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憂養殖復育讓櫻花鉤吻鮭基因變異 建議深入研究

櫻花鉤吻鮭體型現變異?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教授郭金泉與立委陳曼麗今上午召開記者會,宣佈月前在七家灣溪捉到一隻野生的櫻花鉤吻鮭,但此隻體長偏長、體色偏紅、頭部也明顯偏大的鮭魚,是否是受到復育場外流、具有同質化基因的養殖魚所影響,郭金泉憂心忡忡地呼籲,公部門應該進行相關研究,讓櫻花鉤吻鮭的遺傳多樣性得以保留。

學者憂櫻花鉤吻鮭遺傳因子變異

郭金泉指出,一般成熟櫻花鉤吻鮭體長大約是20公分,但去年11月初所發現的雄性成熟櫻花鉤吻鮭卻長達36公分,「體長破紀錄!」甚至頭部也明顯偏大、體色偏紅;取其脂鰭進行初步DNA分子鑑定,結果顯示,該魚仍是「櫻花鉤吻鮭」,但郭認為仍需進一步進行計數形質研究,仔細判讀其臀鰭軟條、脊椎骨數等形態資料後才能判斷是否為異形。

2016年11月初發現的鞥花鉤吻鮭(郭金泉提供)
2016年11月初發現的櫻花鉤吻鮭(郭金泉提供)

「但11月為櫻花鉤吻鮭繁殖季,雄魚體色確實可能變紅、鉤吻也會凸出,至於體長,若魚齡為三、四年,確實可能長到那麼大。」目前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課課長于淑芬僅能如此保守回應。

過去二十餘年都在監測七家灣溪的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曾晴賢也表示,「基本上這尾魚應該是非常正常,雖然能長這麼大的個體不多,但也看過。」這顯示七家灣溪的魚類可以長得非常好、很長壽,「最後一年的繁殖機會,整個魚體會有很大的變化,過去也有看過體色呈現粉紅。」而頭部變形,則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郭建議公部門全面搜尋七家灣溪流域,針對此異形的櫻花鉤吻鮭採取預防性隔離措施,再行詳細形質、分子研究,「很擔心是復育場的養殖魚因基因窄化、近親交配,而造成遺傳因子變異。」

于淑芬表示,日前已向林務局申請「保育類野生動物利用申請」,今日稍早已取得許可,將會入溪研究。

應有獨立科學小組研究基因是否改變

郭金泉指出,十七年前,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自七家灣溪採集5對野生櫻花鉤吻鮭作為種魚,在武陵工作站舊孵化場養殖5千餘尾1齡到4齡不等的養殖櫻花鉤吻鮭;但2004年艾莉颱風豪雨來襲,沖毀舊孵化場,一舉將3千餘尾養殖櫻花鉤吻鮭沖至溪流,「養殖魚體型較大,較有競爭優勢,會與野生櫻花鉤吻鮭競爭。」恐將嚴重威脅野生櫻花鉤吻鮭族群。

「若養殖場族群取代與置換野生族群,可能造成基因完全同質。」郭憂心表示,當族群基因多樣性消失,日後一旦遇到寄生蟲、細菌、病毒等疾病威脅,或天災地變,該族群可能因無法應變而集體滅亡。

根據郭金泉2004、2005、2006、2008年在七家灣溪調查的結果顯示,族群變異指數由2004年的0.01,一路下滑到2008年的0,「代表基因完全同質,關聯族群消失。」各個體全序列粒線體DNA差異極小。

前林業試驗所所長金恆鑣也表示,人工復育不失為一個方法,「但用什麼方法復育才是重點。」建議成立獨立科學小組建立櫻花鉤吻鮭研究,「目前有關櫻花鉤吻鮭的研究方式、結論都還不夠完整。」也應該向外界公佈管理辦法,讓有心關心櫻花鉤吻鮭的人知道實際管理情況。

IMG_3406
郭金泉擔憂櫻花鉤吻鮭基因變異,認為需要深入研究(攝影/賴郁薇)

雪霸國家公園:注意配對以免基因窄化

雪霸國家公園武陵管理站主任廖林彥對外說明,配對復育時確實也會擔心基因窄化問題,「因此我們會到桃山西溪、桃山北溪上游找種魚,每年找五隻、十隻不等。」上游個體基因變異性較大,交配行為較不會受到攔沙壩阻隔,希望藉此仍能保留櫻花鉤吻鮭的遺傳多樣性。

廖更表示,之前有在七家灣溪流域、羅葉尾溪、樂山溪、志樂溪放流養殖櫻花鉤吻鮭,「但近兩年來幾乎沒有放流養殖櫻花鉤吻鮭。」于淑芬補充解釋,現已完成流放工作的流域就以「棲地保護」為主,確保自然生態維持穩定平衡,而不再放流養殖魚、干擾目前棲地狀況。

目前全台灣櫻花鉤吻鮭數量為3,603尾,復育場也有兩千餘尾養殖櫻花鉤吻鮭;廖林彥表示,現正與合歡溪一帶原住民洽談放流一事,今年可望完成放流工作。

陳曼麗表示,櫻花鉤吻鮭是台灣特有種,甚至連鈔票都印有櫻花鉤吻鮭圖樣,公部門應該著手努力,讓櫻花鉤吻鮭繼續留在台灣這片土地上;台灣歷史博物館博士謝英宗也轉述台博館館長態度,「台博館願意全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