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平川摂(Hirakawa Osamu)株式會社ベース代表社長。1969年出生。大學畢業後進入株式會社Recruit(現名:Recruit Holdings),經歷過業務、製作、採訪、商品企劃、業務經理等職責。2012年返鄉回到佐伯市。一面經營水產加工販售公司,另一方面於2017 年4月創辦《佐伯・海部食通信》。

以「從海洋開始描繪佐伯的未來。」為核心理念。將光芒投射在佐伯沿岸地區的漁夫以及水產加工業者的熱情身上。目標要讓大家看見現代版「佐伯殿下以海為生」的價值。佐伯・海部食通信食通信的事業,也獲大分縣經營格性計畫承認事業所採認。以下為平川摂專訪下篇,閱讀前文請點選這裡

Q:想要從1.5級產業以及第2級產業的角度做切入,我想這是平川先生特別慧眼獨具的切入點呢。

我一直有個單純的疑問是:「難道只要將第一級產業的生產者與消費者連結起來事情就解決了嗎?」因為在第一級產業與第二級產業當中也是有人在做事,可是現在的人們卻沒有正確地了解到「加工」身處於產消兩端之間的內涵以及它存在的意義。所以我才想透過『佐伯・海部食通信』來好好告訴大家這些事情。

隨著我自己開始涉入「食物」的這個領域之後,一直覺得自己想要做的,並不只是要縮短人們與生產者或食材的距離就好了。比方來說,有人會去在意「道之驛」裡那些產地直銷的蔬菜雖然看起來很新鮮,可是這些人還是會擔心它安不安全?當你這麼思考其實就已經把問題封閉起來了。

撒農藥不完全是一件壞事,重要的是農夫有沒有好好的了解這些農藥的施用方法。就算是在無農藥栽培當中,要是你土壤管理得不當到最後也沒有意義。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有太多事情可以讓消費者做出錯誤的判斷。所以我自己認為在考量食品的安心、安全性上,是需要一個有鑑別能力的人來做判斷的。

■想從加工業的現場,對於「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關係丟出質疑。 

Q:您想要針對食物從加工產業的現場送到消費者面前的這一整段過程丟出自己的質疑是嗎?

也是有這一層的意涵在啦。舉例來說,之前有個一級產業的生產者開始直接面對消費者販售他自己生產的食材。這件事情本身是很好沒錯,可是那個生產者卻在他的網站上寫說我們能夠提供這麼便宜的價格,是因為跳過了那些便宜收購原料再轉售的業者之類的話,我看了以後受到非常大的衝擊。

跳過中間的人,也就會排除了包含加工業等等在產消兩者中間的人他們所有的價值。我覺得把生產者所提供做好加工、創造妥善的通路販售是我們加工業者的使命,我們與之的信賴關係便是從中而來。因此,我才會對這些現象有疑問。

Q:從加工業者的立場來看,會有這種疑問也是理所當然的呢。

所以我打算做的,是靠著《佐伯・海部食通信》給消費者一個選擇的可能。我們的食物是經過什麼樣的過程得來的,又是怎麼樣決定它的價格的?在了解食物的背後發生的這些事實之後,再告訴消費者們,在最後要做出選擇的是你自己喔。我希望多去刺激大家思考這些事情。

Q:也就是說您想要讓包含加工流通等等環節的「食物履歷」再變得更加清楚一些嗎?

現在的社會追求這樣的價值,這些事情已經慢慢變成全世界的標準了。「食物」的世界更是如此。日本過去獨特的慣習已經不再通用於現在這個時代了。在超市裡販售的白色吻仔魚,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理所當然。

現在這個時代,只要在那些吻仔魚當中混入一隻小小的蝦子,就會有人客訴說有奇怪的東西混進去了。當那些小吻仔魚進入加工到出貨成為超商裡的吻仔魚之前,是要有人去仔細用手去確認裡頭有沒有小小的蝦米還是魷魚混進去,最後你才會看到那白白的吻仔魚。

■這之前平川先生所報導的「黃金沙丁魚」跟「虎河豚」的特輯當中,也採訪了與這些食材的加工環節相關的人員,也詳細的介紹了這些過程呢。

如果沒有把這些生產者是基於什麼樣的堅持與熱情,驅使他們從食材的上游追到下游的過程寫出來,是沒有辦法了解這些人背後的價值的。透過加工品背後這些我們都不知道的故事,我們對這些乾貨的看法也會改變。我覺得這才是重要的事。 

■ 這也是只有平川先生才能夠告訴大家的事呢。

像是我們也可以告訴大家,有些可以直接吃的食材為什麼還要特別費心力去做加工?這背後會跟該地的飲食文化以及歷史有關。像佐伯從江戶時代開始,在當時被稱作「海部」的沿海地帶捕沙丁魚的風氣十分興盛,沙丁魚加工後所製成的魚乾肥(干鰯,ほしか)以及魚油是佐伯藩巨大的收入來源,因此歷史上曾有俗諺道:「佐伯殿下,以海為生。」

以前的年代,像是魚類這些鮮食只有鄰近的地區才能夠消費得到,但透過物流以及加工技術的進步,才讓這些食材可以運到遠處販售。正是因為在這塊土地的產業以及飲食文化當中,加入了「人」的要素,彼此的乘積就產生了價值。

■就算做十遍「剖竹莢魚」的特集也可以。

Q:那麼您對於想要創刊的人有什麼心得可以提供嗎?

浪漫(信念的強度)跟算盤(經營)兩者都得兼顧才好。我的話,是因為「Katariba」的活動到了東北,認識了高橋博之這樣外表看似笨拙但卻熱情得亂七八糟的男人。這之後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從那時開始的。

有著這股熱量那一開始再怎麼樣都會有辨法的。如果自己有想要做的話,那就先試著把自己的手舉起來,在日本全國有這麼多的夥伴。特別如果有人想在九州做新的食通信的話我會很開心的。九州的食通信夥伴們一起召開讀書會以及學習之旅。讓志同道合的彼此有互相切磋精進的機會。

這之後在起跑點上的衝刺就很重要了。在創刊號上能夠盡力招募到多少位的讀者。「食通信」雖然有著強烈的理想以及想要說的話,但也要有願意認讀的讀者才能夠成就這一切。所以,一開始需要增加觸及的人數。

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做「食通信」的?如果沒有創造足夠的人口願意買這份刊物,我覺得這對於我們採訪的對象是很失禮的事情。「食通信」並不是採編後寄出就結束,或是讀者看完了以後就結束的媒體。如果把它當作是志願性的事業那就不要收錢免費送給大家就好了啊。

Q:為了要讓這份刊物持續運作下去,需要做什麼事情呢?

當時我在「食通信聯盟會議」中做創刊前的報告的時候,『東松島食通信』的主編長太田將司叫了我一聲,他說「既然你們是小鄉鎮的話,那麼你們連續做十集剖竹莢魚的特集也可以啊。」

聽了這番話之後我反而突然釋懷很多。就算同樣都是竹莢魚乾,只要製作的人不同,生產者放入的信念以及裏頭的故事都會不一樣。「原來如此,這麼做也是一種方法。」領會到這一點,實際上我也買了好幾家在地的竹莢魚乾來吃,結果每一家的滋味都不一樣。

可是,就算再怎麼夢幻的行業,如果不能夠持續下去的話也沒有任何意義。我個人對於數字非常的嚴厲,也很積極的聯繫地方機關以及企業做合作。透過『佐伯・海部食通信』的採訪,也會有新的商業機會產生,例如有得到委託希望將食材推銷前往海外。也希望我們做的事情並不會停止在「食通信」這份刊物上。

■ 希望能夠具體描繪「跟佐伯一樣」的價值。

Q:對於平川先生而言,「食通信」的魅力在哪裡呢?

對我而言「食通信」的醍醐味,在於它可以成為改變消費者眼界的一個契機。包含建構關係人口或是推動食農教育,從各式各樣的角度孕育新的價值這一點很有趣。我覺得這個媒體的強項是在這個地方。

我常常跟地方的人這麼說:「大家都說佐伯的魚好吃,可是其實日本沿海各地捕到的魚,其實也都很好吃。那麼,為什麼佐伯的魚是好吃的呢?如果沒有辦法用具體的語言說明這一點,是不會有人來我們佐伯這裡的喔。」

就算是同一種魚,隨著地點不同,「人」與「故事」也會不同,我們要怎麼深化內容?對我而言,我認為「食通信」是一個決定性的方式,讓我們能夠具體的語言描述內容。

我認為「好吃」這件事是各式各樣的感覺的集合,所以也想要驅動大家各式各樣的「感覺」。

Q:『佐伯・海部食通信』未來的展望是?

行腳大分縣內,創造可以談論飲食的「場域」。我的理想是一間攤販。能夠帶著生產者,創造可以一起談論「食通信」以及大分的飲食的理想未來的夥伴。

在我小學的時候,我一下課就會帶著釣竿跑到海邊,在那邊釣魚釣到太陽下山。富饒的大海以及海岸是我們小鎮的價值。我不希望自己去拋棄佐伯這一塊地方。我再怎麼樣,也想要將光芒打在佐伯的水產加工業,以及為此付出熱情的人身上。

珍惜著這裡的「人」與「故事」,要怎麼樣讓「跟佐伯一樣」的價值可以被看見。未來的我們需要對於什麼是屬於「佐伯的」部分要花更多工夫去思辨了。

延伸閱讀:

以海為生,加工的光芒│《佐伯・海部食通信》主編長─平川摂專訪

串連產銷社群力─地方創生大臣賞《日本食通信》高橋博之

【日本通信】訂雜誌附食材,「日本食通信」串聯產消社群力

閱讀更多《食通信》主編長故事: https://taiwantaberume.wordpress.com/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