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儀辛夷

癡看眾辛夷後,返家第二日,捎了兩朵茸茸綠石竹,直擲白瓶裡,優品洋紅/玫瑰紅/紫紅/淺珍珠紅/鮭紅/灰玫紅/粉紅…,且留給英倫磊磊落拓的辛夷花吧。

越半個地球抵達倫敦,搭上RICHMOND線地鐵,直抵植物愛好者,無分專業或業餘,一生一定要走一回的英國皇家植物園(Royal Botanical Gardens),也稱邱園(Kew Gardens),三月,去得正是時候。

英倫三月,春華正熾熱綻放,滿城飛花-連翹、吉野櫻、昭和櫻、寒緋櫻、潼櫻、櫻桃樹、洋水仙、辛夷、藍鈴花…,連龐巨的月桂樹也雀躍星星點點黃色繖形小花。日本櫻花祭裡,桃紅色、粉紅色、白色櫻花連綿燦爛猶若冬雪之淒美,從東瀛移植到不列顛,櫻花似站崗的英國皇家憲兵,兀自華麗深沉。

包含最多樣態的邱園,任一角落都值得停駐。 攝影/古碧玲
包含最多樣態的邱園,任一角落都值得停駐,攝影/古碧玲。
竹林搖曳,曲徑通幽,不在東方庭園,而在英倫邱園,攝影/古碧玲。
竹林搖曳,曲徑通幽,不在東方庭園,而在英倫邱園,攝影/古碧玲。

書寫邱園3萬餘種珍稀植物與700萬標本之作前仆後繼,駐足這座園一整個禮拜賞不盡,自己獨鍾的辛夷花,於此刻,春風一掃,或矗立或低垂或奔放或流線,遍布邱園,「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出於唐代詩人王維,直到某個年歲方知這木末芙蓉花即是辛夷,花初開時若筆尖,因而有「木筆花」之名,葉萌時若柔荑,味辛散而溫。

花開若筆,辛夷別名木筆花。 攝影/古碧玲
花開若筆,辛夷別名木筆花,攝影/古碧玲。

在台北城中捷運站口首度見到,枝幹漆黑,桃紅色花開如女人手掌般碩大,花瓣似蠟質,綠葉尚未發出,僅僅兩株,引路人前後駐足探問花名。辛夷不睬路人嘰嘰啾啾,寂寂自開自落。

邱園裡辛夷開得簇簇令人醉,且撇報春或迎春,莫理櫻花急爭豔,白花紅花我自開。癡看眾辛夷後,返家第二日,捎了兩朵茸茸綠石竹,直擲白瓶裡,優品洋紅/寶石紅/玫瑰紅/紫紅/淺珍珠紅/鮭紅/灰玫紅/粉紅…,且留給英倫磊磊落拓的辛夷花吧。

英國皇家植物園裡的辛夷來自長江以北,攝影/古碧玲。
黑幹紅花,辛夷魅力不遜櫻花,只是花期更稍縱即逝,攝影/古碧玲。
黑幹紅花,辛夷魅力不遜櫻花,只是花期更稍縱即逝,攝影/古碧玲。
孤芳不自賞,無人不駐足讚辛夷,攝影/古碧玲。
孤芳不自賞,無人不駐足讚辛夷,攝影/古碧玲。
辛夷品種繁多,縱或是紅色,各自紅得不同,攝影/古碧玲。
辛夷品種繁多,縱或是紅色,各自紅得不同,攝影/古碧玲。
白瓣近蕊處帶粉紅的辛夷,落英猶美。 攝影/古碧玲
白瓣近蕊處帶粉紅的辛夷,落英猶美,攝影/古碧玲。
新葉在花開將盡時,萌生嫩芽。 攝影/古碧玲
新葉在花開將盡時,萌生嫩芽,攝影/古碧玲。
把色彩留在英倫,讓一枝茸茸綠石竹妝點一室,攝影/古碧玲。
把色彩留在英倫,讓一枝茸茸綠石竹妝點一室,攝影/古碧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