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藥殘留爭議未定 專家會議三點意見 評估程序可重新檢討

今日晚間九點食藥署臨時發佈聲明,暫緩實施茶葉中氟派瑞之殘留容許量,新聞請見這裡。記者將後續追蹤,以下為今日專家會議新聞。

──────────────────

針對近日食藥署公告新的農藥殘留容許值引發社會爭論,在經歷兩小時的專家會議後,農委會和食藥署等單位今日下午一同召開記者會,表示目前的公告據其專業性,結果不會更改,但政府會採行專家意見再行評估。

三項意見包含如下:
一、對於現有法規有爭議時,民眾可檢附科學證據給行政單位重啟評估
二、未來相關農藥申請評估程序,也會考量貿易與產業等面向
三、考慮在不同階段公開評估報告,讓民眾得以了解,並就相關程序進行討論。

公告新增22種農藥在128項蔬果上 防檢局:群組化用藥政策

針對外界質疑,此次公告大幅開放22種農藥在128項蔬果上,防檢局長黃㯖昌則表示,這是考量到少量作物少有藥商申請用藥,導致農民面對病蟲害時無藥可用,為解決此一困境,防檢局在2009年開始推動「群組化農藥延伸使用」,依照藥效試驗、藥害試驗、殘留試驗等三個評估方式,將屬性相近的作物,歸為一個群組,選出受害程度較高、防治困難的作物,作為該群組的代表作物,只要代表作物通過農藥測試,整個群組都可延伸使用。

舉例來說,以「其他皮可食水果」群組為例,做殘留量試驗時,殘留風險較高的草莓或葡萄就是代表作物,一旦通過,群組中的蓮霧、楊桃、藍莓等31項作物,都可延伸使用。

台灣為何要開放氟派瑞在茶葉使用?

這次農藥殘留容許值的一大爭議,為開放「氟派瑞」在茶葉使用。到底氟派瑞爭議何起、現在實務上又如何使用?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解釋,現在開放的是混合藥劑「三氟派瑞」作為茶類的推薦用藥,該藥劑成分包含已經開放的三氟敏和新開放的氟派瑞,一般來說農藥商提出申請,都是先進口該項藥劑,防檢局再針對藥劑其中所含的成分進行檢驗,此次藥商就是申請氟派瑞。

但為何台灣成為氟派瑞首次應用在茶葉上的國家?氟派瑞比既有農藥好嗎?採用慣行農法的茶農鄭捷錡指出,現在業界對抗赤葉枯病,都是用「總司令、待克利、世介勇」等藥,要殺菌的話連噴兩到三次即可,在採收三十天前不噴藥,但整體藥的選擇滿多,也不太會殘留。

雖然農民有許多選擇,但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榮譽教授曾德賜卻指出,很多舊有的藥毒性很高,十多年下來也逐漸產生抗藥性,站在生產的立場,也為了讓整體環境更好,開放毒性較低的新藥是正確的選擇;他進一步解釋,氟派瑞其實是2009年才開發的新藥,其用藥比既有十多種對抗赤葉枯病的藥毒性低,時效長且效果好,且該藥是脂溶性,經熱水沖泡後不太會溶出,民眾比較可以放心。

儘管如此,曾德賜卻指出,現有藥毒的檢驗部分做得很詳盡,但到底該怎麼用?農民不是很清楚,挑選時也可能與其他種舊有毒性高的農藥搞混,這部分的資訊就顯得就不清楚,包含審查的過程相關單位也沒有講明白,因此造成很多誤會。

17492383_10208466627203561_2728648517011819408_o

現行農藥如何申請?殘留值如何訂定?

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解釋既有的申請體制,他表示藥毒所會在收到廠商提供的報告後,依據廠商提供的毒理報告進行審查,並在田間測驗時完成相關檢測。

防檢局植物防疫組副組長劉天成進一步說明,藥毒所會依據廠商申請檢附的報告做理化和生物檢驗和田間試驗,其細分為「藥效試驗、藥害試驗 以及殘留量試驗」,隨後再依據「田間農藥殘留消退數值」,來判定該項農藥成分的殘留基準。

像這次氟派瑞訂出的容許值6ppm就是以此而定,還會依此進行殘留量攝食評估,最終送交「農藥技術諮議會」來做完整評估,若通過的話就會核發許可證,代表業者可製造、加工、販賣和使用。

前方農端完成檢驗後,下一步則會專交食藥署進行評估。食藥署高科長指出,他們有一套評估原則,會參考安全係數和各類作物攝食量等,其綜合起來的結果在徵詢農委會意見後,就會送交「食品衛生安全與營養諮議會」來進行評估,分別訂出「每人每日容許攝入量值(ADI)和最大殘留容許量(MRL)」,其中MRL就是此次的行政裁量標準。

學者:現存評估機制面向過於單一 政府可思考長期暴露等影響

除了農友無法取得資訊,審查過程也不透明,是學者認為現行最大的問題。一位曾多年參與藥毒所進行田間測試的學者也指出,現在政府絕對有做系列評估,劑量殘留和基礎毒理分析也都有相關研究,但現存的評估機制都是延續多年前的做法,可能顯得不合時宜。

他舉例說明,在整體評估中,我們大多只做農藥殘留測試或對人體的耐受度影響,卻忽略了對「不同環境、長時間暴露影響」的評估,更沒有針對台灣本土農產品生產、氣候環境特性、以及消費使用方式做具體的研究,好釐清這些藥物的後續生物安全與環境安全的影響。

此外,該名學者更提到,面對藥物交叉作用的加乘效果,在毒物研究上又較為新穎,因此研究方法沒有統一,台灣是否應該重新檢討現有的檢驗評估方式,改以較為「多面向」的方式來思考,值得政府深思;且藥毒所的評估報告也應該提早公開上線,民眾才能知道其評估的依據。

蔡培慧:農藥濫用未解 應該反省現有審核機制

立委蔡培慧也指出,台灣是農藥單位面積用量最高的地方,一直以來農藥濫用的問題未解,汰除及調整的幅度也不大,因此呼籲相關單位應該重新反省現有的審核機制,並讓過程更加透明。

對此,曾德賜提出建議,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早在2006年就針對境內使用的一萬種農藥進行全面盤點,訂出一套標準有所依據,更會標註可降低風險的農藥,藉此讓市場機制來淘汰舊的、毒性高的農藥;這套汰換機制不僅加拿大跟進了,歐盟也針對旗下三萬種農藥訂出法案,預計在近年內全面完成登記,這部分台灣政府就可參考其作法。

防檢局:農藥評估方式正研議改變 將來民眾可檢附證據重新討論法規

除卻現有的審核機制,未來是否有機會改變?馮海東也透露,其實藥毒所有在研議新的評估方式,並且正在試驗,將來若國際上評估方式有所變動,藥毒所也會跟進;對於今日專家會議提出的結論,他也承諾,對於已經發布施行的法規,外界可以檢附科學證據提出意見,相關單位會決定是否可重啟評估。

再來,未來研訂農藥使用及標準時,除了考量病蟲害防治及食品安全外,也會多考慮與產業溝通及國際貿易等面向,並把這些風險評估及風險管理相關資訊上網揭露,讓民眾了解政府所做的把關,減少不必要的誤解。

延伸閱讀:

放寬兩項農藥殘留容許標準引爭論 食藥署承諾本週再研討

食藥署夜間聲明:暫緩實施茶葉中氟派瑞之殘留容許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