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菜的滋味

文 / 陳翠玲 / 2019-09-01

國小美術教師
居住在東引島上,教與學及書寫,喜歡花草樹木,喜歡陪伴有夢想的人。
2014 出版 «守燈塔的家族-東湧燈塔的故事»圖文套書。
2017 馬祖文學獎 故事書寫首獎。

曲著身體、頂著陽光、吹著冬日的風,眼前一大片的菜花,手不停重複的動作。那是我跟青花菜最初邂逅的時光,如今吃它,所有的青澀滋味也都成了歲月的美味。

菜就是花椰菜,是花也是菜。

小島入秋季溫度很低,種的白蘿蔔、高麗菜、大白菜,花菜都特別的脆甜好吃。

花菜從播種到採收時間很長,大概要經過2~3個月,農曆過年是花菜盛產期,所以,傳統年菜中便少不了這一道「螃蟹花菜炒年糕」,螃蟹的鮮味到了花菜及年糕,美味極了!我家那口子,很喜歡吃花菜,我的廚藝沒法澎湃料理,只是負責把菜煮熟,但我喜歡用小刀把一大朵花菜分成很多很多朵小花菜,套一句學生很愛說的:「這很療癒!」

攝影/賴黑黑

攝影/賴黑黑

2千元買了21顆花菜

花菜素炒料理是日常,幾顆蒜頭、少油或無油加水燜煮,熟了就上桌!外子吃得津津有味,很能享受食物的原形原味。只有一、兩次說:「妳菜煮成這樣,我也吃那麼飽!」

每到元宵節,安靜的小島就熱鬧沸騰起來,「擺暝」(註1)遶境結束後,社友齊聚「食福」(註2)社友中大多是年長的小農,餐會桌上也有一道「螃蟹花菜炒年糕」佐著東湧陳高,大家相談甚歡、氣氛熱烈。席中,有一位老農說:「我今年種的花菜都賣不出去,商家及餐廳都從臺灣進口!」我家那口子聽了就急著說:「我最愛吃花菜了,採幾顆花菜賣我吧!」

第二天早上,外子接到電話,說花菜送到一樓了,他急忙想下樓,並掏出兩張千元大鈔,對著我說:「這應該夠吧?」我說:「你不是買花菜嗎?要這麼多?」不一會兒,他扛著一大麻袋的花菜上三樓,我說:「你跟老農訂這麼多花菜?」他說:「我只是說採幾顆賣我。」我又問:「那這一大袋是多少錢?」他說:「剛好二千!」哇!「這麼多,你也買下來?」他說:「人家都送來了!」也是!

我數了一下,一共有21顆花菜,每一顆花菜都比我的臉還大。心想:如何吃得了!「這兩顆拿去給依媽吃、這兩顆送仙妹、這兩顆送玉妹、那兩顆送小璇子……我們自己還剩5顆!」還一邊分配一邊念起他常常說的:「種菜的人最辛苦了,從播種到採收,要忍受多少日曬雨淋!」

青花菜的臭青味混著懵懂的年紀

收到花菜的親友,大家都問:「今年你也種花菜喔!」他一律笑笑不回答!

市場裡,那個我常光顧的小農菜攤,賣著自己種的蔬果,每一樣蔬果都是少少的數量,他矮小黝黑,戴著一頂褪色的鴨舌帽,雙臂粗短厚實,有一次,當我將一枚50硬幣放在他手掌時,竟聽到一聲「喀!」的聲音,我回神看他掌心一眼,發現他的掌心佈滿厚繭。

小島上不曾見過有人種青色的花菜,青花菜近十年走紅,因為發現它的營養價值高於其他蔬菜,市場裡也全年都買得到青花菜。

最早認識青花菜是在嘉農求學時期,專四的寒假,全班去台南農友種苗公司的農場實習,應該是去了三個星期,每週工作六天,都做同一件事,就是幫青花菜的花朵異花授粉,這樣的人工授粉可以大大提高果莢種子量。十字花科的青花菜,花黃四瓣、總狀花序,可以想像一棵青花菜有多少朵小花?

十字花科的青花菜,花黃四瓣、總狀花序,可以想像一棵青花菜有多少朵小花? 攝影/賴黑黑

十字花科的青花菜,花黃四瓣、總狀花序,可以想像一棵青花菜有多少朵小花?攝影/賴黑黑

那時,我們每個人搬一張只有一支椅腳的板凳,椅腳裝在椅面中央,底部尖尖的,方便插入土中固定,而手裡拿著一支鑷子,夾下一支雄蕊,將花粉往其他朵花的柱頭蹭蹭,讓花粉留在有黏液的柱頭上幫助受精。吃飯時,桌上也一定有一盤青花菜,青花菜的臭青味混著懵懂的年紀,夜晚時睡在大通鋪的木地板上,一個人的位置比單人蓆子還要小,睡覺時真不敢翻身,怕一翻身就翻到旁邊同學身上去了。

現在吃青花菜時,仍記得在南台灣種苗農場的經歷,曲著身體、頂著陽光、吹著冬日的風,眼前一大片的菜花,手不停重複的動作。那是我跟青花菜最初邂逅的時光,如今吃它,所有的青澀滋味也都成了歲月的美味。

鍋裡的水像極了紫色藥水 吃來口感卻更細膩

另一種花菜,它是紫色的,紫色花菜是近5、6年才研發成功的品種,報導指出研究團隊是歷經34年選拔馴化才培育成功的。

當發現農友種苗公司有販賣紫色花菜種子時,就買來種。從此,一到播種期,便記得去郵購種子,我家後院我叫它「夢想莊園」,這些年的冬天「夢想莊園」必有她的芳蹤!當紫色花菜成熟可以採收時,真是賞心悅目!像是一朵朵紫色的花盛開著。

當紫色花菜成熟可以採收時,真是賞心悅目! 攝影/陳翠玲

第一次煮紫色花菜,掀起鍋蓋,還真嚇了一跳!鍋裡的水像極了紫色藥水,要吃它覺得很有障礙,後來發現吃起來脆脆的,讓你一口接一口,比起其他顏色的花菜,口感更細膩爽口,分送親友也都深受好評。

「夢想莊園」裡的紫色花菜今年仍會來報到,莊園的主人也懷抱著許多植物生態夢,總想能播下希望的種子,長成夢想的樣子。

花菜的滋味在咀嚼後耐人尋味:兩千元花菜的溫暖敦厚,有青花菜的青澀歲月,美感口感兼具的紫花菜〜我想這也是我的人生況味吧。

  • 註1 擺暝:福州話發音,每年元宵節到農曆二十三,意指擺放香案、供品一整
    晚,供神明享用。
  • 註2 食福:擺暝、迎神後,接著就是「食社」或稱「食福」,昔日都由社頭負責
    將祭祀的整頭豬隻及各種祭品現場煮食,在廟宇廣場宴請社友,場面熱鬧,人聲鼎沸。
分類:

花菜的滋味

訂閱電子報

上下游副刊每週出刊一次,精彩文學、藝術、攝影、書摘,千萬不能錯過!

謝謝您訂閱上下游副刊電子報

不好意思,出了點問題

訂閱電子報

上下游副刊每週出刊一次,精彩文學、藝術、攝影、書摘,千萬不能錯過!

謝謝您訂閱上下游副刊電子報

不好意思,出了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