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屎藤也常被入為中藥草之列,攝影/古碧玲。

古人抗病除毒怎麼想?

有位居住山區的好友,送我一瓶「九股藤藥酒」,每天喝下 5 CC 來驅除身上的毒氣。她強調,山農種植作物期間,噴灑農藥之後,總是會喝點這種藥酒,以排除身上的農藥之氣。

活在大千世界,我們受到毒和故事的圍繞,為了說明毒,早期出現神農嘗百草,一日遇七十毒。從口述到文字記載,醫藥開始源遠流長,比如說《神農百草經》詳細解釋各種藥草的功能,從而為中醫用藥奠定紮實的基礎。

所謂「毒」,是危害身體的物質,不管是有形或隱形。一旦病毒襲來,必然影響五臟六腑的運作,身體或發熱,或惡寒、或咳嗽、或呼吸急促,在在都影響氣血循環。氣血不順,病氣必然上身。

出門,遇濁氣,驅毒保安康

如何解毒?民國初年,老派中醫認為民眾大量服用西藥,身上難免殘留藥毒,初診通常開立四片甘草,然後泡開水喝,但過量會導致高血壓和水腫,也會囑咐不要過量。

中藥的力道,就是改變氣候,攝影/古碧玲。

也許有人會問,從來不吃西藥的人,身上會不會有毒?當然會!因為我們一出門,就遇上周遭的濁氣,偶爾蔬菜也會有農藥殘留。所以解解身上的毒,以保安康。

最近,有位居住山區的好友,送我一瓶「九股藤藥酒」,每天喝下 5 CC 來驅除身上的毒氣。她強調,山農種植作物期間,噴灑農藥之後,總是會喝點這種藥酒,以排除身上的農藥之氣。看來農民的傳統智慧頗有參考的價值。

「虎狼之藥」病情轉好,要立馬停藥

西藥農藥的少量藥毒,還不至於要人命,但東漢末年,爆發瘟疫,死傷不在少數。當時,身為太守的張仲景(150年-219年),親族之間,大半往生,乃潛心研究中醫,援用古方,並以《黃帝內經》的理論,推出《傷寒論》,其中包含許多經典名方,如「桂枝湯」、「麻黃湯」、「葛根湯」、「小青龍湯」、「大青龍湯」。其中「大青龍湯」,就是治療「瘟疫」的藥方。

大青龍症,通常是發燒,咳嗽,有黃痰,病人自覺體外怕冷體內發熱,體表沒有出汗,有身體疼痛現象,口渴又沒有胃口。處方內容是麻黃、杏仁、石膏、炙甘草、桂枝、生薑、紅棗。其中麻黃、桂枝得到石膏的助力,可以發汗而不會升高體溫。杏仁,宣降肺氣;紅棗和生薑,幫助胃腸消化。但這些成分結合起來,藥力太強,因此需要加甘草來緩和力道。古代人稱甘草為國老,具有調和的功能。

雞屎藤也常被入為中藥草之列,攝影/古碧玲。

日本漢醫渡邊賢治在《漢方醫學》中,指出2009年爆發SARS,接著有新型流感,他兒子不幸得病。他起先用麻黃湯,效果不佳,改用大青龍湯後,才得以痊癒。但這帖名方,屬於「虎狼之藥」,中醫很少使用,如果喝了一兩碗之後,病情轉好,要立馬停藥。 中醫治療感冒,比較細致,而且視寒熱症狀而下藥。一般說來,如果鼻水和痰是黃色的,是熱症。清代中醫如葉天士、吳鞠通、王夢英,發現長江以南地區,常常出現病毒型感冒,便以「溫病」來稱呼。治療這種病症,往往需要「銀翹散」,因為成分包含殺病毒的金銀花、連翹。但如果病毒進了胃部,就會一直拉肚子,此時就要請有經驗的醫師開立藥方。

兩碗地瓜稀飯,上床蓋三條棉被

提到感冒,老一輩台灣人總會回想,台灣剛剛脫離日治時代,經濟狀況不好,農村缺乏藥物。但民眾自有智慧,對抗病氣。要是罹患「寒症感冒」,每每先喝下兩碗地瓜稀飯,然後躺在床上蓋上三條棉被,過了一段時間,身體發汗之後,病情便逐漸好轉。 其實,這就是中醫的「汗法」。面對寒氣入侵身體,症狀不一,比如說,肩頸僵硬,身體懼寒而發抖,這時張仲景的名方「葛根湯」,效果很好。多年前,日本裝幀設計師松田行正應國際書展邀約,來台演講,有幸擔任引言人,會後聚餐,談起感冒,他總是服用這帖中藥。

但要是寒氣上身,白色鼻水一直流著不停,有人曾經一晚竟然用掉整包衛生紙。此時,小青龍湯可以派上用場。一位中醫運用神話來解讀此方,意思是說,心下有水,止不住,就會往鼻子找出口,這一小區正處於「冬天」。但服用之後,春雷一響,會放水收水的青龍立馬亮相,前來收水。中國學者劉力虹在《思考中醫》指出,中藥的力道,就是改變氣候,倒是有幾分道理。

古人對抗病氣,特別重視陽氣,因為氣一強,血液循環就順暢,所謂「氣行則血行」。在具體實踐的方法,如操練吐納導引(氣功)、八段錦、易筋經、太極拳。要是用藥,富貴人吃人參,但以廉價的黃芪和當歸結合,也能達到補氣的效果。此外,也有名方如八珍湯、十全大補湯等。以上種種方式,都有助於強化免疫力。

當今病毒肆虐之際,如何對抗病氣,古人的智慧至今依然有參考的價值。

(本文為散文體,僅止於作者自述研究與經驗)

推薦閱讀
跨文化的土耳其友誼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