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西衛社區農場的推手,我認為可能也是澎湖農業的推手之一。

那天聊到其中一個朋友種的菜最漂亮,但也是最會被偷的,我驚嘆問:這裡的菜會有人來偷喔?結果,他竟然回答我說:

“對,因為是開心農場啊!”

 

我後來才聽懂任大哥的幽默,是指FB的開心農場遊戲裡,總是有種菜被偷的情節!

任光國今年49歲,明年即將退休,現在他的正職仍是警察,業餘農夫;但明年,他就要轉為正職農夫了。

這個名為”開心農場”的市民農園,位在馬公市西衛社區兩千多坪的土地,五、六十幾年前,是任光國的爺爺在種菜,他們自己鑿的一口井,還一直保留到現在;五、六年前,任光國開始自己種,那時整片地都是雜草,他只好自己一小塊一小塊地開墾。

他想,每天如果能翻土翻個五坪的話,幾年也能翻完吧!於是,像愚公移山似的,每天就用鋤頭挖,在荒煙蔓草裡,一鋤一鋤地、把土翻鬆。

一段時間整出了一小塊地後,他就試著種菜,這裡一邊種菜,那頭還是繼續拓墾,已經挖了一百多坪的時候,縣政府看到,叫他不要挖了,縣府決定來幫忙整地,出動怪手,一下子就搞定了。

他們幫忙整理完畢後,任光國才想到,可以找更多人來種!

他說:”因為,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有這個構想後,就寫了計畫,提案給縣政府,又找了一些朋友來,98年開始第一期,右邊畫出了十八塊小菜園,約900坪;99年第二期,又再增加左邊的十二個區塊,一共是三十戶家庭。

每一塊小菜園,並不是一個農夫認養的田,而是一個家庭、全家人都來種!

任光國把地捐出來讓大家免費種菜,他覺得取之於公、用之於公,所以這個農場沒有收費,只有每個月50元的電費分攤。現在還有很多人登記著,等待後面的區塊再開墾出來,擴大這個開心農場。

剛開始做的時候,許多人不理解,怎麼會有人願意把地拿出來大家用呢?莫非有什麼企圖?後來一一溝通、一一邀請他們來種,才慢慢了解他是希望爺爺留下來的耕地不要荒廢;現在,連附近其他人也願意捐出土地來、提供農場無償使用了,所以後面的區塊能夠再申請經費來開墾,讓更多想種菜的人,有一小片夢想的菜園。

他說:”當初我跟家族商議,希望這塊地不要賣掉,能夠留下來,而且能無償讓大家使用,我想我們人一輩子來到這世界,就是希望能做些有意義的事,不一定要想賺錢而已。”

“我那時看到大家來這邊,尤其爸爸帶著兒子一起來的,我看到他們,我就很快樂!”

我想,這才是他將農場命名為”開心農場”的真正原因。

 

為了這個農場,他去上社區規劃師的課,把農場規劃成休憩農園,慢慢增加設施,讓休憩功能更完整,來種菜的人可以有地方休息乘涼,來參訪的客人也可以好好地體驗、同樂;為了讓這些設施更色彩繽紛,他又去上了油畫班,自己學畫畫,要來彩繪桌椅牆壁等。

為了讓農場更豐富,他最近又提出了”田園音樂會”的計畫,因為他自己是二胡的愛好者,想把音樂元素帶進來,所以可能今年秋天就會有一場中西合璧的音樂會,在這裡演出了。

為了讓更多人吃得健康、能買到無毒的菜,他還想推動農夫市集,讓大家種的多的菜拿出來賣,更希望這個開心農場可以有小小的示範作用,澎湖其他社區也能開墾越來越多的市民農園,這樣澎湖的廢耕地,就能再活起來了!

訪問任大哥的過程真是驚喜連連,原以為只是一個業餘農夫種種菜而已,沒想到,他其實想的是整個澎湖,整個農業,和所有人,讓我非常感動。

他希望澎湖能地產地銷,每個人都有機會樂於農耕,我也覺得其實澎湖有自給自足的能力,我也蠢蠢欲動了。

而且,想的不只是一起種菜,想的是要一起參加田園音樂會、在農場裡演出、這樣開心的畫面呢!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