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鱲,又稱台灣鬚鱲、台灣縱紋鱲、台灣馬口魚,俗名一枝花、憨仔魚、山鰱仔,為輻鰭魚綱鯉形目鯉科的其中一種。(維基百科),繪圖/李政霖。

一尾小魚在石槽

一枝花,特別偏愛乾淨偏冷的水質。偶爾,友人會丟一二粒米飯,讓牠食用。牠在流動的石槽水域,快速地游來游去,變成測試水質的最佳試蕊紙。如果水質有狀況,一枝花會漂浮上來,或者游得緩慢。

鬚鱲,又稱台灣鬚鱲、台灣縱紋鱲、台灣馬口魚,俗名一枝花、憨仔魚、山鰱仔,為輻鰭魚綱鯉形目鯉科的其中一種。(維基百科),繪圖/李政霖。

人家飲用的水是天然山泉,引自猴山岳山腹。那是一處原始森林最深處的山溝,水泉緩緩自纍纍堆疊的石頭隙縫裡冒出,匯聚成溪澗。以前村民用竹管在下游截取。如今各自以水管在此引水,定期檢視,去除落葉雜質,讓純淨的水泉經由水管,流到住家使用。

友人家的灶房仍使用傳統深鑿的砂岩石槽,山泉水直接流向那兒。那水觸摸時特別冰冷,舒服。取來煮滾,泡茶更為合宜好喝。

一枝花,攝影/李政霖。

但如何確定水槽裡的水是乾淨可以飲用的呢?友人在石槽裡放養了一尾小魚。旁邊山溪即有棲息的溪魚,一枝花,特別偏愛乾淨偏冷的水質。偶爾,友人會丟一二粒米飯,讓牠食用。牠在流動的石槽水域,快速地游來游去,變成測試水質的最佳試蕊紙。如果水質有狀況,一枝花會漂浮上來,或者游得緩慢。

使用這一古老的經驗,讓友人家可以安心地飲用,不用擔心水質的變化,一枝花像忠心耿耿地狗一樣,幫他們家看顧水質。

一枝花的長相很特別,釣過的人一定印象深刻。其嘴開口位於前端,口裂深達眼框前緣,看起來像馬嘴,故而有馬口魚的別號。

砂岩器物示意圖,攝影/劉克襄。

年輕時,有幾回在山區釣魚,經常看到一種溪魚躍出水面,似乎在捕食飛蟲等蚊蚋。嫻熟的釣客便告知,那八成是番仔憨,意即馬口魚。

牠們以水生昆蟲和植物碎片為食,貪食個性甚是,任何掉落的昆蟲都不會放過。只是隨著山區野溪整治的普及,適合馬口魚棲息的環境大量消失中,我後來也很少看到河面有魚,突然躍出溪潭的場景。

石槽真的是砂岩製作的,攝影 / 劉克襄。

忍不住探問,為何不用其它溪魚做為石蕊試紙呢?村人也說不清,只說老人家這樣交待,便照著做。但我大膽猜想,應該是一枝花比任何其它魚對環境更加敏感,最適合做這樣的測試員。

有這樣環境敏感的溪魚幫忙看顧,村裡的人對溪水和溪魚的保護更不用說了,一定是傾力維護。他們不只是經常沿溪水的山道巡視,檢視水管的情形,同樣也嚴禁外人隨便捕捉,以免壞了整條溪的環境。

我在金門的百年古厝,看到昔時的古井,幾乎都有類似的養魚方式,藉此確定溪水的安好。只是不知,他們養的是何種魚了。

(圖皆為砂岩器物示意圖,石槽真的是砂岩製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