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農夫一個廚師一個蔬果箱,一年銷售7500萬美金

一個農夫,一個廚子,一個蔬果箱加一張食譜,掀起了席捲丹麥全國的有機浪潮,也啟動了金融業挹注投資農業的開端。

丹麥農社「時鮮」公司(Aarstiderne)的執行長安奈特‧哈特維格‧萊森(Annette Hartvig Larsen)近日受邀來台,分享時鮮以電商平台模式實踐「社群協力農業」(CSA)的成功經驗,並吸引具有永續理念的特里多斯銀行(Triodos Bank)跨界投資,共同發揮更大影響力。

9/1由丹麥商務辦事處、CCS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以及CSRone永續報告平台籌辦的共享經濟高峰論壇,可說是國內首次連結友善農業與金融業的破冰活動。主持座談的合樸農學市集負責人陳孟凱指出,「時鮮公司的例子說明,綠色的友善農業,也可以是一個好的投資標的。」

論壇前一天,上下游專訪萊森女士,與協辦單位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董事長朱竹元,提出可供台灣農業與金融業合作借鏡的建議與發展方向。

IMG_0484
Annette Hartvig Larsen與蔬果箱(攝影/蔡佳珊)

CSA網路平台,用食物箱串起產地與餐桌

時鮮公司於1999年成立。Aarstiderne是「季節」之意,公司願景是:再造農夫與廚房之間的緊密連結,將土地的賞賜,轉化為真誠、營養、當季與鼓舞的盛宴。

時鮮創辦人Thomas Harttung是一個農民,深深領悟到有機農業對環境永續的重要,但發現有機通路被傳統大零售商所把持,希望創造另類食物供應網絡;另一位創辦人Søren Ejlersen則是一位廚師,非常清楚消費者的喜好。兩人理念一拍即合,萊森形容他們是絕妙拍檔。

客製化的食物箱,是時鮮公司的主要產品。所有食材都經過有機驗證,來自於跟65位常態合作的農民,裝箱後,宅配到55,000個時鮮會員的家門口。「為了因應市場需求與消費型態,大家都太忙不煮東西,所以我們設計了各種搭配組合,會員可上網自行選擇,並且附帶清楚的食譜,很方便就能上手。」萊森說。

時鮮公司食材組合籃
時鮮公司食材組合籃(圖片提供/時鮮公司)

食物箱包括蔬果與魚肉,從1人份到4人份、3天份到5天份,份量計算得剛剛好,避免浪費。有考量兒童口味的組合、低卡組合、本土食材組合、素食組合等等,讓會員感覺有如量身訂作,增加烹飪意願。

時鮮公司創辦之初,多數人都不看好,初期也曾因大量採購設備而負債。但在三年後便開始獲利,會員持續成長,銷售成績亮眼,至今占丹麥有機市場的30%。公司目前有170位員工,2015年營業額達7500萬美金,近兩年的成長率都高達30%。萊森雙手一攤笑道,「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多!」

IMG_0516
Annette Hartvig Larsen(攝影/蔡佳珊)

頻繁互動建立互信,有溫度的電商

萊森表示,時鮮公司茁壯的關鍵,就是與顧客的密切溝通。公司設有「對話部門」,無論是電話中親切回應的客服,或是社群媒體上的即時回應,都強調開放、透明、誠實、平等對待。「傾聽顧客的聲音,建立信任。」萊森說,他們有些送貨員甚至擁有顧客家裡的鑰匙。

這樣的信任,使得時鮮在規模擴張的同時,仍能有別於其他有機商業通路,維繫住社群協力農業互信互賴的初衷。「重點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萊森說,

所有新會員加入時鮮,都會受邀到他們自營的實驗農場吃晚餐,建立對產地到餐桌的了解。每週四天,整個春天下來,大概宴請了大約五千個會員。每年也都會有豐收祭的活動,邀請會員共襄盛舉,與農夫面對面交流。

丹麥有7%耕地是有機種植,約20萬公頃,2600個農莊,日前丹麥政府還宣稱要成為百分之百的有機國。萊森微笑道,現在換黨執政,好像沒這麼堅持了。但是丹麥民眾確實非常支持有機農產品,也越來越多農民轉型有機栽培。她表示,丹麥最有名的畜牧業因貸款太多而負債,「現在賺錢的反而是有機農民。」

時鮮與合作農民亦保持密切聯繫。農民會上網預告下週將要採收的作物,以便公司設計配送內容。時鮮也會為農民拍攝影音介紹,放上網路,拉近消費與生產的距離。

時鮮公司食農教育互動園區
時鮮公司食農教育互動園區(圖片提供/時鮮公司)

為環境永續,金融業與農業破冰攜手

時鮮公司的努力在2001年獲得荷蘭特里多斯銀行注意,因對環境永續的理念一致,買下20%股份。2005年,時鮮加碼50%全數購回。2014年特里多斯銀行再推出有機成長基金(Triodos Organic Growth Fund),繼續投資時鮮公司,目前持股20%,創造金融界與農業界攜手合作的佳話。

資誠董事長朱竹元表示,綠色金融浪潮是全球趨勢,國際間對於永續投資越來越重視,但台灣在這部份尚處於萌芽時期。以「社會責任投資」(SRI)來說,2014年全球規模已超過21.4兆美元,且迅速成長中。但亞洲的SRI發展遠不如歐美,「亞洲只占全球的0.2%,而台灣又不到亞洲的2%。」

朱竹元介紹,社會責任投資可分四個方面:清潔能源、綠色債券、保育和節約專案融資、和影響力投資。特里多斯投資時鮮就是影響力投資的範例。目前台灣的企業大多以公益角度的慈善捐贈在履行社會責任,未來可更積極朝公益創投和影響力投資方向邁進,友善農業即是一個共同發展永續經營的選擇。

朱竹元舉例,金融界可嘗試綠色信貸、綠色保險、綠色投資等作法,對於友善耕作的農民,提供優惠利率、農業保險或長期投資。更進一步,可從公司本身的核心技術或產品出發,與農業合作,「譬如資訊系統業者可以協助建立生產履歷,財務會計專業者可輔導農業做財務報表。」

不過朱竹元也指出,要吸引投資,農業經營者本身也要具備一定資格。大面積、高效率、制度化的農企業,比較容易受到金融界的青睞。

然而,友善農業通路或生產者,大都是理念先行,若要接受投資,該如何維持對等的合作關係?對此萊森表示,投資者必須具備長期投資的心理準備,「我們不歡迎只為了賺錢的投資者。」以時鮮為例,投資的銀行只持股20%,時鮮經營團隊仍握有主導權,能維持獨立不受影響。

金融業與農業的語言雖然天差地遠,但在時鮮的案例中,看到對話與合作的可能。CSA最初的核心精神──由一群人(消費者)支持一群人(生產者),看似是對資本主義主流市場的反動。但陳孟凱認為,資本原本是中性的,這個丹麥經驗,對台灣的金融業和方興未艾的友善農業,都具有正面的鼓勵作用。

時鮮公司共同創辦人Thomas-Harttung
時鮮公司共同創辦人Thomas Harttung (圖片提供/時鮮公司)

(本文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 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