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消基會日前檢出花蓮富麗有機米、有農藥殘留,花蓮縣政府反擊宣示「零檢出」消基會今天公布檢驗報告:富麗有機米是唯一宣稱有機還檢出農藥殘留,而且比一般慣行農法的殘留數值都還高。花蓮縣政雖坦承可能部分有問題,還要查證,但要控告消基會。

農藥殘量:富麗有機米高出慣行糙米

消基會榮譽董事長謝天仁今天呼籲花蓮縣政府「停止抹黑」,把精力放在調查可能殘留農藥的盲點,積極防堵農藥的使用或汙染,「消基會是民間非營利組織,從來不可能去惡意攻擊任何品牌或農友,我們是恨鐵不成鋼!」

謝天仁強調,富麗有機米價格,遠高出一般市售糙米;消費者負擔高額消費,卻吃到比一般糙米農藥殘留量更高的食品,「消費者情何以堪?」

消基會秘書長雷立芬出示德國杜夫萊茵檢驗報告表示,消基會以已上市的101年二期包裝富麗有機米送驗,驗出農藥加保利的殘留數值是0.11ppm,雖未超過米類公告容許量標準0.5ppm,卻較一般未標榜有機的糙米都來得高,也比實驗室內所能測試的方法偵測極限0.01ppm高出一大截,不能解釋成微量殘留。

「更何況,既然要說自己是有機米,就該是<零檢出>。我們這次總共抽驗20件市售糙米:其中有7件檢驗出加保利殘留,富麗米不但是唯一一個有機品牌,也是7件中殘留數值最高的。」雷立芬強調,其餘的有機米均無檢驗出農藥殘留,這才是有機米該有的品質水準,「我們希望花蓮縣政府對於消基會的不實指控能夠撤回、道歉。」

11-600

未曾有公家機關揚言提告,消基會:不怕上法院

花縣府農業處長張智超則回應:「我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消基會做錯了,只是要求消基會出示檢驗報告,但他們遲至昨天(13)下午才將報告送到富里鄉農會,所以我們之前才會比較質疑。」

對於檢驗報告驗出富麗有機米農藥殘留,張智超說:「絕大部分的富麗米還是沒問題的;只是這一批,也許在包裝運送或碾米的過程,受到了污染,這我們還要查證。」他說,應該要給富麗米一次複驗的機會,消基會也不該因為少量米出問題,就傷害整個富麗米的品牌。對此,雷立芬回應,相信驗證單位,不會送二次複驗。

花蓮縣政府隨後舉行記者會,宣布將對消基會提出告訴。對此,雷立芬回應:「我們提出的檢驗報告都是事實,不怕提告;花蓮縣政府將成為史上第一個對消基會提告的政府單位。」

檢驗與管理成本沉重,有機農民盼望更多政策支持

成大驗證單位表示,目前富麗有機米的把關方式是輪替抽驗,沒有逐批檢驗每一位農友繳交的稻穀,可能因此有漏網之魚。成大指出,目前的抽驗方式是:富麗米產銷班的50位農友中,會抽驗8位農友;隔年再輪替8位;因為逐批檢驗費用過高,將對地方農會與農友造成負擔。

對於本次的富麗有機米農藥殘留風波,一位有機米農友表示,「富麗米的問題可能是出在田間管理或生產管控。」但他直言,政府對有機農業的支持不足,生產環境不良,鄰田農藥汙染嚴重,讓農友與產銷班,自行承擔品質把關與檢驗的成本,相當不公平。

「我們產銷班的作法,是要求每位農友都把產品逐批送驗,自費負擔檢驗費用,一年就要花十幾萬!」農友表示,台灣社會用工業化產品標準檢驗有機農業,給予有機農業的政策補貼,卻遠低於一般工廠生產線,有機農友只能獨力奮戰,以捍衛自身品牌信譽。

「如果產銷班規模不夠大,光一年兩期的送驗費用就會把利潤打平,農友毫無收入可言。但若再提高售價,消費者又會怎麼看?」農友無奈地表示。有機農產從田間管理、加工、包裝、運送與驗證過程中的層層問題,有待農政單位、消費者與生產者正視與解決。

IMG_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