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虹綾,南投縣魚池鄉人,在日月潭伊達邵創立TEA18茶飲店,銷售自家朝霧紅茶。從國中開始就被父母送去都市念書,一直到大學畢業。在都市待了這麼久的時間,從沒想過要在這繁華城市繼續發展,唯一的心願就是回到最熟悉的地方,與爸媽一起生活。

ㄧ進到店裡,少了白天的人聲鼎沸,夜晚的TEA18多了一份靜謐的感覺,伊達邵街道上的五光十色,彷彿都與這棟鄉村風格的白色建築無關,就如同王虹綾一樣:「我只想靜靜的、專注的做好我要做的事。」

落葉。歸根

「從國中開始我就知道我要回鄉。」王虹綾和姐姐從國中開始就被送去都市讀書 ,說起被送出去的時候,回鄉的心願早就在十三歲的王虹綾心中悄悄萌芽,「那時候雖然不知道回鄉要做什麼,但就是非常清楚的知道我畢業後一定會回家。」問到有沒有想留在都市發展的時候,王虹綾想都沒想地立刻回答,但這一個脫口而出卻是帶著滿滿的堅定、對家的眷戀和對爸媽的孝心。「總覺得家裡只有兩個女兒,女兒長大後也畢竟要嫁人,嫁到哪裡去也很難說,真正能陪在爸媽的時間其實也就這短短的幾年,在都市生活這麼久,回鄉的心意倒是從沒動搖過。」

茶。印記

「檳榔園被砍掉的瞬間,我媽難過的掉下眼淚。」說起轉種紅茶的過程,王虹綾心疼地說。「爺爺奶奶的時代我們家原本就是種紅茶的,只是後來經濟作物改變,檳榔經濟價值提高,才轉種檳榔樹。」從小到大支撐家中主要經濟的就是那片檳榔園,也是媽媽一生的心血,但矛盾的是王虹綾其實一點都不喜歡檳榔,「雖然我確實是被那片檳榔園養大的,但我真的不喜歡,總覺得它吃起來不管是美觀上、還是對身體上真的都不是很好。」後來正巧碰上921大地震,政府積極推廣,加上王虹綾姐妹的耐心說服,終於讓爸爸下定決心種回紅茶,回復爺爺奶奶時代的茶園,「對於茶我其實不陌生,雖然沒有實際接觸過,但小時候從爸爸、叔叔、伯伯口中就聽到好多好多關於茶園的記憶。」聽著聽著這些長輩們的回憶,漸漸的也就變成王虹綾腦中深刻的記憶與屬於自己與茶的情感印記。

「從小到大沒打工過,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創業。」

回鄉後,跟姐姐在日月潭文武廟開了第一家店,銷售自家的朝霧紅茶,這對王虹綾來說是一項艱難的挑戰,「一開始是和姐姐一起顧店,但後來因為雲品飯店用了我們的茶,姐姐需要每天下午過去教他們泡茶,所以後來也都只剩下我一個人。」從ㄧ開始什麼都不會,後來開始自己慢慢摸索、鑽研,邊做邊學,不管是經營上還是對茶的了解與推廣上,「我們是從零開始,而且又做自己的品牌,還是魚池鄉第一個做生產履歷的茶農,履歷其實很費工費時,成本相對來說也比較高,不管是土壤、水質、摘種、烘焙都需要做完整的記錄,那時候我們是新的品牌,競爭者多,大家又對履歷比較沒有概念,所以在銷售上真的很辛苦。」雖然辛苦,但王虹綾不放棄任何一個與客人接觸的機會,「有客人來我一定會跟客人詳細介紹,而且我們是自產自銷,茶農的辛苦與認真我是最能體會的,久了,自然客人也就能感受到我們銷售茶的真誠與對自家茶品質的自信與堅持。」

「當銷售開始穩定後,我開始去思考茶葉除了普通的銷售方式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種不一樣的可能?」於是第一家將自家茶葉與飲品結合販售的店誕生了,「那時候街上賣飲料的很多,紅茶其實大家普遍認知上就是十塊、二十塊就有了,但因為我們的飲品是用自家的茶葉泡的不是進口茶,單價較高,而且設計上也比較小杯,所以泡好送到客人面前卻被退貨的事每天都在上演。」儘管如此,王虹綾仍不灰心,把最初經營茶店所學到的經驗套用到銷售飲品上,透過一次次地耐心說明、不斷的教育客人,希望客人了解到產品的價值。除了銷售上王虹綾有自己的一套方式,在店面和飲品設計上也有屬於他自己的經營哲學,「我要營造得是一個可以讓大家拍照、休息,並且不同於以往傳統茶葉店的經營空間與模式。小杯的設計也一直是我所堅持的,並不是讓大家解渴用,而是品嘗後能意猶未盡,進而到旁邊的茶店買我們家的茶。」鄉村風的設計及內用的座位,讓TEA18 變成旅客來日月潭伊達邵新興的拍照景點,表面上以飲品為主體、茶店為副體的設計,也成功轉換茶傳統的銷售及廣告方式,「臺灣人似乎特別怕買到假茶,對茶這塊比較不信任,但如果今天把茶轉換成只是一種伴手禮的形式,有的時候客人喝得開心、拍照拍得開心就會買了。」

 「日常就是我的經營導師。」

「很多時候我的想法,常常都是從日常生活中觀察來的。」講到內縮風格設計的時候王虹綾自豪的說。「當我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我會特別去觀察,如果所有的店家都是把店面擺在最前面,卻突然出現一間店是後退的,這時候這家店就會特別吸引我的目光。」雖然只是自己的想法,卻在執行後發現意外的可行,也讓TEA18營造出獨一無二的視覺效果與靜謐氛圍。除了透過自己的眼睛觀察,生活中與人的互動也成為王虹綾獲取新視野重要的養分,「伊達邵這個地方很特別,除了有很多一般的攤販外,也有很多大飯店,當有機會跟這些大老闆聊聊的時候,我就一定會好好保握。」雖然實際上還沒有這麼多的經營經驗,但透過與這些老闆的互動,王虹綾獲得了不同的氣度與看事情的高度。

「當你真正執行後,結果會是別人安心的理由。」

畢竟是回鄉和爸媽一起工作,總是會有發生衝突與觀念不合的時候,王虹綾先是會心的苦笑了一下,再娓娓道出這幾年所悟出的道理,「剛回鄉的時候,爸媽意見很多,因為他們其實很怕我失敗。」不管是行銷茶的方式還是店裡營運的細節,「像我做內縮的設計,還有茶店的門是開在旁邊而不是正前方,都遭到強烈的反對,但我就是覺得,如果把門開在旁邊然後再放個椅子,再加上小窗子,營造美麗、有情調的氛圍就會吸引客人來拍照,進而透過小窗看到茶店,反而會營造一種驚喜感。」儘管很多想法遭到父母反對,但王虹綾總會先把想法付諸實踐,「如果你只有想法不去執行常常會被打回票,但如果你真正去執行後,就算不對也沒有關係,因為你可以慢慢調整,而最後執行後、修正後的結果,就會是讓爸媽信服的理由。」現在的王虹綾在爸媽眼中已經是個能獨當一面的「大人」,儘管如此她不管做什麼事還是會先跟父母討論,「雖然他們現在全然放手讓我去做了,但我不管做什麼事還是會先跟他們商量,為的就是讓他們安心和能先有個底。」在這短短的語句後藏的是王虹綾對父母親的尊重與孝心。

「回家的路上,就是我最好的充電時刻。」

剛開始回鄉工作的王虹綾其實心裡也常常有不平衡的時候,朋友們多半都在都市,回到鄉下後同時又是自己創業,幾乎一整年都沒辦法休息、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娛樂,「當看到朋友們放假就是一起去玩、去購物,再反觀自己的生活,就是每天上班、回家的循環,還是會有感到不平衡的時候。」除了自己的適應上,回鄉這個決定也常常遭受到周邊的冷言冷語,「你都大學畢業了,怎麼還回來開這種飲料店,這種冷嘲熱諷時常會聽到。」才剛回鄉的王虹綾,也只不過是個22歲剛出社會的女孩,對於外界的雜音,還是沒有辦法完全隔絕,這時候的王虹綾就會不斷得與自己對話,「當擁有一個健康的心態後,遇到這種問題的時候你就會是無感的、是不會因此覺得很委屈的,因為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外界紛亂的雜音曾經是王虹綾壓力的來源,在經營上,也曾經讓王虹綾經歷一段最低潮的歲月,「TEA18剛創立的時候,其實我什麼都不會,既不會調茶也不知道怎麼帶員工,也不知道會不會賺錢,所以最初的一、兩年都是我一個人撐下來的。」說起那段最難熬的時光,王虹綾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我們是觀光區,生意常常起起落落,當一切重擔都在你身上,但明天卻還是必須以最好的狀態面對客人的時候,就會覺得特別難受。」儘管難受,但王虹綾總會不斷得安慰自己,不斷得與自己對話,「我都是自己開車上下班,這時候就是最安靜、最能和自己相處的時候,任何的委屈在這過程中都能得到釋放。」幾乎一整天的時間都在店裡忙碌的王虹綾,唯一可以喘息的時間就是這短短的路程,儘管短暫,但仍是她最好的充電時刻。經過這些年與自己的自處、對話,現在的王虹綾已經能從容、堅強的面對生活中各個挑戰,因為她知道:「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事業夥伴與陪伴一生、不離不棄的摯友。

 「我剛好就是喜歡這種無聊的生活。

說起住在都市和鄉村生活的感受、差異,王虹綾藏不住對於鄉村生活的喜愛,「鄉村的樸實、簡單、人與人之間緊密的情感交流,這是在都市所看不到的。」雖然都市的生活確實便利,這裡比起來就不方便許多,有時候甚至要找個員工都不容易,但這種無聊的日子卻是王虹綾覺得最自在、舒服的方式。「年輕人多半都會覺得很無聊,但我剛好就是喜歡這種無聊的生活!」除了居住的環境外,對於工作與休閒,王虹綾也有了新的目標與方向,「服務業是很辛苦的,未來我計畫每年都帶我的員工出國去玩!這樣大家除了一起工作外,也就能一起休息了。」 有了經濟基礎後,對於生活和事業,王虹綾也漸漸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平衡方式。

「創業真的沒有那麼難,難得是你的態度。」

談起創業及對回鄉青年的建議,她有感而發的說,「你如果單純只是想當老闆,而去創業,通常這家店很容易就會失敗,因為你對這家店並沒有感情,沒有感情自然也就不會去思考到很多細節。」她認為出發點與態度往往就會是決定這家店成敗的重要因素,「像我一開始從來就不是因為我想要創業、我想要當老闆,單純就是為了回家、為了陪爸媽,所以我才來做這件事、才來開這家店。」因為想要與家人一起工作、一起生活的初衷與情感羈絆,所以對於回家做得每一件事、店裡大大小小的事她都親力親為,就連訪談中她也時刻留意著店裡的狀況。「你為什麼要回鄉這件事要想清楚,如果你有足夠的理由支持你待在這裡生活,那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你都會堅持下去,並且用最大的心力想出出路。」這是王虹綾回鄉後一直秉持的生活態度也是留給想回鄉的青年們最真誠的回饋。

回鄉。印記

「其實不會特別有想展店、拓展到外縣市的想法,我只想專注的把這件事做好,只要人們想到日月潭紅茶,立刻就會想到朝霧紅茶、想到TEA18,對於我來說,這就是成功!」談到未來的規劃,目前正在準備品茶師中級考試的王虹綾堅定的說,「以後一定也會繼續做下去!」除了自己的鑽研外,對於自家員工她也很有想法,「明年會送妹妹們去考試,我希望TEA18的員工都至少有初級品茶師的證照,這樣不僅自己能有專業能力,對於客人來說也是一項品質的保證!」

 

在這片曾經孕育自己長大的地方、現在貢獻青春的所在、未來繼續生活的土地,王虹綾與父母、魚池這片土地的故事將會一直延續下去,並烙印出最美麗、動人的回鄉印記……。

 

攝影=廖苡軒、蔡曙明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