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毒奶粉、塑化劑、混油食安醜聞一一爆出,乃至最近的地溝油事件,好像我們一點選擇的權利都沒有,只能一直吃著這些有害的食品。但又或許,我們還有一些機會,為我們的生活、食衣住行上,帶來一場革命,故事從一顆馬芬說起。

我們要怎麼吃?

你或許有聽過一根稻草的革命,那是福岡正信先生的鉅作,講述他的哲學與自然耕作,其他他認為當我們以為自己了解自然時,其實自己是一點也不了解她。回到我們的食安,媒體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說法,吃什麼最好、什麼不能吃、這個要怎麼煮最好…等等,有時兩方說的還不一樣,讓人無所適從。「究竟在這個世界上,我們要怎麼吃啊!」好像是一個最簡單也最困難回答的問題,我們到底了不了解要怎麼吃?

muffin
綠領農學市集-香蕉巧克力馬芬

 麥田狂想

喜願小麥的台灣小麥復耕邁入第八年了,從一開始因為國際原物料大漲,施總不甘被國外所控制,希望台灣有多一點的自主權;到現在,喜願小麥契作面積450公頃左右,遍部全台的雜糧復興行動,已經成功的點燃。

本土友善耕作小麥,成本是外國進口的一倍,在喜願開發豆麥醬油、小麥啤酒、餅乾、麥汁的同時,我們綠領也在想,有沒有一種食物像速食一樣方便食用、像法式甜點一樣提供幸福感、像健康食品一樣給人們多種營養,於是我們就開發出這款全素的香蕉巧克力馬芬。我們麵粉100%使用喜願白海豚牌中筋麵粉,還加入了里仁公司所販售的有機糙米麩,不只營養更多元、在地友善耕作外,還可以增加鬆軟的口感,真是一舉數得。

馬芬裡賣的是什麼料

一般的馬芬都會使用奶油與雞蛋來製造出香醇的滋味,奶油可以讓蛋糕鬆軟,雞蛋的蛋黃有乳化劑的作用,使奶油與水份能充分混合,才會有一致綿密的口感。不過奶油與雞蛋除了有些人會過敏之外,這些畜產品的碳排放量或者人道飼養程度都是需要考量的,因此我們改使用喜願共和國-大豆特工隊的豆子。

2014台北國際烘焙展
2014台北國際烘焙展,喜願施總與愛不囉嗦夥伴合影

大豆特工隊的豆子跟小麥一樣,都是不使用除草劑、化學肥料與農藥的友善耕作在地雜糧,可以提高台灣的糧食自給率(目前僅33.3%),並且還有活化休耕地、創造生態環境等好處。我們馬芬使用全豆,意思是沒有過濾豆粕,能完整吃到豆子的營養,除了40%以上的蛋白質、20%左右的油脂與碳水化合物之外,還有豐富的礦物質與膳食纖維,其中大豆卵磷脂可以做為乳化劑之用,所以使用大豆不只減碳,又能兼顧營養與美味。

 不再血汗的”巧克力”

foody

飲用可可的歷史至今已三千年,從一開始「神的食物」(學名之意)供給貴族使用,到現今開發社會不可或缺的甜點,在我們開心吃著一片片或便宜或昂貴的巧克力時,或許都忘了了解可可的生產過程。

可可最大生產地區是非洲,童工與廉價勞資醜聞不斷,在世界一頭的肥胖兒童開心吃的巧克力的同時,另一頭肌瘦的兒童做著可可產業的粗活形成強烈的對比。看過相關歷史書籍的人都知道,可可是一項剝削的農產品,價錢被許多先進國家所控制,很難有翻身的餘地。

除了西非的Divine chocolate是一群農民創立的合作社,體現公平貿易外,台灣的馥聚也是其中一家經營公平貿易的可可、咖啡等農產品的公司。這次我們市集除了馬芬使用馥聚有機的巧克力豆外,現場也有販售限量的巧克力片與咖啡包,市面上不容易獲得,敬請多多把握。

總結

我們選用了各種最好的原料,希望人人吃的一口馬芬,都能化作鼓舞台灣農業復興的一份力量。每個人都希望獲得健康,也希望整個大環境風調雨順、沒有災難,但平常我們是否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呢?期盼這個馬芬能為大家帶來多一點點的真實、多一些些的健康,讓自他安樂都有轉變的契機。

「一天三餐,每個人每天都有三次改善健康、改善地球的機會」-珍古德

綠領帶來一場革命,故事從一顆馬芬說起。

綠領橫幅8

延伸閱讀

台灣小麥好久不見系列報導

買一條不血汗的巧克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