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鄉村發展經驗交流(3)整合式的鄉村發展

兩位德國專家來台分享德國的鄉村發展經驗,前兩篇報導分別以「公民參與」、「土地政策」為主題, Weyarn鎮長佩爾澤( Michael Pelzer)以Weyarn小鎮為例,說明公民參與能讓鄉村永續發展,慕尼黑工業大學教授馬格爾( Holger Magel)則強調,鄉鎮層級主導的土地政策,才能貼近在地居民的需求。

昨日(3/15)的最後座談時間,兩位專家在上飛機前,以「整合式的鄉村發展」( Integrated Rural Development,IRD)作為臨別贈言。

Weyarn鎮長佩爾澤解釋,鄉村的大大小小發展計畫,要讓居民清楚知道,並且直接參與決策過程,絕不能只是被告知決策結果。因此,跨領域、跨專長的整合非常重要。

佩爾澤說,馬格爾教授每到一個地方參訪的最後,都會提出他的幾點回饋,這回馬格爾教授要提出「馬三點」,對「整合式的鄉村發展」做出進一步解釋。

一、單位: 鄉村〉農業

「談鄉村只談農業,是錯誤的概念。」馬格爾說,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在二○○六年發表的《The New Rural Paradigm》(http://ppt.cc/Gbbo),便強調這一點,「這份報告等於賞了各國農業部長好大一巴掌。」

馬格爾教授認為,他在台灣也看不太到整合式的鄉村發展研究或政策。他解釋,鄉村不只有農業,也不只是土地經濟,「鄉村發展必須關照到,讓農業能永續發展、創造在地就業機會、年輕人願意留鄉、好的交通便於居民通勤到都市上班、保護大自然等等面向。」

馬格爾舉例說,鄉村發展需要協調各種需求,有時為了公共建設需要用到某塊農地,要跟農民協商換地;某個濕草地上有稀有鳥類,農夫割草會影響鳥類棲地,這時不能只是大罵農夫「王八蛋」叫他滾蛋,但是不給他相對補償。

鄉村經濟不只是農業,願意到鄉村投資設廠的中小企業,也能提供在地就業機會。不過馬格爾強調,「這不是買地搞工業,而是尋找農業相關產業,或是適合鄉村的產業,例如手工業、觀光等。」

1011398_835980389751066_1902309031_n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在二○○六年發表的《The New Rural Paradigm》,提到鄉村的新舊典範。 提供/Holger Magel

二、人: 集體智慧〉專業笨蛋

整合式的鄉村發展,勢必需要接收各方需求,不斷地在衝突、妥協間來回協商。

「這種專業協調能力沒法一夜學會,最好從小就開始學。 」馬格爾教授說,規劃者一定要有「在地心,國際情」,對人與地方有同理的認識,而且具備專業知識,掌握國際脈動。

他認為鄉村發展計畫的規劃者、官大爺們必須學會跨領域思考:「如果造橋的人只懂造橋,教農業的人只教牛尾巴有多長、小麥能長多高,這些人就是專業的笨蛋,缺乏整合式的思考」。

馬格爾強調,一個生活圈的決策,不可能只由少數人制定,就算一位鎮長的理念很新穎,對鄉村規劃很有經驗,仍然需要把更多在地居民納入決策過程,運用居民的集體智慧,「因為鄉村發展不只是空間規劃的技術問題,也是何為民主的價值問題。」

三、方法:重劃〉徵收

在德國,二、三十年前的土地重劃,常見的作法是不管環境、景觀,因此引起許多反彈。

馬格爾舉例說,河邊的農田使用化肥,下雨天化肥隨雨水流入河中造成污染,漁夫不爽,環保運動者也不滿,最後就是農夫坐上被告席,「 這衝突的原因是缺乏通盤規劃,行政機關可以把河邊的土地設定為緩衝區,將緩衝區內農地,透過換地的方式,移到其他地方,透過土地重劃,能有效避免類似衝突一再發生。」

每當遇到土地上各方需求的衝突時,不論是保護自然、大型開發案或公共建設案,要用土地徵收或是土地重劃呢?馬格爾說,「國家機器普遍不喜歡用土地重劃的方式,因為太麻煩、太費時了,土地徵收多麼簡單呀!但問題是,這樣粗暴的土地徵收,還能安心地執行多久呢?我真心的建議,用重劃取代徵收,留給鄉村和自然一條活路吧!」

923500_835981256417646_1223955867_n
為了避免河流邊的農田化肥污染河川,因此設置緩衝區(下圖的綠色區域),以土地重劃的方式,既保留農民耕地,也維持河川品質。 提供/Holger Magel
1781912_835983283084110_1755940997_n
德國常以土地重劃為工具,協調土地上的各方需求,雖然麻煩、費時,但是遠比土地徵收來得細緻。 提供/Holger Magel

怎麼能對農村地景破碎化毫無所感?

馬格爾發表完「馬三點」後,接著分享來台心得。他在宜蘭看到四處林立的農舍,農村地景破碎無比,「這讓我覺得非常失落、哀傷」。

鄉村空間若是重要,怎能讓鄉村的發展「順其自然」呢?馬格爾認為,如果對於這種無秩序的發展毫無意識,那其實什麼都不用談了,「非法農舍在德國是很大的問題,近乎醜聞,是可以把政治人物拉下台的。」

「我們都有仔細規劃,只是在執行上稍有欠缺。」 宜蘭的官員與馬格爾互動時,如此回覆農舍問題。 馬格爾說:「這種答覆像是發展中國家會說的話,難道台灣人是活在『香蕉共和國』嗎?」

聽到馬格爾的臨別感言,鎮長佩爾澤也補充說,他在宜蘭遇到許多熱情的農民,關心在地公共事務,對自己的理念也很有信心,「這些農民就像是一座座燈塔,若能彼此串連,相信會是一股很大的力量。」

座談最後,策劃此次德國專家來台交流的政大地政系特聘教授顏愛靜說:「鄉村的整合式規劃的確很重要,台灣也缺乏這方面的積累,不過這八天交流下來,有許多學生、農民、學者、法官、官員來參與,期待更多部門投入規劃台灣的整合式鄉村發展。」

10003950_835977039751401_576101319_n
兩位德國專家來台,除了到三所大學演講,也到宜蘭、花蓮、彰化等地,與社區居民交流。 提供/ 鍾怡婷
1969316_835978389751266_151839507_n
在花蓮光復鄉太巴塱地區,政大地政系特聘教授顏愛靜(左二)、當地耆老與兩位德國專家討論原住民的發展在區域計畫中的角色。 提供/鍾怡婷

延伸閱讀:

德國鄉村發展經驗交流(1)Weyarn小鎮公民參與過程

德國鄉村發展經驗交流(2)鄉鎮作主的土地政策

(本文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