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澱粉流竄台灣,被驗出販賣與使用非法原料的業者,卻個個都喊冤。名記豆腐24日遭爆出使用的豆花原料(地瓜粉)含有順丁烯二酸,弔詭的是,名記老闆確認上游廠商領有SGS合格檢驗才進貨。此次事件中許多廠商自稱是受害者,究竟問題出在哪裡?上下游以名記豆花為例,回溯食品原料的流程,透過業者說法,找出目前食品管理的漏洞。(請點選下方內圖表任一角色,即可跳出業者說法

從工廠到餐桌:順丁烯二酸的上下游之旅

A、聯成化工、信昌化工:化工原料生產廠

角色化工業者,生產順丁烯二酸及其他化工原料。

B、冠響化工:化工原料貿易商

角色進出口化工原料,包含順丁烯二酸,提供各行各業使用。行業包含:化工原料、染整原料、食品原料、製藥原料、化妝品原料、洗劑原料、溶劑、染料。

C、三進粉業:食品原料商

角色:向上游冠響化工,買進順丁烯二酸,混入澱粉中。

業者心聲
我知道買的是化工原料,但順丁烯二酸又沒有毒(編按:順丁烯二酸急毒性低,但有動物實驗證明會造成內臟損傷),只是政府未核准。歐盟和美國都能使用(編按:歐盟規定只允許使用在間接的食品包裝素材),政府規範不明,應該比照歐盟制訂許可規範(編按:歐盟不允許加在食品中),被查封又被罰,很不服。現在政府核准的21種化製澱粉,有很多比順丁烯二酸還毒。

D、怡和粉廠:買賣澱粉的大通路商

角色:向上游三進粉業買入澱粉後,賣出給小通路。

業者心聲

我們從上游進貨後完全未分裝,之前也不會主動去送驗,若下游廠商需要檢驗報告,才會跟三進(粉業)要。但澱粉的規格表中,只有檢驗二氧化硫、生菌數、水分等等,順丁烯二酸不在核准範圍內,我也是受害者,但這次之後,自己一定會再去驗。

我們只是通路商,過去衛生署從沒有查過我們;聽說衛生署會去查下游,不過也是查使用的原料有無添加物許可證、衛生環境等。

其實四月時,業界就傳出澱粉含有順丁烯二酸的風聲;五月之後的粉,都是送驗合格才出貨;後來知道自己的粉出問題,也趕緊通知下游廠商回收,名記遭檢出的細清粉可能是之前沒有回收到的。政府應該管好澱粉廠,不然下游很倒楣。

E、大區田商行:買賣澱粉的小通路商

角色:向上游「怡和粉廠」買入澱粉,零售賣出。

業者心聲

我們是小通路商,怡和是大通路商,賣十幾年了。這次「怡和」雖有出示不含順丁烯二酸的檢驗報告,但可能送驗的那批和出給名記的不同批貨。怡和曾經通知要回收,但沒有說的很清楚,賣給名記的那包,可能是混到之前的貨了。其實只要上游管理好,我們就不會有問題了。

衛生局主要是抽驗市場成品,這次事件前我們從未被抽檢過;如果客戶有需要報告,我們才會跟上游拿,像名記就是每個月進貨都要求檢驗報告。基本上,我們相信上游廠商,而且品項那麼多,我們怎麼可能一一自己驗?驗的錢都比產品還要貴了。但之後進粉,都會要求上游廠商出具檢驗報告。

F、名記豆花:食品製造商

角色:向「大區田」商行買入所需澱粉(地瓜粉),作為製造豆花的局部原料。

業者心聲

和大區田合作20幾年了,特別交代老闆,幫我們找最好的原料。5/2拿到不含順丁烯二酸的SGS檢驗報告,隔天才進貨;連有SGS報告不含順丁烯二酸的都出問題,到底要去哪裡買合法的原料?

我們的原料都有檢驗報告,成品也會檢驗。我們的下游通路很嚴格,都會驗農藥殘留、防腐劑、漂白水等等,衛生局也會不定期抽驗,不過都是檢驗成品,不查原料。把關已經這麼嚴格了,但如果是亂摻的,我們還是不知從何驗起,政府一定要把關好上游。

從化工原料到食物,該如何控管?

一個地瓜粉需要經過6道關卡才能製成食品,其中最重要的角色莫過於三進粉業。其上游是工業原料廠商,下游是食品經銷商,等於左手買進順丁烯二酸,右手混入澱粉以「食品原料」賣出;明明製造的是非法食品添加物,卻仍以「食品原料」名義販售。但台灣沒有任何單位追蹤化工原料的流向,也未限制購買化工原料的資格。

衛生署經過半個月,終於承諾要管制化學原料進入食品,未來化工業者若將工業原料賣給食品廠商,必須負起連帶責任,只是化工業者和食品廠商會不會經由第三人仲介轉賣?由誰監督管理?恐怕仍是很大的問題。

此外,化製澱粉屬於食品添加物,衛生署強調,未來將強制登錄「食品添加物廠商」,以便追蹤流向。然而上述的食物鏈,6道關卡沒有一個是登記為食品添加物廠商;衛生署認定三進粉業只是「食品原料商」,因此,地方衛生局查緝時只注重衛生環境,甚少抽查原料,難以防止弊端。

上游漏洞多,檢驗證明又無法保證買到的是合法、健康的原料,恐怕難以抹除消費者疑慮;就算衛生署加重罰責,能否有效制止,也尚待觀察;根本之道還是建立完整的管理機制,確實追蹤食品流向,才能遏止類似事件一再重演。

延伸閱讀:

毒澱粉誰來管?政府部門各行其是,上中下游漏洞百出

遏止毒澱粉,衛署:化工行不能直接賣工業原料給食品廠

源頭無管制,下游業者遭殃─採用檢驗合格原料,名記豆花仍遭驗出順丁烯二酸

立委籲擴大食品添加物查驗登記 衛署卸責指難行

毒澱粉流竄,台中肉圓、粉粿也淪陷

塑化劑事件翻版?食品管理漏洞多,工業用順丁烯二酸恐廣泛流入食品業

+加入上下游臉書粉絲團+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1 則回應

  1. 「現在政府核准的21種化製澱粉,有很多比順丁烯二酸還毒。」

    真的假的!?

  2. 您好,

    我是商周網站討論區編輯,
    您的這篇文章寫的非常詳盡,
    想請問是否願意授權轉載至商周網站討論區
    讓更多讀者和網友了解食品流程,
    也讓更多人到上下游網站閱讀其他文章.

    若經同意,文章將註明出處來源與作者

    感恩

    商周網站討論區 編輯留

  3. 您好,感謝您清楚的整理,讓我們知道這次事件的上下游關係。

    由於本身並不瞭解「順丁烯二酸」的性質,在網路上查閱後,只看到此網頁略有說明,但仍有諸多不解之處。(請參閱「http://www.fdalab.com.tw/news_content.php?id=16」)
    1.按此頁說明:
    (1)『順丁烯二酸酐(Maleic anhydride) 為美國FDA及歐盟核准之間接食品添加物,遇水後會轉化成順丁烯二酸,可應用於與食品接觸之包材,另外在合法的添加物中,如蘋果酸或反丁烯二酸等,亦可能含有少量順丁烯二酸,因此有些食品中含有少量的順丁烯二酸是合理的,但本次稽查出部份食品含有順丁烯二酸是因為用了尚未核准的順丁烯二酸酐化製澱粉。』
    (2)『進一步追查後,不合格產品係因產品中使用未經核准之順丁烯二酸酐化製澱粉,而非直接添加化合物順丁烯二酸(酐)所致。』
    (3)→所以意思是指「順丁烯二酸酐化製澱粉」是不可以的,而「直接添加化合物順丁烯二酸(酐)」在美國或歐盟標準是可以的?

    2.另外,編按之「動物實驗會造成內臟損傷」,似乎是在狗身上的實驗;猴子、大鼠、小鼠似乎沒有?(請參閱:「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172/13533」)

    3.順丁烯二酸搞得人心惶惶,希望可以持續追踨,造福大眾……..

  4. 可以請記者再查三進粉業說「現在政府核准的21種化製澱粉,有很多比順丁烯二酸還毒。」
    究竟是哪21種化製澱粉?會有何影響?
    非常感謝這篇報導。

  5. 三進粉業這個….「我知道買的是化工原料,但順丁烯二酸又沒有毒(編按:順丁烯二酸急毒性低,但有動物實驗證明會造成內臟損傷),只是政府未核准。」

    自己知道買的是化工原料加入澱粉中結果說自己是受害者? 政府未核准所以當作可以?

    被冤枉? 受害者? 很不服? 有沒有搞錯啊? XD

  6. 您好:

    有幾個相關問題,因為還找不到明確資料,也不知道該在哪裡詢問,所以冒昧在這裡提問。

    1.
    這次的事件,在最一開始時是如何被發現?
    我有看見聯合報的社論提到:
    「這次的毒澱粉事件,卻是消基會發布『米粉不含米』的調查報告,引起『全家』便利超商對『化製澱粉』的警覺,從而追蹤發現供貨商的黑輪品質不合規格,並通報食管局,才告曝光」(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7931103.shtml)
    這是確定的訊息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也想請教,通常是要做怎樣的檢驗,才會找到這種「原先不被預期存在」的化學物質?

    2.
    在上下游的這篇文章中,也提到「化製澱粉」這個名稱,指的應該是「用特定化學物質修飾過的澱粉」,在FDA網站的確也可以找到21種合法化製澱粉的清單(http://www.fda.gov.tw/upload/133/Content/12008.pdf),所以我想請教的是,之所以把這次順丁烯二酸事件拿來和這些「化製澱粉」做比較和歸類,主要就是因為,這種也是添加了順丁烯二酸的澱粉,在概念上也是一種「化製澱粉」的想法嗎?如果是這樣,那除了前面留言提到的那21種化製澱粉是否有害的問題,我更疑惑的是,會不會現在在食品原料行的材料中,就還存在著用其他種化學物質修飾過的澱粉,或其他種類的原料、產品,就像塑化劑事件那樣。也就是說,這種把化學物質「添加/替代」進入食物的方法和技術,究竟門檻有多高?是否很容易就能找到新的化學物質?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檢測技術、檢驗機制和檢測成本,才有可能「一網打盡」或「一勞永逸」,是否有可能每次都能找到所以不該存在的化學物質?

    3.
    想請教,名記豆腐用的「德細清粉」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澱粉?為什麼會有這種名字?這是一種合法的「化製澱粉」嗎?亦或者就是普通的「地瓜粉」?請問這個問題,也是同時想釐清順丁烯二酸和化製澱粉間的關係,就是說,順丁烯二酸的使用,在這次事件中是否不僅僅被用來取代合法的化製澱粉,也被用來取代其他種類的澱粉?我這樣的理解不知道正不正確?

    非常感謝!

  7. 上下游新聞編輯

    shunnan:

    您好,針對您的詳細提問,今日上稿完時間已經晚了,我們會來整理一下再來詳細回答,請再等一下,感謝你!

  8. 上下游記者林慧貞

    shunnan您好,不好意思最近有點忙,感謝您提出的問題。

    1.針對第一個問題,這個事件的確是有人去向食管局舉報才被發現,至於是誰去舉報,我們這邊沒有很確定的消息,但的確是從假米粉事件爆發後,開始有人注意到化製澱粉的問題,才接著爆發後續事件。
    很遺憾的,因為化學物質有成千上萬種,目前僅能針對特定目標物檢測,預期之外的物質很難被檢測出來,因為根本不知道是哪種物質,甚至連檢驗方法都沒有,以這次順丁烯二酸為例,衛生署在4/26才公佈檢驗辦法,若不是有人清楚指出是何種物質,衛生署也無法這麼快就判讀。兩年前塑化劑事件時,發現塑化劑的那個技正就是按照波形慢慢比對篩選,花了一個多月才確定起雲劑被加入工業用的塑化劑,所以基本上,目前沒有任何檢驗技術能夠找到一個東西中所有被涵蓋的物質。

    2.添加化製澱粉的目的是為了讓物質有某種特性,例如Q彈、不易斷,而順丁烯二酸澱粉也是一樣的概念,主要目的是為了達到Q彈。
    然而,這21種化製澱粉是以食用為目的,經過嚴格的毒性測試和風險評估,衛生署也規定化學物質的殘留量,因此可以被稱為「食品級」添加物,但這次查出的順丁烯二酸澱粉沒有經過任何測試和評估,裡頭有多少雜質、生菌數和衛生條件,都不得而知,而這就是工業級和食品級最大的不同。
    如您所言,這些化學原料非常容易找到替代品,目前台灣有上千家製造或販售食品添加物的商家,但是衛生署僅登記500多家,目前幾乎沒有門檻,商家對於化學原料的知識普遍不足,但我國的主管機關卻從沒有好好正視這個問題,就連食管法修法,在管理上的探討也非常缺乏,而且就如我上面所言,目前沒有一個儀器可以完整檢驗出一個東西中含有的化學物質,所以源頭管理才顯得更重要。

    3.名記豆腐用的是「細清粉」,「德」是廠商的冠名,細清粉是一種俗稱,僅是普通的地瓜粉(但也未必是天然地瓜,有可能是樹薯粉),地瓜粉是「食品原料」的概念,而修飾澱粉是一種「添加物」的概念,只要能談到效果就好,使用的量不會很多,不可能拿來取代正常的地瓜粉。
    順丁烯二酸是一種化學物質,可以和澱粉作用成為修飾澱粉,也就是說,順丁烯二酸合成變成一種修飾澱粉,這個修飾澱粉再被加到地瓜粉裡,成為今天名記手上的那包細清粉。所以這次查出含有順丁烯二酸的不只是地瓜粉,還包括在來米粉、澄粉,就是因為順丁烯二酸化製澱粉,被摻入了不同的食品原料。

    另外也回答上面幾個朋友的問題,順丁烯二酸目前在全世界都不能加到食品中,歐盟和美國只許可順丁烯二酸加入「食品包材」,仍然屬於工業使用的範疇。由於全世界沒有人允許順丁烯二酸加入食品,自然沒有對於人類的風險評估,雖然動物實驗中只有狗出現腎臟病變,但外國仍不敢輕忽,所以才制定出最高殘留量。

    但值得強調的是,這次使用的是工業用順丁烯二酸,其中的雜質、生菌數都未經檢核,能否適用歐盟標準還值得探討,這部分我們也還會去瞭解,現在大家只能盡量避免攝食加工過多的食物,或是到信賴的商店買東西。

  9. 公務員拒絕公佈「經檢驗,查無含順丁烯二酸」的商品。其理由是:「為避免圖利特定廠商」。

    對此,我的回應是:非到萬不得已,一律不買任何「經加工過的食品」,只買「未經加工的食物」。

    台灣公務員再不改變其「爭功諉過,官僚、高傲」的本性,台灣食品業可能要長期蕭條。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