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住在鄉下地方,菜園、稻田、竹林;鷺踅、蛙鳴、鳥叫。

媽媽是個傳統的婦女,早午晚餐總是替我們一家大小傳遍遍(台語)。兒時,常羨慕同學們可以在富麗的早餐店裡東挑西揀。直到上了高中,聽著同學的欽羨與抱怨,才了解手中平凡的得來不易,而在心裡漾滿了甜蜜的暖意。

上了大學,離家的我像極飛了的鳥兒,呼吸著新鮮、自由的空氣不想復返。卻也難在外地找到那令人暖入心田的好味兒,那個好味道不是山珍海味抑或是餐廳的高檔餐食所帶來的味覺享受,而是一嚐就能讓你煞時回到媽媽廚房內「轟隆隆的作戰情景」、回到那一片綠意的家鄉的陣陣悸動。

那時的我才發現就算遠離了,也無法改變那骨血裡深刻的羈絆;今天的我在校內溫書室閱讀了【眷村花之味】、【食物戀】,亦讀到了新書【留味行】的文案與影片。作者藉著家鄉好味思鄉的文字,帶領著讀者走上一次次的懷舊之旅。我想,那道道的家常菜放入口中,卻留待口中。成了一輩子的、根深蒂固的偏執,不捨遺失。而閱讀著它們的我,也開始想家了……。

我充滿綠意、枝葉颯颯的的家鄉。慶幸,真的慶幸。雖已起了棟小小廠房,卻並未有太大的蛻變。但願,真的但願。在一片變幻不息的絢爛中,我仍能保有那一處小小的、靜謐的棲身之地。

在書寫此篇的同時,不住的聽著那英的【變幻的年代】。歌詞裡頭,書寫現今社會急速變遷下的滄海桑田予人的無奈。是否,在人們自以為的向前邁步,卻遺落了那屬於心中樸實、純粹的真實?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