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食藥署北區管理中心與桃園縣衛生局稽查人員兩天前到油脂大廠南僑化工進行調查,發現部分以工業用途報關進口牛油、椰子油及棕櫚核仁油,未辦理食品輸入查驗登記。桃園縣衛生局除了要求南僑化工關閉問題油品生產線,並封存自102年起分別向澳洲、菲律賓進口5批牛油、椰子油22批、棕櫚核仁油3批,共30批8,241噸。同時對南僑化工生產的123項產品進行預防性下架。

被傳出疑似工業油混充食用油,南僑化工董事長陳飛龍今天下午2:30親自到台灣證券交易所公開說明並沒有工業油混充食用油的情形發生。2012年至2014年8月間,從澳洲進口12批食用牛油,都屬於一級食用牛油。報關時有7筆是以食用油名義辦理入關審批入廠,卻有5批因承辦人員報關疏失,以「For Industry(工業用)」的名義辦理入關。

由於報關時文件申報資訊有誤,陳飛龍說明已經依照食藥署與桃園縣衛生局的要求,於今天中午12時前補正澳洲農業部開立的食用級規格證明文件。

另外進口椰子油的部分,根據南僑化工的新聞稿,說明2012年至2014年8月間,從菲律賓購入34筆椰子油,其中有10筆是以食用油名義辦理入關審批入廠,其餘24筆也是承辦人員報關疏失,以「For Industry(工業用)」的名義辦理入關。南僑化工已經請菲律賓農業部出具4份確認函證明為食用級,其餘正緊急補正中。

至於棕櫚核仁油3批,也出現承辦人員報關疏失,以「For Industry(工業用)」的名義辦理入關。目前也請菲律賓農業部出具確認函證明為食用級當中。

陳飛龍強調,南僑化工沒有任何拿工業油摻混食用油的動機,並強調如果發生問題,為了名譽,工廠可以立即停工,就算是賣土地廠房賠償也在所不惜。

為了清楚呈現陳飛龍的說法,上下游記者摘要整理陳飛龍發言內容,以第一人稱方式呈現,供各位讀者參考。

————————————————————————————-

(以下口述/南僑化工董事長陳飛龍)

10362531_10205019380748189_5788160334929316900_n

各位媒體朋友午安,非常諷刺,昨天我還跟大家講食安的問題,今天我要在這邊為我公司的食安來解釋,勞動各位,非常抱歉。

南僑公司生產的烘焙油脂,品質與安全絕對是無慮的。過去也無慮、現在也無慮、將來也無慮。南僑公司經營這個事業六十年到現在,開始做烘焙油脂時,台灣還沒有幾個人懂得甚麼叫烘焙油脂。

烘焙油脂對於社會的重要性、對食品工業的重要性、對消費者的重要性,我們經營這個產業六十年就已經深深的了解,深深地為著食安而努力,一直到今天。

兩天前衛福部會同桃園的衛生單位,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到我們工廠來檢查採購作業。我們公司所有的人都到桃園,與桃園員工一起配合檢查。所有該看的證件與項目都處理完,只有一個項目要解釋一下。

稽查人員檢查我們的食用牛油,12批有7批資料是完整合乎規定的,有5批的項目寫工業油。事實上檢查裡面的規格,所有12批都是一樣的,也就是所謂的7批與5批,規格都是一樣的,可以做食品的原料。這一點查證後是沒有疑慮的。

這12批原料進廠,經過我們公司嚴格的品管步驟,在製程上的檢查符合規定,製後也符合規定。那麼為何會產生問題呢?出在申請書的項目,我們行政單位寫錯了,沒有把完整的資訊寫出來。

我們已經把所有的資料提供給衛福部,衛福部對此很擔心。我們真的很感謝行政院,要求衛福部去稽查所有的油脂工廠,來確定甚麼是對的,甚麼是不對的。這個措施我們完全認同。

關於這5批牛油,衛福部要求我們若能取得澳洲官方證明這5批油是可以做食用的,這件事情就可以告一段落。今天上午看電視,食藥署長給我們補正資料的截止時間到今天中午12時,澳洲官方也很快地幫我們出證明,在11:50幫我們出示證明,說明這個油是可食用的。

我重申一遍,我們的確犯了行政上的錯誤,我們承辦人員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幾個字不寫清楚,只寫三個字(意指「工業用」),也不是12批都寫錯。

56

沒有使用工業油混摻食用油的動機

我們沒有動機要買不對的油來混充對的油。(如果要說我們有動機)進口食品用的牛油與工業用的牛油,理論上關稅是不一樣的,這樣我們就有逃稅的動機。但其實這兩種進口牛油關稅都是一樣的,我們沒有逃稅的動機。

再來,不可以做食用的牛油,在商場上叫「二級牛油」。我們一年也買一千多噸的二級牛油,是拿來做肥皂用的。在工廠裡面,我們的(食用與工業用牛油)儲槽是分開的,使用也是分開的。

在市面上的行情,(可供食用的)「一級牛油」、(不可食用的)「二級牛油」,價格每公噸只相差只有一千美元,價差大約只有15%左右。所以我們沒有動機不用一級牛油而去用二級牛油,因為二級牛油如果要處理精製成為一級牛油成可供食用,中間的耗損遠超過市場上的差價。

所以從以上因素來看,我們沒有任何動機,要把二級牛油來混在純粹的牛油裡面。衛福部要求我們(補正)的事情,我們也做到了。

銅葉綠素事件為誤會,檢察官也未起訴

從12:30開始,我都一直看電視新聞報導,中間有很多批判,很多是未審先判,我們都可以了解與接受,謝謝大家的指教,因為大家是反應消費者的態度,我們都虛心接受。

只有一件事情,關於銅葉綠素的問題,有些電視台報導得很難看,我要鄭重跟大家說明,這都是誤會,當年檢察官偵辦後也沒有起訴。如果大家持續把不正確的事情報導,我跟各位拜託,報導前要查證,我們絕對沒有把不當的東西,像是某個電台所說的,給大家吃下去。這絕對不是事實。

(以下開放現場記者提問)

現場記者問:為何有把工業油混入食用油的情形呢?

陳飛龍答:沒有這個事情,我們一級牛油槽與二級牛油槽是分開的,衛生局也看得很清楚。一級牛油的報關單沒有寫清楚給人食用,所以沒有你剛剛講的事情。這12批牛油,價格、規格與稅則都是一樣的,只是報關時出現了錯誤。我們沒有混摻的動機。

我們公司的產品有一、兩千家使用,經營六十年到現在都沒有出過差錯,我們的用意是要做出好的東西來,幫助客戶做出好的東西。

各位可以隨時檢查,如果我說的話不算數的話,我明天就把工廠停工,我馬上停業!各位也不要擔心如果我們出了差錯,我們賠不起。我們賠得起,而且會把工廠關掉。我可以把土地賣掉、工廠賣掉,拿來賠錢我都可以,只要你可以證明我是錯的。

現場記者問:這次出問題的除了牛油,也有椰子油與棕梠油的部分,其流向到哪?

陳飛龍答:要求把植物油分級或分類(意旨分成食用級與工業級),並不是國際上的現象。動物油或許可以,但植物油,包括椰子油,都要加工才能變成吃的東西,所以實際上植物油沒有這種分類。我也不會批評甚麼人無知,說植物油也要分類。

有一個很為難的事情是商業交易上,我們要求對方政府來證明這批交易合乎規定,這是困難的要求,在國際上也很少發生。但是每個國家為了推廣農產品,要幫助他的工業,在這樣的要求之下,竟然也能短時間地把要求的證明給我們,我們也覺得很訝異,對方政府願意去區分植物油為食用還是工業用。這是有史以來沒有的事情。

我們從民國六十年起家,與員工一起兢兢業業打拼,好不容易建立起來商譽。如果有問題,我也可以為了商譽不做了。

我們的署長在電視上要求我們12:00前拿出證明,澳洲農業部可以在11:50拿出證明出來。假如南僑沒有信譽,在國際上取得大家認同的產業地位,怎麼可能讓外國政府如此配合?因為一個政府要求另外一個政府為商家提出證明,這是很少見的。這表示我們的經濟地位受到重視。

我也希望我們政府與社會(對於食品業)辛辛苦苦這樣經營,好不容易得到顧客信任與國際認同,是不是要稍微愛護一點。

現場記者問:桃園縣衛生局上午開記者會把南僑123項商品預防性下架,這會造成損失嗎?

陳飛龍:我從電視聽得很清楚,衛福部食藥署長說12點前我拿不到澳洲官方證明,才要下架。但是我的證明在12點以前有送到。

政府應調降食用油品進口關稅

現場記者問:對於食用油稅率的看法?豬油與牛油有何不同?

陳飛龍:進口食用豬油的稅率20%,但進口牛油免關稅。我認為食用油進口關稅太高了,所以阻擋了很多好的油進口,也助長當地不合法的油,賺不合法的錢,所以我一直主張食用油脂要降稅。

我一直建議工業局要調降進口食用油脂的關稅,但必須要立法院通過。食用油脂最好是零關稅,不然的話就5%。

我呼籲各界不要汙名化豬油,談到豬油就不敢談下去了。這次的事件凸顯出有不少的家庭喜歡吃豬油,不少糕餅業一定要豬油,不少餐飲業要豬油。台灣的豬油供應量是不夠的,所以一定要從正當管道,從對的地方進口豬油。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