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行儀式向祖靈報告-拉罕rahan和女祭司pulingaw在現場祖靈碑前作儀式

226公頃光電硬闖卡大地布部落,族人提告訴訟未完,內政部竟先地目變更會勘,引發抗爭

知本濕地是東台灣最大的濕地,生態資源豐美,同時也是卑南族「卡大地布」(Katratripulr)部落的傳統領域,然而台東縣政府預計在此設置226公頃、全台灣面積最大的太陽光電專區,引發族人激烈抗爭,認為該案未落實部落知情權,提告要求停止開發。新聞背景請閱讀這裡

雖然開發案目前進入訴訟程序,但內政部今日仍執意進行現場會勘,台東分局更動用60名警力,將濕地周圍將近300公頃土地劃設為管制區,氣氛十分緊張。百來位部落族人要求暫緩會勘未果,只能任由審查委員隨同廠商進入部落,審議雖然落幕,但已經再度撕裂部落情感,也摧毀族人對政府的信心。(荒野保護協會則發起連署,呼籲社會大眾共同關心知本濕地未來

國際野鳥協會認證為重要濕地的知本濕地(圖片來源_漂浪島嶼)

會勘未知會部落 還動用警察進行管制

光電案場設置需要經過三階段審查:籌設許可、地目變更及施工許可,雖然能源局已核發「籌設許可」,但因為取得部落同意的過程充滿瑕疵,讓卡大地布部落傳統領袖三大家族「拉罕」(領袖)憤怒提告,目前案件正在法院審理當中。

值此之時,能源局雖然同意在訴訟判決結果尚未出爐前,不會進行施工許可審查,但第二階段由內政部執行的地目變更程序,卻不曾停下腳步。內政部原本打算召開「線上會議」審查知本光電案,且以疫情為由,將「現場勘查」改為「業者空拍現場」。幸在各方關切下,內政部改採實體現勘及審查,並在今日前往知本,先於知本代天府廣場舉辦說明會,隨即在開發廠商的陪同下,進行約六個地點的勘查。

然而今日行程不只不曾事先通知部落,且台東縣警察局台東分局還大動作公告,以《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五條及《警察職權行使法》(以下簡稱《警職法》)第六條,對三百多公頃範圍內的人、車進行管制,且將視實際情況,實施身分盤查、物品管制,種種荒謬舉措被卡大地布族人怒稱:「知本濕地戒嚴」、「中華民國政府濫用警察職權踐踏部落權利」。

部落與環團一起跟審查委員說明現況,同時舉牌抗議內政部未尊重程序。(照片提供/荒野台東分會)

拉罕:請尊重《原基法》及部落心聲

說明會現場,部落族人及環保團體齊聲光喊:「停止審查、終止現勘」的口號。雖然沒有登記發言,但在部落強烈要求下,內政部審查團同意讓卡大地布先行表達意見。部落拉罕林文祥憤怒表示,目前將設置光電的位置是卡大地布的傳統領域,政府要前來會勘,既未正式行文,也未私下通知,完全不尊重部落的意見。

目前部落與廠商間還有許多爭議待協商,拉罕要求內政部尊重中華民國訂定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以下簡稱《原基法》),立刻停止會勘。另一位傳統領袖林茂盛也表示,光電案已經造成部落分裂,他懇請委員尊重部落領袖的意見,待部落重新整合、團結後,再與光電業者協商。

代理拉罕陳政宗直指,過去與光電業者的諮商並沒有完全納入部落的聲音,才會產生後來的瑕疵與抗爭。他要求內政部審查委員尊重土地的主權,聆聽部落的心聲,並且認為「如果是一個良善的開發案,怎麼會引發這麼多抗爭呢?」

瑪法琉家族林文祥拉罕要求審查委員尊重《原基法》。(照片提供/荒野台東分會)

審查委員「未告先至」 部落靈媒痛哭失聲

至於警察行使職權的合理性,部落發言人呂宏文指出,「人民本來就有權表達意見,警察作這些管制,我們不懂是什麼意思?而且這麼大範圍的管制,使用的卻是《交通安全條例》,實在太奇怪。」

能源局明明指出要等訴訟結果出爐後再執行後續程序,但內政部好像都在狀況外,執意進行地目變更的勘察。族人曾經到營建署表達意見,廠商也前往陳情,可惜兩相權衡下,內政部只聽取廠商的說法,繼續行政程序,呂宏文表示:「拉罕深表遺憾。」

「終止會勘」的要求在說明會上未被內政部接受,審查委員們繼續往部落前進。由於探勘位址是卡大地布的祖靈地,委員們「未告先至」,族人要求委員們等候拉罕與靈媒先完成告知祖靈的儀式後再行進場。靈媒與祖靈溝通過程中痛哭失聲,部落發言入呂宏文認為,「她應該心有所感。」

舉行儀式向祖靈報告-拉罕rahan和女祭司pulingaw在現場祖靈碑前進行儀式。(照片提供/荒野台東分會)

環權會:警方執法失當 有違憲之嫌

長期協助部落進行抗爭,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執行長涂又文表示,昨天下午才得知警察將進場,讓他們措手不及,只能請族人在現場進行錄音、錄影,之後再考慮是否展開法律保護行動。

涂又文認為警方的作法已經超越警察的行政裁量,有違憲之嫌。「那邊沒有什麼車流,劃設一大塊進行交管,這是有問題的;警察可以進行盤查,這也是把前來表達意見的族人視為犯罪可疑份子,有很大的法律瑕疵。」她判斷台東縣政府希望會勘順利,才不會影響進度,因此動用警察,但這樣反而激化衝突。「根據我們的經驗,委員只是看廠商的報告,去廠商建議的地點,但應該要知會部落,聽聽部落闡述那些地點對部落的意義。」

台東分局:執法是為了保護民眾安全

台東縣警察局台東分局警備隊隊長曾尹政表示,因為會勘的路線及區域範圍很大,共有五、六處,而且點跟點的距離也很遠,所以才會把整個區域劃設進來,是為保護民眾安全。至於盤查權,曾尹政強調,不會對民眾強制處分,唯有在衝突發生時才會動用職權。「並不是所有人一靠近現場,就會進行盤查。」

曾尹政也提到,是代天府(說明會活動場址)廟方要求警察前來維護秩序及交通疏導,才會有今天的任務。然而代天府王爺廟總幹事林先生表示,他們只要求警方在「廟的範圍裡面執法」,為何需要劃設300多公頃的管制範圍?

曾尹政當下語塞表示需再行瞭解,之後回電《上下游》說明:「警察可以主觀認定、預判需要劃設的範圍,提醒民眾多加注意,一切都是預防性的規劃。」

學者:訴訟期間應該暫停行政執行

長期關心台灣原住民部落土地正義,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戴秀雄從遠因開始分析卡大地布的問題。各部落在法律上承認的傳統領域範圍,才能行使《原基法》指稱的「諮商同意權」,但太多土地未能劃為公告的傳統領域,這也是台東縣政府可以對知本濕地「橫柴入灶」的原因,雖然在法律上站得住腳,但也突顯台灣貌似「法治國家」,卻沒有法治國家的本質。

「訴訟不妨礙其他行政執行,這是台灣法律很『冷血』的部分,尤其在徵收領域,已經被國人罵翻了。」戴秀雄提醒,後續如果訴訟有利部落,但廠商已因內政部的片面進度而有所損失,就可以申請國賠,「美麗灣正是前車之鑑。」

戴秀雄也以近日公視大戲《斯卡羅》為例,他認為該劇最正面的效應是引起國人理解原住民歷史的興趣,「然而大家心態上願意放下漢人的身段,正視原住民族長期受迫的問題嗎?」戴秀雄允以保留。

2020年,部落拉罕將部落起訴狀轉交給能源局與營建署代表,請政府暫停籌設審查及土地變更程序。(攝影/林吉洋)

卡大地布案是「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試金石

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吳豪人直言指出,大環境站在執政黨那邊,「對外有中國不斷挑釁,對內有武漢肺炎的問題,政府只要把這兩個議題顧好,其他的事亂幹沒有關係。」

例如卡大地布案例,正是總統蔡英文所謂「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試金石,但從中央到地方都沒人在意原住民權益,吳豪人說,自己從事原民運動已經廿多年,「原住民的精英現在都已經被收編,過去從來沒有遇過更惡劣的時代。」

戴秀雄對原民會也多有譴責,認為傳統領域的劃設正是原民會土地管理處的責任,「卡大地布的傳統領域並不難劃設,它全部都是台東縣政府的公有地,轉移給部落就好了。」

戴秀雄表示,原民會不只對原民土地不作為,還放任台東縣政府及廠商操弄部落的諮商同意權,導致部落分裂,都是開民主法治的倒車,「我認為這個案例可以留名,是台灣惡性案例的經典。」(閱讀「卡大地布被召開的部落會議」點選這裡

原民會:「暫緩」表達意見

針對外界指責原民會不作為,《上下游》今早致電原民會,對知本審查案毫無所悉,反問記者「今天知本有什麼事嗎?」直至下午由秘書處潘姓專員回覆,強調此事應該詢問內政部,原民會對知本案「暫緩」表達意見。《上下游》要求聯繫採訪土地管理處處長,但五點半後原民會總機顯示「已是下班時間」,鍵入分機號碼也直接斷線,截至截稿為止未能取得回應。

延伸閱讀

光電入侵東海岸最大濕地!環團抗議選址不當,知本卡大地布部落要求業者撤案

被光電撕裂的部落01》從迪士尼發大財,到知本濕地做光電,卡大地布部落陷危機

被光電撕裂的部落02》開發入侵知本濕地,傳統領袖提告:「被召開的部落會議」結論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