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作者為成大環工系學生,在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學習農業,本篇接續前文,在squat(佔領空屋)行動後,繼續討論何謂「垃圾」的定義,以及這些「垃圾」被繼續使用的可能性與生命史。

───────────────────────────────────────────────────

當許多人聽到有人從國外回來,他們最想問的問題就是「那裏的人吃甚麼東西?」這種情形對台灣人來說尤其明顯,不過想透過了解我在克羅埃西亞吃的食物來了解克羅埃西亞的飲食習慣…實在不是個很理想的途徑,像是我就很怕到時候在許多人的心裡面克羅埃西亞是一個窮到沒有水、沒有電,要自己生火取暖的國家。

克羅埃西亞自己的料理特色也是有,但通常不會是那種別的地方都沒有只有克羅埃西亞人吃的料理,如果真的有的話那通常也不會太好吃…我看過比較有趣的料理是蔬菜鑲肉,通常夏天是用甜椒中間挖空,冬天則是用醃高麗菜來包,好玩的事情就是他們不是只有包絞肉,他們說只有絞肉會膩,所以通常他們會加白飯,第一次看到覺得超好笑的,這群克羅埃西亞人竟然在甜椒裡面塞魯肉飯。

另外像是湯,他們會在湯裡面放上一絲絲的麵條讓喝湯的時候有一點東西咬,台灣的話則是要馬不放,要馬就放滿滿的做成湯麵。

「這裡的人真的是廚神啊!」

不過還是介紹在squat裡面的料理比較有趣,就像離開前跑來拜訪我的老弟所說的「這裡的人真的是廚神阿」!重點其實不是他們做的食物有多好吃,雖然通常都好吃到完全不覺得是素食,重點是,人們很難相信是那個非常詭異的廚房,竟然可以生出這麼有意思的食物,大家必須隨時依照squat裡面各種可能發生的情況來煮菜,比如說沒水、沒電、沒瓦斯、沒米沒義大利麵這類的情形。

因為廚房條件跟食材每次都不一樣,有時情況很尷尬大家就會一直拖一直拖,等到終於有個很有創意的人想到要怎麼料理決定要煮飯時,大家便會很興奮的跳起來說要幫忙,這也是我最喜歡做的工作,但是每次他們要我做台灣料理我都完全沒輒,超慚愧的。

沒有米沒有義大利麵這類缺乏主食的情況,聽起來很荒謬但真的是大問題,菜市場永遠會有足夠的菜,但是他們永遠不會有快壞掉的馬鈴薯或是白米要丟掉,所以主食就是真的只能花錢解決的東西。但至少這個麻煩是最好解決的,就「做」就好了,十二月左右我們這裡來了一個義大利人Marco,剛好義大利麵或披薩之類的他也會做,之所以要說「剛好」是因為真的不是每個義大利人都會做,就像是不是每個中國人都會永春拳和氣功一樣。

image003image005

用麵包也能煮成菜

跟著他一起做一次才知道要吃個義大利麵這麼麻煩,前前後後就花了我們兩個小時在準備麵條。披薩也搞了好久,單單是要等麵糰發完就快餓死了,我們又晚上才開始做,所以當吃到的時候都已經午夜了,這也是為什麼常常台灣同學早上起床看到我當地午夜還在線上時問我在幹嘛,我幾乎都回答「我在等著吃晚餐!」

從照片上絕對看不出來,那天也是沒米沒馬鈴薯的一天,結果有人把白麵包拿來當馬鈴薯用,那大概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有人把麵包拿去煮成菜…

煮菜通常是用飲用水,沒有水主要是麻煩在洗碗,夏天的話就用屋頂蒐集的雨水洗冬天的話就外面挖雪來烤。

真正麻煩的就是沒電沒瓦斯,我剛進去大概十月多到十一月多這段期間,squat是處於完全沒電的狀況,結果有一天晚上回來我就看到有人在外面生了一個火堆,然後把兩個裝滿食物的鐵盤丟進火裡面。結果又是一個看起來醜醜但好吃的莫名其妙的派。

image007image009

曾經有一段時間大夥曾合資買了有一次在菜市場拿到了好幾箱的番茄,大夥就把那些番茄全部拿來做成紅醬。一桶瓦斯來用,不過後來瓦斯用完了大家也懶得再買,後來料理主要就用電磁爐或是烤箱,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廚具,當暖氣用的火爐。

image011image013

(左)用暖氣火爐當家熱器煮出來的紅醬(右)馬鈴薯上面看起來像肉燥的是這裡最主要的蛋白質來源,那個是黃豆,應該是乾燥的碎黃豆渣吧, 吃起來真的就像素肉一樣。

他們也常常會做出一些讓我覺得很有趣的行為,像是把紅酒或是啤酒加到蔬菜湯裡面,或是不把薑當調味料而是煮菜加了一大堆進去,吃的時候大家一直尖叫。這邊的人吃白米沒有洗米,也不煮白飯,他們會把白米直接倒在快煮好的蔬菜湯裡面做成比較乾的稀飯,我個人其實比較喜歡吃那樣子的飯,因為都把湯吸進飯裡面的所以特別香。下面這個我不知道怎麼稱呼了,把剛剛講到加了大蒜洋蔥和其他蔬菜煮出來的白飯捏成球球包麵粉拿去炸,叫他飯丸好了,超好吃。

image015

本以為台灣黃豆便宜很開心,沒想到…..

自從到了squat以後,每次有台灣人要來這裡玩,我都會請他們看看有沒有辦法帶一些醬油或是豆干之類的來這邊,然而亞洲人永遠無法想像這裡人對醬油的瘋狂程度,當時有個台灣沙發客帶了一小罐醬油過來,結果煮菜就用掉一半,然後盛盤後每個人還在自己的盤子上淋了好幾圈,結果兩天就被吃完了。

還有一個好玩的事情,對歐洲人來說豆腐真的就像是素的起司,就像是他們把豆漿當成素的牛奶一樣,但豆腐真的跟起司還是有差,像是有一次Marco跟我說因為有人吃全素所以他做白醬不能用起司,然後他不會講克羅埃西亞文,買不到植物性的起司,結果他就很開心的跟我說沒關係他有買到豆腐,他說著就把豆腐切小塊要丟到鍋子裡面去融,我竟然也被他唬的半信半疑以為歐洲製造的豆腐真的就跟起司一樣會溶解,難怪那麼貴….結果當然沒有成功變成一鍋豆腐泥,Marco完全不敢相信豆腐不會融化的表情,讓我笑了好久好久。

我當時真的搞不懂為什麼,上面那個碎黃豆在大賣場裡面竟然比豬絞肉還貴,大賣場裡面一塊在台灣賣20塊的豆腐在歐洲至少要一百台幣,台灣可以買一公升的醬油這裡只有小小一罐還比較貴。我那個時候都跟他們說在歐洲吃素的人還真可憐,豆腐、豆漿素肉之類的東西都是台灣的五到十倍高,所以他們一直對台灣抱著某種飲食上的憧憬….結果不久前竟然看到台灣是全世界唯一飼料用黃豆來食用的國家,害我現在有點不太好意思跟他們解釋。

image017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Pingback: 【被浪費的食物】 | 吱吱喳喳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