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里位於花蓮縣南端,由來眾說紛紜,其一為秀姑巒溪貫穿境內,強風吹起河床地的沙塵便白濛一片,由布農族音譯中而得名。早從日治時期,當地興盛產業為石材業、木業、蔗糖、菸葉等,著名的玉里麵更依附著木業的興起成為鎮上的特色。伐木業的黃金時期,工人下工時便會聚集在山腳下,一般的肉燥麵不能提供足夠的熱量,因此當地研製出以瘦肉片代替肉燥。麵條也是當地一家製麵工廠獨門生產,細緻的麵條配上各家風味殊異的湯頭,各有各的山頭。

續著寒流的尾巴,喜願小麥在1/18-1/20舉辦喜願農事戰鬥營。氣候變化多端,讓大豆無法達到機器採收的生長高度,因此號召寶島各地的朋友,一同前來花蓮玉里這個風塵小鎮成為農事幫手!

曾國旗,27歲那年因緣際會回鄉,從父親手中接下有機農業的版圖。「這是一條辛苦的路啊,別輕易投入!」即便這麼說著,曾大哥臉上堆滿笑意。農場裡的農友長文也說:「人生就是這樣啊,每天都找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去做,這樣就會很高興了。我在農田裡時,也會和作物講講話,有時候甚至會威脅他們如果不趕快長大,就不給他們水喝!」爽朗的笑著又繼續摸進田裡。

圖一
農場裡的農友長文

國旗從父親手中接過的東豐農場,十幾年前開始嘗試以有機栽種的方式進行農作物的生產。「那時候被很多人笑啊!可是還是這樣走過了十幾年!」當談到有機生產的困難時,國旗不諱言的點出人力上的困窘,八十多公頃的農田,只有不到五位的長工在運作,農忙時還要全體總動員當地的居民一起幫忙。

「有機耕作後,生態就回來了,小時候跟著去田邊做農事,都會帶一個大鍋子和米,水就用現在看到的水溝水。那時候在水溝裡面還可以用石塊前後擋起來抓魚,直接放到鍋子裡煮湯,可是現在甚麼都看不到了。做有機之後,前幾年整地時還在水田裡看到鯰魚!」國旗邊採收大豆,指著一邊的農水路一邊說著,眼神堅定彷彿是說著,有機這條路再困難還是要走下去!

這裡的大豆田和西部的種植方法不一樣,採用一畦一畦的方法耕種,大豆栽植在畦土上,這樣一來可以讓怕水的大豆免於淹水之患。

圖二 (2)

負責行銷的伊蕾提出和農場附近的學校合作有機課程的發想。起初的發想是以有機會和地球和好為出發,希望孩子在課程中以簡單有趣的方式認識有機這個概念。沒想到最後這一門課竟然變成孩子最喜歡的一堂課!這個經驗讓伊蕾大受啟發,不僅僅是孩童們在田間的歡樂,也讓她發現這是一個社區動起來的契機,在從事有機的路上看到一線曙光。

戰鬥營兩日密集的彎腰採收、挑選大豆,辛勞之餘免不了吃上當地有名的臭豆腐和玉里麵。飯桌啖食之餘,國旗說著:「大豆可以做成臭豆腐,小麥可以做成玉里麵,這樣就可以名副其實的成為當地特產!」

圖三
大豆做的臭豆腐

在台灣的後花園-花蓮,還有人這樣努力的為土地著想,踏實而堅毅的工作。耕耘機翻攪著遠處的田土,下一季插秧的日子近了。年前這裡又將從焦黃的枯土,從新成為秧苗綴飾的水田。新的作物與土地都朝向一個蓬勃興盛的樣子前進。如同喜願的標語「如果我能為農業做一件事情」那會是甚麼?土地會告訴你,從有機開始,與生態環境和好開始,從現在開始!

圖五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