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普尼雞蛋事件暫告段落,農委會日前也才宣布將把「4.95%芬普尼水懸劑」列為禁藥,杜絕使用來源,同時卻傳出將研擬動物產品芬普尼殘留標準,引起外界關切食安是否大開倒車?今產官學三方對此召開專家會議,專家一致認為因飼料、環境可能都有芬普尼殘留,若無制訂殘留標準,只要有驗出就會造成恐慌。

但殘留標準該如何定?歐盟規定為5ppb,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 則是20ppb,台灣該訂在哪裡?與會專家認為,台灣應先針對本土飼料的芬普尼殘留、環境背景值等,提出相關研究數據後,再參考其他國際規範,才能制訂新規,目前仍先維持機器偵測極限的5ppb殘留標準。

新聞小辭典:芬普尼為脂溶性,容易殘留在動物脂肪或雞蛋蛋黃中,因有致癌疑慮且容易檢出,不得用於動物用藥,4.95%水懸劑也已列為禁藥。

芬普尼非動物用藥,但有殘留於動物體內風險

「芬普尼」既非核准出現於動物用藥範疇,究竟是否有需要針對動物產品制訂殘留標準值?「飼料中的農藥殘留也有可能導致動物體內存在少量芬普尼。」行政院食安辦公室主任許輔日前受訪時表示,過去台灣僅知動物殘留抗生素問題較為嚴重,卻忽略飼料中的農藥殘留,直到此次芬普尼事件爆發,國內才意識到應該制訂芬普尼殘留標準。

Codex 20ppb,歐盟考慮蜜蜂安全 訂出5ppb 嚴格標準

歐盟以5 ppb檢測極限值作為蛋品芬普尼殘留標準,為機器偵測極限值,等於不得檢出;日本、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以20 ppb做為殘留標準,美國則將蛋品芬普尼殘留標準訂為30 ppb,甚至針對雞肉訂出 20 ppb殘留容許量標準,「懷疑可能是考量飼料殘留,」許輔表示。

對此,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顏宗海表示,歐盟過去也是參考Codex標準,將蛋品芬普尼殘留標準訂為20 ppb,「但之後又慢慢調降至5 ppb。」顏宗海也建議,或許未來國內可參考歐盟制訂蛋品殘留標準的思路歷程,「看他們從20 ppb 降到5 ppb,他們參考的資料是什麼、排除了什麼,」可以多方考慮。

藥毒所所長費雯綺補充說明,調降緣由乃是最初德國提出馬鈴薯作物有施用需求,經加總計算後,由於超過每人每日容許攝食量值,又取消甘藍菜等其它作物使用,而後又考量芬普尼可能危及蜜蜂,才將用於作物的芬普尼藥劑全數禁掉。當作物殘留芬普尼劑量低,雞蛋殘留芬普尼劑量也低,所以就下修為5ppb。

飼料到底殘留多少芬普尼?進入動物體內後殘留多少?

而在國內並未特別針對「飼料」制訂芬普尼殘留容許量標準,而國內玉米的芬普尼殘留容許量為0.01 ppm(10 ppb),其他穀類殘留容許量為0.001 ppm(1 ppb)的情況下,「飼料芬普尼殘留」與「動物產品」之間的關係為何?若要制訂殘留標準又要怎麼思考?

對此,中興大學獸醫系教授何素鵬指出,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曾搜集蛋雞餵飼試驗,以飼料殘留芬普尼最高的飼料組合進行餵飼,蛋雞經餵飼含芬普尼0.01 ppm(10ppb)的飼料後,其產下的蛋品芬普尼殘留為0.03ppm(30ppb),故Codex將蛋品芬普尼殘留標準訂為0.02 ppm(20ppb)。

台大獸醫專業學院教授詹東榮表示,若芬普尼真是經由食物鏈、動物飼料進入雞隻體內,國內應有類似Codex的考量,從養雞配方飼料、飼養方式來檢視芬普尼殘留量值究竟是多少,以此背景資料制訂動物產品殘留標準會較有基礎。

蛋商:比照日韓訂20ppb

與會蛋商、中華民國養雞協會理事長詹茂進建議,認為制訂合理的殘留標準,蛋禽業者較好依法行事,且既然要訂,不妨參考日、韓標準,「就訂20 ppb。」

農委會:飼料外的環境背景值也應一併考慮

「但如果是禁用的用藥,當然是要零檢出。」文化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王淑音卻也表態;只是若考量環境、飼料背景值以致芬普尼有殘留值,長遠來看,「可以同意制訂殘留標準,」但前提是要有長期監測本土資料、甚至動物實驗,在有科學證據支持的情況下,方能進一步研擬。

談及「環境背景值」,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指出,雖然此次案件推估,多數不合格案例都與雞農誤用藥劑有關,卻也發現,案例場似乎也有「地緣關係」,以非雞蛋主要產區的嘉義來看,超標的六、七場都集中於朴子,懷疑污染是否與地區有關。

農委會副主委黃金城也表示,確實有數場案例場提及,明明未用藥,卻驗出來低數值的芬普尼殘留,究竟是確有環境背景值,亦或是雞農謊稱,仍有待釐清。

黃金城進一步表示,雖現已將「4.95%芬普尼水懸劑」列為禁藥,但市面上仍有用於水稻與玉米蟲害防治的0.3%芬普尼粒劑、用以防治紅火蟻的0.0143%芬普尼粒劑、以及除犬貓跳蚤的滴劑,確實該考慮環境背景值。

養雞場也可能接觸外界污染源(圖片提供/南投縣政府)
養雞場也可能接觸外界污染源(圖片提供/南投縣政府)

專家:應有科學證據支持,才能制訂環境背景值

但對此,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顏宗海卻認為,「或許不用考慮環境背景值。」畢竟,國內1,451場中僅有45場檢出芬普尼超標,在不合格率僅有3.1%的情況下,應該多數場都未受環境背景值影響。

各方不斷以「考量環境背景值」為由,認為有必要制訂殘留標準,但實際上,國內畜牧場周遭的環境背景值數據究竟為何?王淑音再三強調,必須要有長期監測本土資料、甚至動物實驗,在有科學證據支持的情況下,才能進一步研擬動物產品殘留標準。

詹東榮也表示,芬普尼既是農藥,國人已經有一定攝食風險,而若國內部分蛋禽場緊鄰農田、稻田旁,其暴露原因很複雜,應該加總起來討論,有其探究之必要。

陳吉仲:一年蒐集資訊後,再研議殘留標準

對此,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黃金城拍胸脯決議,「短時間內不會制定芬普尼殘留標準。」並承諾農委會將在明年度計畫中,提報「芬普尼背景值調查」項目,以編列經費經費,花一年時間蒐集國內肉雞、蛋雞畜牧場芬普尼背景值,待後年再視調查結果,討論是否制訂芬普尼殘留標準。

如何把關食安?防檢局:也將抽驗肉雞

既然「再議」、「短期內不制訂殘留標準」的大方向已定,下一步農政單位要如何替消費者食安把關?顏宗海就建議,雖然肉雞芬普尼殘留風險低的立論基礎基本上沒錯,但仍建議農政單位加以抽驗,「驗是給消費者信心,」像比利時當時就決定驗一下,一確定是零檢出,立刻召開記者會,以安消費市場。

對此,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表示,目前已將芬普尼列入常規檢驗項目。而按每年規劃,雞蛋一年須抽檢八百多件,截至年底前還有兩百多件要處理;而肉雞也有餘量待檢,為穩定民心,將配合食藥署後市場檢驗,擇日對外再公佈檢驗結果。

延伸閱讀:

124萬隻蛋雞出事之後,如何防止下個未爆彈?│傳統籠飼雞舍如何面對難題?

農藥芬普尼再闖禍,蜜蜂確認急性中毒│農藥流向管理漏洞怎麼補?

歐洲毒蛋蔓延!蛋捲蛋糕也染農藥│各國怪荷比隱匿案情,全面清查蛋衍生加工物

首圖photo credit: marcoverch Eierkarton (30 Stück) via photopin (license)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