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黛亂子草已被列入雜草類有害生物清單(照片來源/粉芒園-粉紅愛情草)

它的夢幻將成台灣夢魘!入侵種粉黛亂子草難移除,防檢局:將管制網路販售外來植物種子

「想看浪漫美景不用出國,夢幻粉紅草就在台灣!」你曾被這樣的廣告吸引嗎?貌似美景卻可能造成生態危機。這些草是粉黛亂子草,今年8月初,防檢局預告列入雜草類有害生物清單,因屬外來入侵種,要求移除。已有桃園、南投業者種植粉黛亂子草,供遊客付費入園參觀,桃園業者的粉黛亂子草已移除,但南投業者則否,林務局連續發文3次要求移除,業者仍未處理。

林試所表示,外來種並不稀奇,但適應台灣環境、繁殖力強、沒有天敵的物種就有可能演變成外來入侵種,導致生態或農業受到極大影響,從過往的小花蔓澤蘭至近日的埃及聖䴉均是前車之鑑。

除了實體通路,社群及電商平台更有琳瑯滿目的外來植物種子,如何管制?防檢局表示,近期已拜訪刑事警察局及電商公會,將強化網路查緝,請電商平台業者屏蔽境外動植物販售,消費者在網路購買植物或植物產品,一定要跟買家確認產地,如果產地在國外,則須注意符合是否符合檢疫規定。

粉黛亂子草已被列入雜草類有害生物清單(照片來源/粉芒園-粉紅愛情草)

近五年並無粉黛亂子草輸入紀錄,須趁蔓延開之前儘速移除

粉黛亂子草是禾本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林試所所長曾彥學說明,外來入侵種通常有3種特性,「繁殖力強、種子多、沒天敵。」粉黛亂子草在北美、日本、中國、喜馬拉雅山腳都有分布,原生環境四季分明,冬天會有下雪的低溫時段,但台灣氣溫較高,可生長時間較長,且種子會透過鳥類傳播,即便原本只種植在單一區域,鳥吃掉種子後就傳播至其他地方。

國內桃園、苗栗、南投都有粉黛亂子草的蹤影,但據防檢局資料,近五年並無任何粉黛亂子草輸入,換言之,種植的業者可能是非法輸入。林務局造林科科長林香㿨說明,專家提醒該種植物生長力強、具高度傳播風險後,防檢局列入有害生物清單並預告,本次於向陽農場發現業者是購買來自中國的種子,但種子並無檢疫,對業者開罰後隨即移除。

針對南投縣業者在私人農地上種植粉黛亂子草供遊客參觀,農委會已 3 次發公文給南投縣政府,至今卻尚未移除也未開罰,林香㿨表示,業者提不出種子來源,尚待釐清有無違反動植物輸入防檢疫規定,但無論業者是否願意,最後都必須移除,「目前在國內都還是單點案例,要趁蔓延開之前進快清除。」

私人農地種植,強制移除無法源依據

對於外來入侵種的防治,我國現有「外來入侵種管理行動計畫」,由防檢局和林務局分工,防檢局管理有害生物清單並在邊境把關,林務局則負責國內外來入侵種的移除。外來種植物的輸入需以《植物防疫檢疫法》取得輸入許可,防檢局今年8月將粉黛亂子草列入外來入侵種,但業者取得種子、種植在先,落地種植後要移除,即面臨法源不足與執法單位未能統一的困境。

林香㿨表示,林務局僅是執行移除動作的「窗口」,實際執法仍須地方單位協助。換言之,南投業者的粉黛亂子草須由南投縣政府來執行移除。為何南投縣府未能強制執行?南投林務保育科科長張景富表示,目前法令不夠完備,縣府僅能請業者移除,但不能強制執法。

張景富說明,「外來入侵種管理行動計畫」僅是計畫,連行政規則都不是,且業者是種植在私人農地上,縣府要強制執法並無任何法源依據,「地方政府強制移除是會被業者提告的,執法人員毫無保障」。

農委會在無明確法源下,第3次發函則是以《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中「農地必須農作使用原則」,基於粉黛亂子草屬外來入侵種之草類,既非農糧作物品項,且作為田園景觀亦非屬農業使用範圍,不符合土地使用管制規定。對此,張景富表示,業者一年前就種了,現在才被認定為入侵種,「其他農地上的外來種也適用嗎?」如果只是針對特定業者,便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

桃園向陽農場的粉黛亂子草可直接移除,為何南投不行?林香㿨表示,桃園業者的種子是非法輸入,「罪證確鑿可強制執法」,南投業者則是跟其他人購買。至於後續處理進度,張景富則表示,中央希望立即移除,業者希望移除能給一些緩衝時間,地方會再督促業者。

農委會:農地若以種植粉黛亂子草申請農保,將被撤銷保險

農委會主任秘書范美玲表示,已建議南投縣政府對業者處以最高罰鍰30萬元,並得以連續開罰。南投縣政府也對外說明,一週內會要求業者儘速移除粉黛亂子草。

范美玲補充,若農民以種植粉黛亂子草的農地地號申請成為農保的被保險對象,將喪失農保、農職保、健保第三類及提繳農民退休儲金的資格。

外來種到處都有,但外來入侵種會造成農作物、人身安全困擾

外來種生物在國人生活中已見怪不怪,日常食用的水果,如:鳳梨、芒果、香蕉等都是外來種,曾彥學說明,台灣環境特殊,熱帶到溫帶的植物都能找到落腳處,像是澎湖環境與沙漠接近,仙人掌在澎湖落地生根四百多年,甚至成為澎湖的名產;溫帶植物則能在台灣中海拔以上高度存活,例如法國菊在玉山國家公園裡到處都是,「現在只剩下海拔三千公尺以上沒有外來種。」

外來種並非原罪,然而無天敵、繁殖快的「外來入侵種」,卻造成生態、人身安全威脅。曾彥學表示,外來植物主要有禾本科、豆科和菊科,外來入侵種也多為這三科,例如:禾本科的象草、菊科的小花蔓澤蘭和銀膠菊、豆科的銀合歡,小花蔓澤蘭會與農作物競爭陽光、銀膠菊的花粉則會引發氣喘,但要從源頭防止「非常困難」。

關鍵之一在於引進管道,「有時候連引進的人自己都不知道。」曾彥學舉例,有人出國旅遊,褲子沾黏了種子,再搭飛機回台, 衣物丟進洗衣機清洗,種子隨著排水口流出,可能就會在別處落地生根。有些則是刻意被引進,但後續效應超乎預料,例如:銀合歡因生長快速,一開始引進本是為了造紙漿,孰料來台後一發不可收拾,生長快速的特性反而變成清除者最頭痛的夢魘。

林務局每年都要清除銀合歡(照片來源/林務局)

造景植物常用外來種,是否造成危害要看怎麼種

園藝造景是引進外來植物的因素之一,林試所植物園組組長董景生表示,國內大部分的景觀植物都是外來種;國內知名景觀設計師吳書原認為,此現象和過去造景觀念的僵化有關,例如國內公園造景使用的植物約莫只有20至30種,「推薦手冊上的植物只有一半是原生種,但相較於全國的原生種植物種類數量,原生植物的應用還沒有很普遍。」

吳書原表示,造景需要的植物條件為「強健、低維護」,原生種植物的好處是適應在地環境,維護較容易,不過,外來種植物是否會造成生態問題,「關鍵是種在哪裡」,例如:種在都市的大樓周圍、家庭盆栽,環境相對封閉、擴散機率低,便不太會有生態疑慮,「會有生態疑慮的植物通常都是種在開闊環境附近。」

相較於公共園藝景觀工程,吳書原認為,私人種植更難追查,例如:有人用外來植物做庭園造景,「但種在哪裡、丟在哪,誰知道?」景觀工程上短時間造景的植物在展演時間結束後,會請苗圃業者幫忙載回或是比照廢建材處理,私人植物若循一般垃圾途徑最後燒毀還好,「比較怕的是亂丟。」

防檢局將強化邊境檢疫物的查核、電商平台要註明種子來源

無論是正規抑或是非法、有意還是無意的引進,外來入侵種對生態造成危害後,需要大量資源來清除。以小花蔓澤蘭為例,每年8月15日至9月15日是防治月,林務局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清除,多年下來,小花蔓澤蘭目前仍是國內令人頭疼的綠癌。

外來種生物的取得管道多元,網路各平台都能買到種子,私人交易有機會強化管制嗎?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表示,任何生物首度輸入我國都要完成風險評估,未依規定申報則處3至15萬元罰鍰,罰鍰金額是否再提高以加強嚇阻效果,「後續會再討論」。

鄒慧娟說明,將要求電商平台針對境外動植物販售,需確認賣家是否循法規流程輸入、必須註明來源國等細節,而消費者倘若在網路上看到任何來路不明的境外動植物,請跟防檢局聯繫,防檢局一旦發現網路上有任何可疑的檢疫物,會要求平台下架,並截圖蒐證進行違規裁處或移送法辦。

記者實查,至今仍在網路平台可見到粉黛亂子草種子的販售(網路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