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方刊物興盛,以地方特色、日常生活、食物、人為主軸,傳遞出地方獨有的風貌。不僅讓當地人與人交流更加密切,也使得外地人想去當地一探究竟,看看是否真如書中描繪的那般美好及溫暖。日本編輯、作家影山裕樹歷時一年,探究地方刊物的魅力與運作方式,集結成《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一書。

日前影山裕樹來台,接受《上下游》專訪表示,地方刊物之所以重要,在於地方能掌握自己的話語權,不再被動接受東京為主的價值觀。影山裕樹指出,日本出版社八成集中東京,比如颱風一來,大眾媒體多關注東京災害狀況,但對於地方訊息卻少得可憐。「在主流媒體上,都是東京如何看待地方,以東京價值觀為主的訊息。但地方價值觀必須由地方自己決定。地方刊物的價值,就在於地方去定義自己的價值。」

新潟魚沼地區刊物(圖片翻攝自《魚沼》封面)

東京不如想像中美好,地方也許更有趣

影山裕樹表示,地方刊物能在日本引起關注,「311地震」是其中重要翻轉契機。三一一後社會瀰漫著對東京主控權的反思,一個強調集體的社會,開始有不同思考及反抗力量出現,地方喊出自己的聲音,就連東京主流書店都可看見地方刊物蹤跡。

「三一一地震對社會影響很大,顛覆大家過去對東京的憧憬。」影山裕樹指出,過往主流雜誌內容不斷宣揚東京,使得大家對東京城市有美好憧憬。但在三一一後,發現東京官僚權力導致核爆發生,「他們突然發現,東京並不如想像中美好,開始反思,回過頭關心地方,開發在地魅力。」

影山裕樹影山裕樹也成為其中一簇火苗。他原先在出版社編輯書籍,對東京出版業卻開始產生疑問,「東京雜誌真的好嗎?」三一一地震後,他開始不斷反思以東京為主的價值觀。加上當時主流出版業的產業崩壞,包括代理商抽成比例過高、運費提高,都使得東京出版業面臨嚴峻挑戰。種種原因讓他決定獨立出來工作,去到東北鄉下從事書籍企劃編輯工作,他想知道,「是不是有些有趣的東西,不會出現在東京,而是只存在地方?」

影山裕樹(攝影/劉怡馨)

製作過程、與讀者互動都比成品更重要

影山裕樹也一再強調,一本地方刊物最後的成品不重要,而是在製作過程中,當地人之間的交流,刊物成爲地方留言板,黏著人與人之間情感。相較主流媒體單方面傳遞資訊,地方刊物編輯團隊更著重跟讀者互動。「我發現比起做出花俏的雜誌,更重要的是,地方刊物讓人跟人之間產生什麼交流。」

書中提到的《宮城銀髮交流網》便是個例子。其為專注於銀髮世代的免費報誌,由千葉雅俊一人包辦編輯、出版、派報等工作,已在當地發行二十年,未曾間斷。內容提供各種老人需要的資訊,包括葬禮、財產權繼承、到府醫療等。

而其中最受歡迎的莫過於〈銀髮川柳〉專欄,每期訂出不同題目邀請讀者投稿,以簡短幽默詩句呈現。像是書裡舉例的「盛開繡球花,隨著電動升降床,上上又下下」或是「從那個世界,戰勝厲害的病魔,掉頭回來了」等短詩專欄,成為老人抒發的管道,甚至成為當地討論話題。

影山裕樹也特別指出,《宮城銀髮交流網》設計老土,在他介紹之前完全沒人知道,「但一本刊物應該用外表去評斷嗎?媒體有它重要功能,《宮城銀髮交流網》串起老人間的交流,這才是媒體價值所在。」而且千葉雅俊每月自己編輯、發行、派報,跟東京出版業分工精細不同,「我很尊敬這本雜誌。」

地產地讀,只在當地販售的「地方小說」

除了促進當地人的交流,地方刊物也能吸引觀光客認識在地,書裡介紹的書與溫泉就是一例。「城崎溫泉」是大阪與京都等關西地方人非常熟悉的溫泉鄉,百年前知名作家志賀直哉在此寫下《在城崎》,讓城崎溫泉更為人所知。

為再度以文學吸引外地人進入城崎,當地旅館籌集資金,邀請知名作家萬城目學駐足城崎,寫出《城崎審判》出版。不過,其中特別的是,《城崎審判》僅在當地販售,「這裡誕生的故事,就該在這裡出版。」

地方想要推展的是地產地讀模式,在享受城崎溫泉的當下,配上專屬城崎的小說,更能感受當地的文化故事脈絡。文學轉換成另外一種形式,吸引外地人進入當地,《城崎審判》初版一千本,不到幾個禮拜就已全數銷售完畢。

影山裕樹指出,《城崎審判》顛覆一般書籍流通形式,一定要到城崎才能買到。此種模式形成外地人跟當地人的交流與認識,「當交流產生,就是刊物發揮價值的時候。以前在東京出版界雜誌上看不到的價值,在地方刊物卻能發現人的價值。」

日本北九州地方刊物《在雲端上》(圖片翻攝自《在雲端上》)

「東京視角看地方,作品過於單一相似」

不過,地方刊物除了從地方累積的能量外,也有立基於東京的企業作出的「以地方為主題」的刊物,比如《D47》、《RES》等。影山裕樹認為,雖然同樣在當地做地方刊物,「但自己對此保持著遲疑態度。」在刊物內容呈現上,有著根本性的不同。

他說明,像是《宮城銀髮交流網》的內容,便不會出現在這些大企業製作的雜誌裡,「以東京視野角度來看,做出來的東西就會非常單一、相似,這有根本上的錯誤觀點。」但在全國各地自辦媒體的工作,是想辦法把地方想法分享出來。

且企業做出的雜誌封面設計過於精美,他認為地方刊物應該依照地方特色,表現出地方獨有風貌,「大家一窩蜂追求精美、國際化,但自己覺得這跟地方刊物很違和。」

富山地方刊物《itona》(圖片翻攝自《itona》)
盛岡地方刊物《盛岡物語》(圖片翻攝自《盛岡物語》)

 紙本刊物再復興,結合體驗價值

在地方刊物復興的同時,也不免面對世代閱讀習慣的轉變,紙本刊物逐漸衰退、廣告收入下降的挑戰。影山裕樹認同一般人可能不會願意花錢買紙本刊物;但他也樂觀認為,就如同黑膠唱片一樣,「紙本刊物也會再度崛起反撲。」紙本刊物必須活用紙的特色,像是作為書架上的收藏品、紙本相較螢幕獨有的觸感與溫暖。影山裕樹最近更著手出版體驗型小說,結合地方景點地圖,嘗試找尋紙本刊物更多元的體驗與價值。

影山裕樹對地方刊物的樂觀,不只在於未來趨勢的轉換,更是因其蘊含的價值,有不可抹滅的重要性。他在書裡寫下:「地方刊物、地方媒體應該是彼此討論的『集會』媒介,在某種意義上,就像是在路邊下棋的老人之間的閒話家常,或是大樓打掃阿姨在休息室邊喝茶邊聊一些沒有重點的話題。地方刊物採取的雖然是聯絡版之類的原始方法,卻具有改變地方上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力量。」

日本北九州地方刊物《在雲端上》(圖片翻攝自《在雲端上》)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