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苦澀的種子」為美國導演米查.普雷德(Micha X. PELED)拍攝的「全球化三部曲」系列其中之一,記錄印度農人因種植基改作物而自殺的。本片為2012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作品,目前已結束放映, 但高雄電影節即將放映,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查詢放映時間。

──────────────────────────────────────────────────

前天在紀錄片雙年展看了Bittter Seeds(苦澀的種子),是一部關於基改的故事—敘述印度農民因為購買基改的棉花種子,最後債務過於龐大而無法償還導致自殺的現象。這聽起來很驚人,也很不合理,但事實是現在在印度,幾乎每30分鐘就有一個農民自殺。

片中紀錄,孟山都的業務員會到各個鄉村販售所謂的「Bt 種子」,向農民保障可以有更高產量,收穫更多,傳單上甚至印製有因為種Bt 種子致富的農民的照片和電話,而在電視上也可以看到Bt 種子的宣傳廣告:農人父親駕駛著一台全新的摩托車回家,孩子興奮地問父親:這是我們的嗎?明年還會有嗎?父親驕傲地回答說,明年會變成一輛轎車!最後打上Bt 種子的圖樣,企圖推銷所有人。

當基改種子進入印度市場時,幾乎所有人都趨之若鶩,以為這是實現夢想的開始,但農人忽略的是,所謂的高產量,也是要同時施用更高劑量的農藥和化肥,(又只能買孟山都生產的農藥和化肥)而灌溉和施肥的時間點更是要非常精準(Bt 種子會有小冊子說明在哪些時間點該做哪些事),但對沒有基礎灌溉設施的印度小農來說,根本無法遵循灌溉的規則只因為一切的水資源要靠老天賞臉,在極端氣候的環境條件下,當然沒有辦法穩定地生產,想當然耳,就是一連串悲劇的開始。

等到他們發現Bt 種子不好的時候,已經再也買不到傳統棉花的作物種子了,國家的農業研究場所也停止研究棉花種子,完全放任Bt 基改棉花獨占市場。更恐怖的是這種Bt 種子基改到收成後,棉花不會留有種子,農民根本無法自己留種,所以農民得年復一年地花錢買種子,這是最令我驚愕的地方。

片中影像,街頭的基改棉花種子廣告
片中影像,街頭的基改棉花種子廣告

基改真的讓世界變好嗎?

還是有很多人覺得基改作物人們吃了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甚至更健康?),或者相信基改的種子真的會讓耕作本身變得容易,但秉持這樣念頭的人,可能只看見了消費端的便利與便宜,而忽略了生產端的辛苦。在某個地方已經安然生長百年甚至千年的品系,一定有一套適合當地風土的生長模式,「適地適種」,其實是非常簡單的自然法則。

當一個前所未有的基改物種進入這個環境時,對整個自然生態造成的影響,有可能是毀滅性的、全面性的崩壞,而這些恐怕都是我們難以想像的。

基改作物其實是一種對未知自然的危險挑戰,我們其實還不熟悉基改的潛在風險,說誇張一點就像核能發電一樣,但專家學者又最喜歡為未知的東西背書了。

基改作物真的幫我們創造產量了嗎?在創造「產量」之餘,又剝奪了我們的什麼了呢?農人的收入真的變好了嗎?食物真的變得更容易取得了嗎?

美國加州將於十一月初總統大選時公投37號法案:「將有使用基改作物的作物標註在食品外」,反對陣營如孟山都(Monsanto)、拜耳(Bayer)、杜邦(DuPont)、可口可樂(Coca Cola)、百事(Pepsi)、家樂氏(Kellogg)和亨氏(Heinz)等公司,都砸下數以百萬計美元打廣告反對這個提案。美國是基改的起源地,但對基改的相關規範卻是最草率的國家。

台灣其實在民國九十二年之後針對有使用黃豆和玉米的兩項產品要求標示是否使用基改黃豆或玉米,但醬油和大豆油不在標示範圍內,我們對於基改食物的規範,一樣非常脆弱。

所以,別以為這一切只是發生在印度鄉下或是很遙遠很遙遠的事情,也別再說基改跟你無關。下次去超市逛逛,你會發現市面上基改的豆製品俯拾皆是,吃的用的無一倖免,有的也許掺有,但甚至沒有標示呢。

寡婦拿著自殺丈夫的照片

By Daniel James Scott
片中男主角以傳統方式耕作的樣子。By Daniel James Scott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事實上,台灣也是如此。
    我爸媽自己菜園種的自己吃的菜,一樣得去買種子。
    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