打仗的人,我們無法讓他們依靠。」

在「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的精神下,大家偕同出席彼此的記者會或抗爭行動。陳致曉說,這有點像「行動上的綴會仔(跟會)」,今天我幫助你,明天你幫助他,因為付出的都是自己的時間與金錢,所以是「歡喜做、甘願受」,這也是為什麼在全國各地的土地抗爭,從台北社子島、三峽劉家反迫遷、竹科三期反徵收、到南鐵東移、鳳鐵地下化都有土盟的身影。他們聲勢浩大,各自救會的旗幟拉開旗陣,就是受迫害者最好的後盾。

聲援彰化違法徵收。(土盟提供)

受迫害後始知傷痛

2012年大埔事件時,曾世源在電視上看到怪手開入稻田中,「我沒有感覺,」他坦承。直到自己的土地被重劃、強拆,「才知道那種痛。」

李蓮鳳也認為,因為事情沒有發生到頭上,很多人覺得事不關己,但若是禍害百姓的政策,大家就應該出來發聲。李蔚慈表示,掠奪讓人民愈來愈火大,民怨之火早晚會燎原。「今天是我家,明天就是你家。」她相信「沒有抗爭就永遠不會改變。」

另外,幫其他受害者抗爭,對土盟的成員也是情緒的出口,他們在支援別人的過程中看到自己的價值,因而獲得奮鬥的力量。像鳳鐵的詹雅琴曾經憂鬱到想要輕生,但因為土盟的協助走出自己的圍城後,現在聲援別人時強悍如巨人。

台中市東勢區山城科技園區反自辦重劃自救會成員栢秀金(攝影/楊語芸)

推倒大象的三層力道

陳致曉分析土盟的三個行動層次:緊急抗爭的支援、透過政治結盟影響政策並修訂法規,同時還要推動社會教育,培養年輕人參與公共事務。

「然而,我們長期的目標是解散土盟,」陳致曉說。當土地正義成為台灣社會的必然,他們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只是這一天還要等多久?陳致曉提醒政府,每個小地方都是某個人的根,要維繫老百姓跟土地的感情,老百姓才可能維繫國家和政府的感情。

土盟榮譽理事長徐世榮補充道,土盟的每位成員都因為政府掠奪家園而受了重傷,但仍舊發揮大愛的精神,協助其他迫遷受害者,讓他十分佩服。他們透過不斷行動、不斷實踐,努力扭轉惡法,也鼓舞其他自救會站出來,政府續行不義,土盟成員愈來愈多,「終有一天會達到目標。」

延伸閱讀:

土地徵收浮濫,「怎麼不讓人生氣呢?」徐世榮抗強權挺弱勢,堅守土地正義

區段徵收毀家園01》桃園超徵土地將近4千公頃,炒作地價掠奪人民居住權

區段徵收毀家園02》新竹強徵農地賣給財團炒作,社子島悲訴,歷任市長全呼攏,痛苦數十年

區段徵收毀家園03》學界:徵收惡法早該廢,徐世榮:民進黨選前選後差太大「愛台灣攏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