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蜜橄欖茶是夏天最佳解渴健脾飲品,然而客家話稱為「欖仔樹」的錫蘭橄欖,果實卻是成熟於冬天。每當雙溪熱帶樹木園的錫蘭橄欖林,樹上掛滿熟實,地上鋪滿落果時,降遷至此避寒的白面鼯鼠,也會將這片林子當成餐廳,大啖一番,幸而美濃人並不捕獵飛鼠,遂成了當地夜間常見的生態風景。

錫蘭橄欖常見南部,屋前屋後或與鄰居隔界的乘涼樹,間雜紅葉是其特徵。

殖民經濟的印記

錫蘭橄欖(Ceylon-olive Elaeocarpus)常被誤認為油橄欖(Olive),後者與桂花同屬木犀科,是希臘神話中,智慧女神雅典娜贈送給希臘子民的禮物;而前者則是杜英科杜英屬喬木,屬名 Elaeocarpus 由希臘文橄欖 (elaia)與 果實(karpos)締造而成,意指其核果形狀如橄欖。史料記載是1901年由台灣總督府殖民局,從印度、斯里蘭卡(舊名錫蘭)原產地引進台灣種植。

錫蘭橄欖在台灣被普遍栽培,喜好低海拔溫濕多雨的環境,尤以中南部為多。1935年竹頭角熱帶樹木園(現改名為雙溪熱帶樹木園)設立,依據屏科大森林系楊勝任教授在2001年的調查,園區內共有150棵餘株。但不只雙溪熱帶樹木園,從美濃東北、黃蝶翠谷山系延伸至六龜丘陵、山區,錫蘭橄欖相當常見,也是山村居民種植於屋側田邊與鄰舍隔界的乘涼樹。

聖誕節至元旦間為最佳熟果採收期。

1960年林務局楠濃林區荖濃工作站,在新威設立苗圃,曾經以栽培熱帶林木為全台最大苗圃,最為人知的自然景觀是兩側併排、高大筆直的桃花心木林。而苗圃對於五年級的邱驛涵來說,是除了上學、幫忙家務之外,與童伴玩耍、上樹採摘「欖仔」的好去處。

蜜釀童年回憶

邱驛涵運用家屋旁的空間整理成木屋冰品,地點位於台28線轉入天台山的交叉路口處,附近有新威國小,以及為六龜帶來灌溉用水,而受到紀念的黃仙人水圳恩公廟,距離新威苗圃也僅1、2公里。原來在台中發展,為了照顧雙親而返鄉,當時想賣的是咖啡,但因為鄉下並沒有人喝手沖單品豆,只好改賣罐裝咖啡,以及果汁飲料,一只冰箱就能裝下生計的全部。

八年前,送罐裝飲料到新威苗圃旁的維多利亞樂園門口時,看到落了一地的橄欖,味覺的回憶牽引她開始研發蜜橄欖。「小時候可以吃的東西不多,把橄欖拿來茹鹽就很好吃了!」邱驛涵表示,連同土番檨、拉拔,是兒時最常吃的三種山零食。當時,她想起在清涼山妙崇寺曾經喝過蜜釀橄欖茶,心想:「我應該也做得出來」。

第一年製作,雖然滋味不錯,但水份過多,不耐久存。但小時候跟著夥房長輩學習醃漬的養成,蜜漬橄欖並沒有難倒驛涵,第二年便開發成功。步驟是,先將一顆顆果實剪下,蟲吃過的、有霉斑的全都挑除、洗刷乾淨,再用鹽殺青,約2小時後,用開水洗淨,晾乾後置入鍋內,分批加糖慢炒,此時最關鍵的是手的力道掌握,過於使力會刮除果皮,賣相不好。

驛涵不用瓦斯煮,而是用父親炒山茶留下的土窯,小火慢培,讓多餘水分充分蒸發,橄欖果肉縮得皺皺的,整顆轉成深色,便大功告成。但此時並非風味最佳時刻,還需置放一個月等待醣化,味道才會慢慢由酸轉甜,方是最佳品嘗時機。

驛涵選用的錫蘭橄欖,離家不過數百公尺的距離,最遠也曾至幾公里外的二坡仔,或更遠一點的六龜,但都是來自與農人或鄰居契作的。每當聖誕節至元旦前後,便會雇工上樹摘果,或者整株修枝後搬運回家,再慢慢摘下。每年約需要300斤的重量,剛好換算成一棵樹的結果量。依植物時令、在地里程的生產,並不是什麼大道理,而是一種生活方式,消費者也幾乎是熟客。

一棵樹就能釀造一季夏天的清涼飲品。

藝術妝點生活

現在,木屋冰品還是賣瓶裝飲料,只是多了一個吧臺,你可以依著節令點購飲品,除了蜜橄欖茶,清明時有向寶來收購的梅子釀漬的醋飲,還有高山愛玉,並且,重新賣起了手沖單品咖啡。喜歡藝術的驛涵,也在小小的店面掛滿了許多親筆油畫,吧臺、冰箱、門牌則是馬賽克鑲嵌,隔熱墊則是藝術陶版,加上植栽的配置,空間雖小,卻充滿美感,讓人心神遠離大馬路的塵囂,拾取鄉間恬靜。

2015年,高雄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輔導設置了「好客山農」品牌,木屋冰品的蜜橄欖與胭脂梅都入選為客家文化特色商品。只是,驛涵仍堅持以自己的步調,依節氣時令向農民契作收購農產品,一切慢慢來、慢慢做,質精量少下,並未上架到其它店舖,到六龜新威木屋冰品現地品嚐,仍是最佳選擇。

木屋冰品充滿藝術風味的吧臺。
蜜橄欖、胭脂梅雙雙入選好客山農最佳伴手禮。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