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台灣爆發飼料油混充豬油,立委不斷要求檢討豬油酸價標準,從現行的1.3 mg KOH/g fat,加嚴到1以內,為了補破網,標檢局上周表示,最快4月公佈新標準,擬將精製豬油酸價加嚴到1;無獨有偶,衛福部也在昨天預告「食用豬油衛生標準」草案,明定豬油來源不得為內臟、腦、脊髓及粗血管。

酸價數字越高代表油越差,儘管標檢局擬調降酸價數字,但衛福部制定的精製豬油酸價,卻比標檢局來得高,和聯合國一樣是1.3,等於並未修改現行標準,而標檢局的CNS規範只是自願性遵守,執法仍以衛福部的標準為主,換句話說,精製豬油的品質並未加嚴。

酸價越高代表油越差

油品重複使用或酸敗時,其中的三酸甘油脂會水解成游離脂肪酸及甘油,游離脂肪酸容易讓油氧化,形成自由基,不利油脂儲存和人體健康;酸價意指中和1克油脂中的游離脂肪酸,所需的氫氧化鉀(KOH)毫克數,因此數值越低,表示游離脂肪酸越少,油的品質越好;衛福部規定,油炸油的酸價只要超過2,就要換油。

台灣現有的豬油酸價標準,按照CNS規定可分為「食用熬製豬脂」以及「食用豬脂」。食用熬製豬脂的標準比較寬鬆,酸價高達2.5,且沒有規範來源,只要是「健康無病之屠體」,其骨頭、皮、耳、尾巴、器官、血管都可用來製油,但是聯合國Codex標準並未允許器官、血管煉製豬油。

CNS的食用豬脂酸價規範則較嚴格,比照Codex標準,訂為1.3,來源排除骨頭、皮、耳、尾巴、器官和血管。
到底兩者的差異在哪?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第一組組長周俊榮表示,食用熬製豬油是初步煉出來的豬油,食用豬脂則會進一步脫酸、脫臭,降低酸價,兩者都可以吃,端看民眾和業者的需求,譬如糕餅需要香氣,可能就會用酸價2的豬油來烘焙。

標檢局加嚴標準,卻僅為自願性遵守

然而,也有立委和學者質疑,其他國家大多不用豬的內臟、血管等部位煉製豬油,且聯合國酸價1.3僅是最低標準,台灣的豬油攝取量比其他國家還要多,標準應更嚴格。

為此,標檢局上周開記者會時指出,將制定更嚴格的豬油標準,預計3月3日召開技術委員會,最快4月通過新標準,沒有緩衝期。

周俊榮昨天接受採訪時表示,未來擬廢除「食用熬製豬脂」的CNS標準,改用分級制,併入「食用豬脂」,酸價全面加嚴,初製的豬油酸價從2.5改為2,精製過的豬油則從1.3改為1,且全部的原料都排除內臟、腦、脊髓及血管。

他解釋,許多人質疑為何台灣不學日本,把豬油酸價訂在0.2,但每個國家民情不同,台灣人喜歡味道香的油,日本多用較無味的精製豬油,據說吃起來沒台灣的那麼香。

標檢局開完記者會五天後,衛福部也公布「食用豬油衛生標準」草案,同樣明定豬油來源不得為內臟、腦、脊髓及粗血管,但酸價標準和標檢局不一致,最基本的酸價雖同樣訂為2,「惟經精製程序(脫酸、脫色或脫臭等)之精製食用豬油,其酸價應為1.3 mg KOH/g fat」。

也就是說,衛福部並未加嚴精製豬油的酸價,且標檢局的標準僅是自願性遵守,執法時仍以衛生單位的規範為主,因此實際上,精製豬油的品質標準並未改善。

67

食藥署:標檢局標準應跟我們一樣

對此,食藥署食品組組長潘志寬表示,食藥署開會討論後覺得酸價1.3就可以了,標檢局的規範是自願性遵守,兩部會數字不同,「標檢局的標準應該和食藥署一樣。」

他也指出,若套用日本酸價0.2的標準,台灣找不到豬油可吃,「酸價不是衛生安全標準,只影響口感,」就像有甜度6度和12度的西瓜,兩者仍然是西瓜,立委要求訂酸價,食藥署就訂了,但業者可以透過精製降低酸價,因此重要的是豬油來源,「用廢油做的豬油,就算酸價在2以下還是不能吃。」

周俊榮則表示,兩部會標準不一,並非首次發生,衛福部的標準有強制性,必須考量產品能否符合規範,不能要求太高,標檢局和衛福部的標準正好可以分級、區隔,所有豬油都必須符合衛福部最低門檻,若業者想要追求更高品質,就可用標檢局的CNS規範為目標,標示「符合CNS 標準」,讓消費者自由選擇,若只有一個標準,反而區隔不出品質。

但他也說,標檢局和衛福部的標準,「不宜差異太大」,過年後召開技術委員會,也會邀請衛福部協調。

10361331_1016613098366268_982556078075087976_n

食品專家呼籲加嚴標準

衛福部和標檢局希望發揮互補效果,但是當業者標示「符合CNS規範」時,消費者能否明白箇中差異,恐怕大有疑問。

在食品業界任職20多年、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兼任講師陳俊成表示,聯合國的會員多,Codex的豬油標準很寬鬆,希望讓各個國家都做得到,先前立委就不斷呼籲豬油標準要訂的比Codex嚴格,如今卻只有自願遵守的CNS 加嚴規範,根本沒改變現況,「其他國家的酸價可以做到0.1、0.2,為什麼我們做不到?主管機關沒站在消費者立場著想。」

除了呼籲加嚴豬油酸價規範,他認為應比照其他國家,不同級別的豬油也要有不同名字,例如允許肉末、骨頭去提味、酸價較高的豬油,可叫做豬搾油,譬如萬巒豬腳製作時產生的豬油;精製過後酸價較低的油則稱為精製豬油,消費者自然會去選名稱較好聽的精製豬油,同時,豬搾油仍有一定的擁護者,不過僅限於地區性,未來可逐步提升國內豬油品質。

備註:衛福部「食用豬油衛生標準」草案已在食藥署網站預告,將進行60天評論期,若有意見可洽食品藥物管理署katty@fda.gov.tw 電話:02-27878000分機7317,條文全文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4 則回應

  1. 台灣設備經費制度樣樣不如人 但卻要求什麼都要最高標準 最高標準是要代價的 要不要把世界各國標準都找出來 把最嚴的都設成國家標準就好啦~ 就像人人都想吃有機食品 非基改食品 一餐成本卻只願付出30~40元

  2. “食藥署食品組組長潘志寬表示
    他也指出,若套用日本酸價0.2的標準,台灣找不到豬油可吃,「酸價不是衛生安全標準
    ,只影響口感,」就像有甜度6度和12度的西瓜,兩者仍然是西瓜,立委要求訂酸價,食
    藥署就訂了,但業者可以透過精製降低酸價,因此重要的是豬油來源,「用廢油做的豬油
    ,就算酸價在2以下還是不能吃。」”

  3. 與其說:「其他國家的酸價可以做到0.1、0.2,為什麼我們做不到?」,我比較想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那樣做?
    我們根本不知道其他國家或機構訂定那樣標準的意義跟脈絡就在這邊自己吵起來,也沒見到有人提出酸價高低對健康影響的關係在哪,現在這樣討論不就是空談而已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