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在台北市長大的小孩。卻始終覺得自己並不屬於那裏。今年大三辦了休學,在止不住尋找生活節奏的渴望下,及想要在資本主義下以另一種生活方式的可能性與實踐生命的價值下,選擇用種田的方式展開對話。

我在宜蘭員山鄉深溝村種米,種的稻子是台中秈十號,不施農藥與除草劑,肥料是自己去山上採菌作的微生物菌,手撿福壽螺,日曬穀子。田地離我住的地方相當近, 是一塊獨立完整的田。

一開始是想跟著宜蘭小田田了解種稻的知識,好作為成為一個專業農夫的管道。然而在其他小農的說服下,以及對於實踐掌控生活自主性的驅使下,憑著年輕就是本錢而接下了將近三分八大小的水田,開始面臨了賣米的挑戰,我是效仿青松大哥和宜蘭小田田採用認穀的模式,邀請願意支持友善耕作的消費者,或想知道稻子的一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朋友們,都可以向我買米成為穀東。

我希望能夠與消費者面對面的推廣友善耕作與分享種田的初衷。我打算把自己種的米取名為「自己的米」,想要縮短在過度膨發資本主義下造成人們對於購買商品而產生的距離。我認為種稻在消費至上的世界裡帶有溫和緩慢與汩汩的力道。

不可諱言,心裡面還是有都市主流價值觀和揣著緊湊學習步調的遺毒,但我告訴自己農業就是生活,時間是生命中累積的方式 。我在這裡種田,生活。我會每天寫些田裡稻子生長的進度,與其他小農交流的心得和對農村的觀察。若有想要來田裡參觀的朋友們,歡迎隨時來玩,或來幫忙。

時常有人對於我在種田感到訝異,覺得這麼年輕就願意回到農村實在不簡單。年輕人種田對一般人來說似乎喚起一種鮮血般的鹹甜滋味,帶有對疲乏社會下迸出新生活的美好想像和自省思索後泛起的痛楚。不能否認,休學去種田的確是自己作為一種反抗現有社會的手段,想要走另一條道路。想證明種田對年輕人來說也是一種工作選項。而當願意踏出雙腳踩在一個地方時,改變就會隨著步伐印烙出來。

當農夫不輕鬆也不怎麼愜意,然而在田裡工作時,心態卻是健康有朝氣的, 因為知道做的一切,無論是補田埂,除雜草,撿福壽螺,都是為了種出好吃健康的稻米,同時也維護生態環境。每一樣動作都是朝好的用意發展。對年輕人,至少就我來說實在是很有成就感。

每次拿起鋤頭朝天空往土裡落下時,除了看到汗水落下,滾燙的陽光在脖子上發辣,其它的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只知道當我抬起頭觀望發想時,蘭陽平原上的山頭就在這一側和那一側,山的形狀像搖籃曲輕撫般的旋律在水田,藍天和白鷺鷥之間蕩漾。什麼也不必想就能懾於此刻豐厚令人心碎的富足。

我始終在觀察眼前所處的社會。傾聽自己和社會的對話方式 。

很快的發現心中焦慮的結鬆了開來,因為我正在用雙腳雙手關心這片孕育我的土地,重新伸展與她斷裂的根系

歡迎大家向我買米。

認穀網頁: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K7HqEOMLzhxf-QYeaYUhOnP83kzasMayCodbNG78Fgc/viewform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建議標點符號用全形會比較好讀喔~

  2. 只要思考過就是很好的價值選擇~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