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奇妙的因緣繫著,踏訪魯凱族青葉村的一週前,我帶著孩子前往嘉義喜願麥田音樂會途中,在高鐵站隨手借了一本「巴冷公主」的繪本書上車讀給女兒聽;一週後,竟然實地走訪了「巴冷公主」後代歷經八次遷徙,今日遷居至屏東三地門敖巴(青葉村)已近七十年的魯凱族部落。循著不遠的山路,沿途百合花、蝴蝶、石板雕刻和金屬鐵器的工藝品夾道歡迎,當時我還不知已登上一個充滿傳奇故事的山麓,光顧著讚嘆這村子的秀麗寧靜:「哇!好舒服的村子唷,真希望可以住上幾天!」

阿嬤高舉紅藜
魯凱族阿嬤高興地展示本季收成的紅藜

這趟行程,我跟隨著可樂穀農場謝振昌總經理來訪。謝振昌幾年前從物流業資深經理人退休,人生第二春全心投入一圓兒時的農場夢,因為排灣族血統妻子的關係,他發現了價值不輸紅寶石的台灣藜,便瘋狂地從種子開始從頭研究,包括種植、脫殼、加工,到現在嘗試研發商品。

紅藜為台灣原生種藜麥,2008年正式命名為台灣藜,是原住民族幾乎要失傳的傳統作物,多當成釀製小米酒的酒麴原料,也做頭飾或傳統婚禮的裝飾佈置使用,目前主要種植在屏東、高雄、台東。

謝振昌除了在屏東有機農園開闢紅藜農場之外,青葉村是他第一個簽下契作收購合約的原住民部落,這一季收了青葉村500公斤的紅藜。青葉村村長賴立誠說:「今年種了以後,找不到人收購,村民很擔心。後來聽說屏東有機園區那裏有人在種紅藜,就找到了可樂穀農場。」我們今天踏入村子,第一個迎面騎著摩托車來的人,就是村長。我們開玩笑說:「村長在巡邏唷!」他說,外面的人來他都會知道,就過來看看了。

可樂穀農場謝振昌總經理帶我們一訪青葉村

謝總說,賴村長是他認識的原住民部落中,唯一一個不抽菸、不喝酒、不吃檳榔的村長,而且自己持有的田地都申請了有機認證,並鼓勵村民轉作有機,是很有觀念的部落領導者,令他感動。基於這份對於土地永續與農業價值的共識,「雖然是初次合作,可是只要跟我打包票是有機種植的村民,我就以有機的價格收,要鼓勵他們,堅持做友善土地的方式。」

青葉村路旁的紅藜如紅寶石艷麗

謝總和村長一碰面就交流這個產季施肥與蟲害的情況,「千萬不可以用雞糞!」謝總叮嚀著,村長說知道,他們現在找到發酵或曬乾處理過的牛糞與羊糞,「不過我的肥料可能用太省了,這次都長不夠高。」村長笑咪咪地說。

熱心招呼我們的村長夫人,自己也有種植紅藜,她也加入蟲害討論:「上次用那個舒力菌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反應,蟲子沒有立刻死掉。」謝總解釋說,舒力菌的方法好比人吃壞肚子,第一天拉肚子、第二天更嚴重、第三天才會掛掉,不是立即的反應。「我下次帶性費洛蒙的方法來教你們好了,那種誘蟲盒用保特瓶就可以做,成本也比較省。」

謝總說,紅藜種植最大的天敵就是斜紋夜盜蛾,每次產卵一片葉子可以生五六百顆蛋,一下子就吃光光;在台中農改場的協助下,他發現以性費洛蒙誘捕斜紋夜盜蛾的成效很好,「全村一起做,大家還可以比賽誰抓得多,送大獎鼓勵!」

這次來訪,謝總主要帶著大家的成績單來,希望能一一與農戶討論檢討問題所在。他拿出一袋袋標示了每個農友名字的封口袋,和一張評分表,請村長幫忙召集大家過來。村長夫人接過評分表一看,笑得燦爛:「喔喔!打成績單唷!不及格的要到旁邊罰站唷!」

青葉村紅藜第一季的成績單
紅藜加工保存最重視的六大項目

 

 

 

 

 

 

 

 

討論如何再晒乾與保存過程中減少雜質

湊近去看這張名為「青葉村102年度春季紅藜加工報表」,上面橫列了六大評分項目:乾燥度、黑殼、石粒、鐵屑、枝條、蟲體雜物;然後依每個農友名字縱列而下。評比的文字內容也很簡單易懂,例如石粒「很多捏」、黑殼「很多很多捏」,還有備註「顏色很漂亮」等。

在一旁聆聽謝總、村長與農友們的討論,進一步得知種植比小米還細小的紅藜最辛苦的就是加工過程,以石粒問題而言,從農場裡的風沙石礫,到晒穀場曝曬過程中風吹來的塵土,村長夫人說:「我已經用篩子篩了十幾次還是有。」

謝總半開玩笑說:「都市人的胃沒辦法吃石頭啦!」乾燥度也是穀類保存重要的因素,目前都採日曬法,端看老天爺臉色。此外,謝總拿出一塊專業的磁鐵,和農友們討論為什麼會有鐵屑在裡面,農友自己一開始聽到有鐵屑也感到納悶,「是不是家裡正在蓋鐵皮屋?」「底下有沒有鋪帆布?」找出問題以後還得解決問題,謝總拿著一張紙和大家討論曬好的帆布怎麼折、怎麼收,如何減少這些問題。

村長夫人笑著說,都市人的胃沒辦法吃石頭

謝總說,他以前曾經在另一個原住民社區看到以髒亂倉庫保存紅藜的景象,很粗糙,感覺不把這穀物當一回事,他當時帶回一包紅藜也是濕濕的、都是石粒雜物。由於謝總是學機械出身,深知學習紅藜種植之外,還得改良加工品質,所以他第一次來青葉村時,就帶著自己包裝好、已在網路上架的籽食商品給村民們看,希望大家理解主流市場的品質要求,激勵大家一起創造好口碑。

謝總說:「消費者買了一次吃了滿意,才會回頭繼續購買,長久的消費關係才能真正幫助這個村子。」村長也提到,不久後可樂穀農場要收成時若需要人力可以找他們村子幫忙,「我廣播一下說有打工機會,大家就跑來了!不過要有錢唷,沒錢的話,大家就當作沒聽到廣播了。」風趣的賴村長逗得我們哈哈大笑。

走在青葉村的巷弄間,每一戶人家屋舍、矮牆各有特色的彩繪與石雕佈置,在聽他們討論紅藜種植之餘,我忍不住想多問問這村子的故事,村長說,這是他們發展的部落特色「會說話的房子」。他引進社區營造的資源,找藝術家和每一戶人家討論「每個家族要說的故事」,例如獵人的家族會裝飾動物的圖騰,而以百合花裝飾是貴族、身分高貴的象徵。

青葉村的巷弄間充滿故事
說故事的房子

天色已晚,我還想多聽多問一些故事,村長神祕地打發我說:「你們下次帶兩台遊覽車上來,我再一起講。」村長夫人則熱情邀約我們紅藜採收季節一定要再去。不過我已經等不及了,回程路上我一直央求謝總,下次去上生物防治課啦、看施肥情況或任何行程,拜託都請通知我讓我再有機會踏進這個村子。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